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373章 加州理工报告会
    普林斯顿通常把研究生、博士研究生丢进“河”里,让他们自己游,游到对岸就能毕业。

    漫无目的在河里游当然不行,博士研究生写博士论文之前,最重要的事情是找一位资历与实力兼备的教授支持自己的课题。

    数学系的教授对博士研究生们都相当了解,如果他们认为某个学生没有能力完成所选课题,会毫不犹豫的让学生换个新课题。

    普大的博士研究生只要获得教授的支持,通常情况下两三年内就可拿到phd,而在哈佛则需要四五年甚至更久。

    欧叶按常规套路完成了她的博士论文,她在两年内获得了phd,全球范围内首证耶斯曼诺维奇猜想。

    周雨安跟欧叶同一天成为普林斯顿数学系的博士研究生,他在开题时得到了导师费加利的强烈支持,然而中后期写崩了,目前正在大修他的博士论文。

    于磊、拉尔夫两人晚周雨安一年成为博士研究生,他俩的博士论文进度已经赶上甚至超越了周雨安。

    “兵强强一个,将强强一窝。”周雨安承认,于磊跟着沈奇是正确的选择。

    “小雨哥,我读博这一年过的很充实,也很痛苦,这种感觉你体会不到。”刚刚过去的一个月,于磊夜以继日笔耕不辍,终于完成了沈奇交给他的学术任务。

    “所以你们的霍奇猜想搞定了?”周雨安问到。

    “在小奇哥的指导下,我和拉尔夫负责的部分彻底搞定了,现在要等燕大和晨兴数学中心的消息。”于磊长吁一口气,跟着沈奇能学到很多东西,但也十分辛苦,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汗水没有白流。

    “这么说来,你和拉尔夫马上就能参加博士答辩?”周雨安问到。

    于磊点点头:“是的,小奇哥帮我们报到系里了,我们从加州回来之后,就参加博士答辩。”

    “你俩也太快了吧,读博一年就答辩!导师牛逼,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周雨安擦了把汗,他的导师显然不如沈奇牛逼:“对了,你们去加州干嘛?”

    于磊说到:“在加州理工学院有个代数几何领域的学术大会,小奇哥带我和拉尔夫去学习学习,机会难得,全世界最顶尖的代数几何大师都会去到那里。”

    “于磊,拿着扳手,你可以走了。”周雨安递给于磊一把扳手,他俩都住博士研究生宿舍楼,于磊来找他借扳手。

    次日,沈奇、于磊、拉尔夫抵达加州帕萨迪纳市,美国著名研究型大学加州理工学院位于此处。

    西海岸的加州理工和东海岸的普林斯顿在办学宗旨上类似,信奉小而精,不求大而全。

    普林斯顿的学生人数少,加州理工更少,在校学生才六千多人。

    加州理工在中国老一辈学者心目中的地位非常之高,上世纪六十年代之前,我国一些最有成就的学者基本上都出自于加州理工,例如钱学森、周培源、郭永怀、谈家桢、袁家骝、钱伟长等。

    钱学森先生在回忆录中写到:“1935年秋我从沪海交大前往麻省理工当教授,发现沪海交大的课程安排全是照抄麻省理工,连实验都一样。所以沪海交大在当时的大学本科教学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几年后我去加州理工当教授,却又发现麻省理工最优秀的几门课程,改编自加州理工。”

    关于钱老的故事有不少,沈奇耳熟能详,他徜徉在加州理工校园内,想象着当年我国那些功勋科学家的风姿。

    除了遗传学家谈家桢,这些出自加州理工的功勋科学家全是物理学家,他们做的是“两弹一星”这种大项目。

    加州理工最强的专业是物理、化学、天文学,上百年来一直如此。

    数学并非加州理工的优势项目,甚至可以说是他们的短板。

    以理工科为主的研究型大学,怎能少了数学?

    我校的数学虽弱,但我校也有一颗提振数学实力的雄心啊,本次“国际代数几何学术交流会”安排在加州理工举办,是加州理工主动要求的。

    沈奇提交给“国际代数几何学术交流会”组委会的会议论文是摘要版,即《霍奇猜想代数几何方法》的简短浓缩版,他认为有必要在公开场合发表他团队的最新研究成果,风头不能让舒尔茨全给抢了。

    舒尔茨最近非常热门,他满世界的做报告,宣称他的团队已证明了特殊情况下的霍奇猜想。

    令人遗憾并保持神秘感的是,没人见过舒尔茨关于“特殊情况下的霍奇猜想证明”的论文全文,公开于世的是摘要版。

    舒尔茨这次也来到了加州理工,继续他的环球报告。

    加州理工学院学术报告大厅,国际代数几何学术交流会如期举行。

    根据会议安排,第一个做报告的就是舒尔茨,报告标题是《一种特殊情况的霍奇猜想证明》。

    沈奇、于磊、拉尔夫并排坐一起,全神贯注聆听舒尔茨的报告,知己知彼,最新情报很重要。

    “……所以,我们证明了β类非奇异射影代数簇上的每一个调和微分形式,都是代数闭链的上同调类的一个有理组合。接下来我们要做的是,证明通用情况下的霍奇猜想,这项工作已经开始,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谢谢,我的报告完毕。”舒尔茨的汇报时间不长,十几分钟,报告文件同样是摘要版。

    台下掌声雷鸣,也有人问到:“嘿,舒尔茨教授,我们什么时候能见到你的全部研究成果?”

    舒尔茨回答到:“我相信这一天很快就会来到,而现在,我们必须保密。”

    大家再次鼓掌,理解,全都理解,保密嘛。

    舒尔茨满世界造势的同时却又小心谨慎,因为他知道,世界上不止一支团队在攻克霍奇猜想,尚未彻底完成的论文公开发表,被人家窃取了找谁说理去?

    一字不改的学术剽窃倒不用担心,任何一位稍有名气的数学家都不会做这种遗臭万年的事情。

    但聪明的数学家懂得借鉴别人的学术创意并加以改编,这种情况无法指责,只能自己做好保密工作。

    “舒尔茨这次的报告,跟他上次在慕尼黑的报告相比,并没有新意。”于磊小声说到。

    “他在摘要版中定义了β类非奇异射影代数簇,却看不到详细的证明过程,不知是他根本就没有证明只是猜测,还是不愿公开?”拉尔夫说到。

    “作为竞争对手,我们应该认为舒尔茨已经证明了特殊情况下的霍奇猜想,而不是质疑他。”沈奇说到。

    这时大会主持人说到:“下面有请沈奇教授做《霍奇猜想代数几何方法》的报告!”

    沈奇整理一下西服和衬衣的领子,这便上台,全场爆发更加热烈的掌声。

    “是的,如大家所见,我又换专业了,这次是代数几何。”沈奇的开场白引发了一阵笑声,他经常换专业,从数论到泛函,再到凝聚态物理和地球固体物理,转了一圈回到数学,这次他的目标是最难的千禧难题霍奇猜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