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奇提的几个问题点受到学校重视,物理学院要求任课老师每月至少安排一次答疑课,必须本人亲自答疑,不得安排研究生们代为处理。在答疑过程中,任课老师须充满爱心与耐心的解答本科生任何学业问题。这个要求并不苛刻,从下月起试运行。

    南港理工大学饭堂饮食质量得到了明显改善,并且饭菜价格适当下调。

    改善之后,沈奇在饭堂吃了顿早饭,那么大个叉烧包才卖一块钱一个,味道正宗,不逊于外面的早茶铺。

    这里的农大酸奶只卖8毛钱一支,在南方农大本校买一支同款酸奶还得花一块多钱。

    最妙的是虾饺,那虾仁像是活的,它在你的唇齿之间跳舞,鲜美的根本停不下来。

    南港理工大学的学生们重归饭堂,谈恋爱在外面潇洒是刚需,钱花的差不多了,便宜又好食的本校饭堂是最佳归宿。

    “沈奇,还是家乡好吧?”时院士跟沈奇共进早餐。

    沈奇塞一个虾饺入口:“那是。”

    “你就没考虑过荣归故里?空中飞人好辛苦的吧?”时院士试探询问。

    时院士的心意沈奇一听就明白,但他现在还真给不出肯定答复:“哎,辛苦命。”

    “物院学生们挺爱戴你的,总而言之希望你能经常回家看看。”时院士主打“家乡牌”,他觉得沈奇是个热爱家乡的人。

    沈奇:“美国那个项目做完,我的女朋友博士毕业,我差不多就该回国了。时院士,我这人特别信缘分,有缘千里来相会,随缘。”

    “你什么星座啊,这么信缘分,双鱼?”时院士博学多才,一把年纪了还关注星座。

    沈奇说到:“差一点就是双鱼了,我是水瓶座。”

    “水瓶座的男人信缘分?”时院士笑着摇摇头,随即说到:“沈奇你是典型的水瓶座,理性却又具备强烈的创新思维,聪明绝顶难以预测。而我这个双鱼座是真正的相信缘分,没错,随缘吧。”

    沈奇在老家南港市逗留的十几天过得很开心,陪了几天父母之后,他乘坐飞机返回普林斯顿。

    “小叶子,想我没有?”

    “有一点点。”

    “才一点点?”

    “我快要答辩了。”

    欧叶的博士论文《耶斯曼诺维奇猜想的证明》进入了收尾阶段,她征询导师林登斯特劳施的意见后,正在进行最后的修订。

    “不错,这节奏可以,祝你博士答辩顺利通过。”沈奇的计划是他今年完成霍奇猜想的项目,欧叶获得普林斯顿的phd,然后两人一起回国。

    欧叶的进度顺利,有望在这学期通过博士答辩。

    沈奇牵头的霍奇猜想也按计划推进,于磊和拉尔夫严格执行沈奇布置的代数几何版块任务,沈奇每周检查进度,他亲自主抓的这部分不会有任何问题,他有这个信心。

    沈奇在等待,等待燕大鲁国珍团队和晨兴数学中心吴主任团队的最终研究成果。

    三月下旬,欧叶迎来了重要的一天,或许是她求学生涯中最重要的一天。

    欧叶今天参加博士答辩会,这对沈奇来说也是重要的一天。

    去答辩会现场之前,沈奇为欧叶鼓劲:“加油,小叶子,你可以的。”

    “嗯!”欧叶元气满满,为了今天的博士答辩,她准备了接近两年的时间。

    “来,把药吃了。”沈奇服侍欧叶吃日常药片。

    “嗯!”欧叶吃完药,战斗力继续提升,她和沈奇手牵手前往数学大楼。

    沈奇早已打听清楚,欧叶的答辩官有三位,她的博导林登斯特劳施教授不在答辩官名单中。

    沈奇更加不能当欧叶的答辩官,他今天去旁听,他有这个资格。

    沈奇嘴上跟欧叶说“小叶子你最棒你能行”,心里其实有些忐忑。

    欧叶做课题写论文的书面能力符合普林斯顿博士毕业标准,但欧叶的口头表达能力……沈奇担心的是这个。

    数学大楼一间会议室被布置成答辩会现场,三位答辩官和两位旁听教授先进场。

    沈奇跟三位答辩官挺熟,他们仨是普大数学系的正教授。

    另一位旁听教授跟沈奇更熟了,他是欧叶的博士生导师林登斯特劳施。

    等会儿欧叶进场之后,原则上沈奇和林登斯特劳施只许听不许提问,更加不能给予欧叶学术上的提示。

    五位教授每人手中一份论文,是欧叶的博士论文《耶斯曼诺维奇猜想的证明》。

    三位答辩官提前两个礼拜已拿到欧叶的论文,旁听教授则是刚刚看到这篇论文。

    当然了,林登斯特劳施教授对这篇论文非常熟悉,就是他指导欧叶完成的。

    唯一没看过论文全文的人是沈奇,他想看自然可以提前看到。

    但一直到欧叶写完这篇论文,沈奇都没有看过正文一眼,他不想干扰欧叶的思维逻辑,他十分希望欧叶能独自完成这个课题。

    “所以欧叶证明了耶斯曼诺维奇猜想?我指的是完全证明。”沈奇询问身边的林登斯特劳施。

    林登斯特劳施点点头:“中间修改了几次,最终结论我确认过,她完全证明了这个猜想。”

    “埃隆,你帮了她多少?”沈奇问到。

    “按照百分比估算,80%以上的工作由欧独立完成。你呢,奇,你给她提供了一些灵感吧?”林登斯特劳施问到。

    “说了你也不信,在这个猜想问题上,我没有给她提供任何帮助。”沈奇觉得欧**强的啊,她独自完成了耶斯曼诺维奇猜想80%以上的证明工作。

    耶斯曼诺维奇猜想是个数论问题,它的学术地位不能跟黎曼猜想相提并论,但也属于数论界比较重要的一个未解决课题。

    对于给定正整数a,b,c的丢番图方程:a^x+b^y=c^z,x,y,z∈n

    仅有正整数解x=y=z=2

    这就是耶斯曼诺维奇猜想。

    耶斯曼诺维奇本人证明了这个猜想的一个特殊情况,尚未得到完全证明。

    沈奇快速翻阅欧叶的论文,暂时挑不出什么毛病。

    下午三点整,答辩会现场的大门打开,欧叶入内,答辩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