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奇为盘院士团队提供了一套全新的量子密钥设定理论体系,可预知的应用场景包括军事、金融、通信、互联网等领域,它将使别有用心的黑客无功而返,军队的联络系统会更可靠、老百姓的银行卡会更安全。

    量子密码的大规模应用需要依附量子基础物理,qpu全面取代cpu不是朝夕之事,但盘院士的团队至少明确了未来的研究方向,天上有墨子号量子卫星,地上有全新的量子密钥,他们很清楚接下来该做什么。

    《黎曼定理素数载体量子密钥系统》这套理论体系暂时无法公开发表,沈奇悄然离开量子计算机实验室,去干一件可以向全世界公开的事情。

    今天是周日,沈奇在酒店房间闭关一整天,将思路从黎曼定理转换到黎曼流形,他暂且忘掉数论与量子物理,集中精神钻研代数几何与拓扑。

    “黎曼这人真的是精力充沛,在哪个领域都能看到他的名字。”沈奇根据黎曼流形的一项基本性质,在其每个切空间中取标准正交基,以便简化局部计算。

    霍奇猜想的拓扑学版块是沈奇本次回国需要解决的另一个重大课题,全世界都知道他在尝试攻克霍奇猜想。

    次日,周一,沈奇来到晨兴数学中心:“吴主任,兄弟们,刚刚结束的四天假期,过的还算愉快吧?”

    “我和老婆爬了趟长城,这是我人生中第十八次当好汉。”吴主任耸了耸鼻涕,他在第十八次长城之旅中被冷风吹感冒了。

    “我哪也没去,就在家带娃。”一位姓梁的研究员说到。

    “我去了趟大理,天南海北的漂亮姑娘有不少,可惜一个号码都没要到。”研究员小卞扼腕叹息。

    “看来大家的假期生活挺精彩嘛。”沈奇笑道。

    五十几岁的吴主任的娃读大三,他和太太选择近郊游。

    三十几岁的梁研究员刚刚当爹,他选择在家带娃。

    二十八九岁的小卞目前单身,他选择去大理旅游,期待一场艳遇。

    吴主任和他的研究员们普遍晚婚晚育,除了单身的,其他人的休闲放松时光大多和家人一起度过。

    顾家的男人值得信任,沈奇了解到这间会议室中的其他六位男人有五位已婚,其中三位是巨蟹座,他们爱老婆疼孩子,孝敬父母和岳父岳母。

    “沈教授去哪里潇洒了?”单身狗小卞问到。

    “我啊,首都四日游呗。”未婚但不单身的沈奇说到,他将一个u盘递给小卞:“关于霍奇猜想的拓扑学方法,我这几天写了点心得,希望能与大家分享,卞工,你帮忙投影出来。”

    沈奇的心得投放到屏幕上,吴主任的六人团队全神贯注盯着屏幕,假期已结束,他们重新投入工作。

    沈奇开始讲解他的心得:“基于瑟斯顿几何化猜想的八个标准模型进行衍生推导,是我们之前确定的核心逻辑。吴主任,你们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完成了标准球面s、欧氏空间r、双曲空间h^3这三个标准模型的衍生推导工作,你们在特殊线性群的万有覆盖上的左不变黎曼度量上遭遇困难。”

    “特殊线性群的万有覆盖上的左不变黎曼度量这个标准模型的衍生推导工作,是八个标准模型中最复杂的一个,我做了一次推演,请看大屏幕。”沈奇切换到下一页,说到:“复流形的过渡映射是全纯映射,我对柯西-黎曼方程进行新的处理,得到了一个有趣的结果,Γ是1维复流形,它的几何与拓扑性质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沈奇用了整整一上午的时间,宣讲了他关于最复杂标准模型衍生推导的详细过程和最终结论。

    沈奇的第一遍讲解,仅有吴主任一个人听懂了。

    一个星期之内沈奇连讲六遍,结合新的灵感,他边讲边修订,终于在礼拜六锁定方案,吴主任团队六人全都理解了沈奇的思路。

    “所以我们完成了八个标准模型中四个的推导工作,我的建议是,接下来大家按照我对黎曼度量标准模型的推导思路逻辑,解决剩下四个标准模型。”沈奇作出总结,给出建议。

    “收到!”吴主任团队得到了沈奇的真传,未来一段时间他们将根据沈奇设定的推导思路完成后面的工作。

    盘院士的量子密钥问题搞定了,吴主任的拓扑学问题也搞定了,沈奇留给大家的印象是高效、负责、专治疑难杂症。

    除了高端学术研究,沈奇也很关心中小学生的数学教育。

    奥数竞赛主办方中华数学会征得沈奇同意,将沈奇的照片艺术化处理后挂在官网首页。

    今年的c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报名人数创历史新高。

    沈奇应邀来到中华数学会,承担起一项重要工作---出题。

    “沈教授,你拿过c冠军、i冠军,都是满分,今年c国决最后一题由你来出,再合适不过了。”c组委会负责人说到。

    “好说。”

    沈奇走到小黑板前,拿起粉笔当场出题:

    设n是一个正整数,考虑s={(x,y,z)ix,y,z =0,1,2,……,n,x+y+z>0}这样一个三维空间中具有(n+1)^3-1个点的集合,问:最少要多少个平面,它们的并集才能包含s但不含(0,0,0)?

    沈奇拍拍手上的粉笔灰:“嗯,这就是我出的题,有点难度,符合c国决最后一题的标准。”

    这间会议室里其余三人盯着黑板上的题目陷入沉思。

    “这题的设定思路非常巧妙,利用高中数学知识,加上一些并不深奥的课外补充知识,高中生们应该有可能求解出正确答案。”谭副会长最先开口作出点评。

    沈奇的老朋友刘干事说到:“有可能?我预测全中国能求出正确答案的高中生人数不会超过一巴掌。”

    沈奇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各位领导,我心中有个谜团一直未能解开,当初我参加的那届c国决,最后一题有几位选手拿到满分?”

    刘干事说到:“沈奇你那届国决的最后一题太变态了,确实变态,我记得很清楚,当时由我阅卷,那题要求参赛选手证明根号2是无理数,但不许使用几何作图法。所有参赛选手中只有两人在不使用几何作图法的情况下,成功证明根号2是无理数,其中一个就是你沈奇。”

    “根号2那题挺有意思的,对了,另外一位选手现在在干嘛?”沈奇饶有兴趣的问到。

    “他入选过奥数国家队,被保送到了水木大学数学系,后来去了哪里我也不是太清楚,据说去美国深造了吧?”刘干事不太确定的说到。

    “叫啥名?”沈奇又问。

    刘干事:“他叫于磊,跟沈奇你同一期入选国家队。”

    “居然是他,于磊!”沈奇愣了一下,随即大笑:“于磊目前在普林斯顿数学系读博,他的博士生导师是我。”

    “这么巧?”刘干事、谭副会长均感意外,也觉得挺好玩。

    当初只有两位高中生证明了最难最变态的一道奥数题,现在两人是师生关系。

    一直没开口的孔干事终于说话了:“各位,咱们还是聊聊黑板上沈奇出的这题吧,老谭,老刘,你俩能求出这题的答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