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356章 柯朗研究所的邀请
    “为了证明霍奇猜想,我设计了三个版块,另外两个版块从拓扑学、数学分析入手,主要由燕大、晨兴数学中心的团队负责攻克,这个联合方案是半个月前刚刚决定的,但这个构想在我的心中驻扎了很久。”

    沈奇讲了讲关于霍奇猜想项目的整体框架,拉尔夫、于磊感觉这事儿越搞越大,好刺激呀。

    接下来一段时间,沈奇每天都在数学楼门口的草坪上和拉尔夫、于磊进行户外学术交流,探讨课题推进方案及具体技术细节。

    思路越来越清晰,在沈奇的悉心指导下,拉尔夫、于磊进步神速,干劲儿十足。

    在户外讲学,普林斯顿来来往往的师生们能看到。

    一传十十传百,整个普林斯顿都知道了沈奇带着他的两个博士生在攻克霍奇猜想。

    在数学系的内部交流会上,沈奇向系里报告了他关于霍奇猜想的总体思路,牵头学术单位是普林斯顿,联合学术单位是燕大和晨兴数学中心。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普林斯顿各教授负责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自筹资金开展学术研究,爱跟谁合作跟谁合作,学校对教授的主要考核指标是学术作品质量和数量、学术基金数量、phd数量。

    沈奇白天为普林斯顿服务,晚上回到教职工宿舍,他秘密研究黎曼定理与量子通信密钥之间的理论关系,没人可以帮他,他也不需要其他人的帮助,帮了更麻烦。

    黎曼定理及黎曼zeta函数素数分布的理论体系已广为人知,沈奇在他的学术专著《数论史》中有详细阐述,这本书上市销售一年多,累计为沈奇带来超过百万美元的收入。

    黎曼定理及黎曼zeta函数素数分布的理论体系,量子通信密钥体系,如何在两种体系之间建立一种有效的数学连接,是沈奇面临的重要课题。

    “非常烧脑啊,这活儿有挑战性。”沈奇咬着铅笔,盯着草稿纸上的一堆杂乱无章符号发呆。

    书房的另外一个角落,欧叶咬着另一支铅笔,秀眉紧锁,在为她的博士论文烧脑。

    沈奇知道欧叶的博士论文和耶斯曼诺维奇猜想有关,欧叶也知道沈奇在保密状态下研究量子密钥。

    两人互不过问对方课题的具体细节,欧叶问了也白问,她对量子物理并不精通。

    沈奇也没有在数论问题耶斯曼诺维奇猜想上,给予欧叶技术细节上的提示。

    因为欧叶立下了g,她要独自完成耶斯曼诺维奇猜想的证明。

    “量子物理中的许多概念全然不同于经典物理,只有一点是相同的,不管量子物理还是经典物理,其中的数学语言通用。”沈奇自言自语,似乎找到了一丝灵感。

    “耶猜,正整数解,卢卡斯数偶。”欧叶喃喃细语,她的灵感出现了。

    “我想到了一种办法,在量子理论体系中,以微分方程为突破口,建立一种新的函数表达式,它是一道桥梁,最终连接到黎曼zeta函数素数分布的理论体系!”沈奇被这个神来之笔惊艳到了,大呼痛快,终于找到方向性的解决办法了,接下来要做的是推导和验证。

    “卢卡斯数偶,标准分解,代数整数环!”欧叶在今夜状态神勇,她知道该如何证明耶斯曼诺维奇猜想了!

    同一间书房,两人研究的课题完全扯不上关系,这并不妨碍他们各干各的,在各自的课题上取得研究进展。

    沈奇确定了黎曼定理+量子密钥的研究方向性之后没过几天,纽约大学柯朗研究所来电,邀请沈奇赴柯朗研究所参加一场学术交流会,主题是“黎曼定理及黎曼zeta函数素数分布理论体系的应用”。

    普林斯顿数学系是基础数学的圣殿,纽约大学柯朗研究所是应用数学的中心。

    沈奇接受邀请,来到了纽约大学柯朗研究所。

    柯朗研究所的所长热情接待了沈奇,随后由“黎曼定理应用研究小组”与沈奇开展具体的学术交流,组长是美国应用数学家凯文-斯塔里。

    凯文-斯塔里教授是应用类的全才,他拥有数学博士及通信工程博士学位,在计算机科学、材料学方面也有较深造诣。

    会议室里坐了四人,沈奇、斯塔里以及斯塔里的两位助手。

    斯塔里说到:“沈教授,我们黎曼定理应用研究小组的全体成员都在这里了,让我们进入今天的主题吧。”

    开什么玩笑,你们就三个人研究黎曼定理的应用?太少了吧。沈奇觉得斯塔里不老实,根据国际惯例,从事应用研发的研究团队人数往往多于基础理论研究。

    当年沈奇他们的团队共有八人,耗时一两年完成了黎曼猜想的证明,最终将黎曼猜想更名为黎曼定理。

    现在斯塔里教授告诉沈奇,咱们柯朗研究所的应用团队派遣三人,研究黎曼定理的应用技术。

    “ok,斯塔里教授,开始吧。”沈奇不露声色的说到,其实他也很关心,应用数学排名榜上长期霸占第一宝座的柯朗研究所,对于他的黎曼定理理论体系究竟研究到什么程度了?

    “稍等,我想起来了,我前不久看过一篇论文,核心观点是量子混沌系统把所有素数都作为它的组成部分,署名机构是纽约大学柯朗研究所,作者有三人……”沈奇一个激灵,那篇论文的作者中,有一个叫凯文-斯塔里。

    “没错,就是我们三人。”斯塔里笑道。

    “没有其他研究员了?”沈奇问到。

    “就我们三人,沈教授。”斯塔里依旧保持礼貌的微笑。

    沈奇露出惊讶神色:“哇喔,你们三人是柯朗研究所的卢贾里格、贝比鲁斯和吉贝拉,史上最佳阵容!”

    斯塔里和他的两位助手嚯嚯大笑:“谢谢夸奖,原来沈教授也是纽约洋基的球迷。”

    来到纽约,如果没什么话题可聊,聊聊纽约洋基是最佳选择。沈奇刚才闲着无聊翻看一本棒球杂志,杂志上写了几个纽约洋基史上最佳球员的名字,沈奇现学现卖。

    试探之后,双方进入学术交流的主题。

    沈奇猜测,斯塔里团队在黎曼定理的应用方面遇到了麻烦。

    有麻烦才会请黎曼定理的证明者沈奇出山,如果一路坦途,柯朗研究所捣鼓出了研究成果,就直接投入应用了。

    斯塔里诚恳的说到:“沈教授,我们在黎曼定理的应用研究方面遇到了麻烦,反复验证之后,我们发现麻烦的根源是对理论原型研究的不够透彻,所以真诚的邀请你过来,希望你能解答我们在理论原型上的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