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374章 没有可能
    “我们普林斯顿团队的研究课题是《霍奇猜想代数几何方法》,核心思路如屏幕上显示的这样,将每个射影簇分解为不可约分支,并考虑仿射的零点集……”

    “……舒尔茨教授刚才的报告非常精彩,但最精彩的部分,我认为应该是代数几何+数学分析+拓扑学,先建立体系,再证明霍奇猜想属于体系中的一种特例。”沈奇说到这里停顿一会儿。

    台下反响热烈,先建体系再求证个案,是大师们一贯的做法。

    著名的案例包括佩雷尔曼证明庞加莱猜想,怀尔斯证明费马大定理。

    佩雷尔曼先证明瑟斯顿几何化猜想体系,再证明庞加莱猜想属于体系中的一种特殊情况。

    怀尔斯先建立椭圆曲线模型体系,再求证费马大定理是其中一个特殊结果。

    “这是一项庞大的工程,我们每一步都走的很艰苦,也取得了一些成果。我希望尽快分享我们的全部研究成果,并非今天,而是在不远的将来。谢谢,我的报告完毕。”沈奇结束了十分钟的报告,目的已达成,抛头露面刷刷热度,毕竟他很长一段时间未在国际数学舞台上公开发言了。

    会后有记者采访沈奇:“沈教授,你认为你的团队,会先于舒尔茨教授的团队完成霍奇猜想证明吗?”

    沈奇:“谁先谁后不是问题的关键,彻底解决问题才是关键,毕竟霍奇猜想困扰了我们几十年,是时候给出正确答案了。”

    记者:“有没有可能在霍奇猜想这个问题上,与舒尔茨教授的团队开展合作?”

    与舒尔茨合作?哟呵,这位记者的思路广。

    这倒提醒沈奇了,是啊,合作,为什么不能合作,我跟舒尔茨之间又没有弑父杀母的不共戴天之仇,舒尔茨的那套方案还是蛮有想法的,两支顶尖团队的深入合作,必将无敌于天下。

    “没有可能。”沈奇摇头道。

    算了吧,还是别跟舒尔茨合作了,人人都无敌,天下岂不乱套了?

    与此同时,另一拨记者在采访舒尔茨:“舒尔茨教授,你有没有可能与沈教授的团队合作,联合攻克霍奇猜想?”

    舒尔茨不假思索的回答:“没有可能。”

    相关媒体报道了次国际数学交流会的主要内容,普林斯顿的沈奇团队,以及波恩大学的舒尔茨团队,还有巴黎高师的维杜卡团队,三支顶尖数学团队均在向千禧难题霍奇猜想发起冲击。

    其中沈奇团队、舒尔茨团队的方案最受关注,虽然两支团队只给出了摘要版,却足以引起国际数学界的高度重视。

    沈奇和舒尔茨是数学界著名的刷奖狂人,两人拥有的数学奖项超过20个,年龄加起来不到60岁,这是非常惊人的数据。

    两位刷奖狂人均表示,不会与对方在任何领域开展合作。

    有消息称,舒尔茨的前妻玛丽-施密特女士曾是沈奇团队的一员,她与沈奇一同完成了黎曼猜想的证明。

    被问及私人生活时,沈奇很大方的说到他很爱女朋友,两人以后会结婚,希望能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是最美好的结果。

    舒尔茨不愿提及私生活,他转身离去,不再接受任何提问。

    沈奇师生三人回到普林斯顿,于磊和拉尔夫按计划参加博士答辩,他俩的博士论文合在一起是《霍奇猜想代数几何方法》,分成两份是两篇独立的论文。

    于磊的特长更偏向复变函数与代数几何的结合,拉尔夫在抽象代数的基础上介入代数几何。

    独立是相对而言的,沈奇的两位博士研究生的两篇论文之间不可避免的有交叉部分,有几页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问题不大,同门师兄第之间的这种情况不属于抄袭,普林斯顿的答辩官都知道课题背景。

    答辩进行的很顺利,于磊、拉尔夫读博仅用两个学期便拿到了普林斯顿的phd,研究生+博士研究生一共是六个学期,三年的时间。

    普林斯顿的最快纪录由沈奇保持,他在来到普林斯顿的第四个学期结束之前获得phd,读研读博用了不到两年时间。

    世界范围内比沈奇更快的人是舒尔茨,舒尔茨没有经历过博士研究生阶段,他凭借一篇硕士论文直接获得博士学位。

    对现阶段的沈奇来说,是快是慢都无所谓了,人这辈子很漫长,真正的考验在后面。

    沈奇一下子带出两个phd,他在普林斯顿数学系的教授生涯基本上圆满了。

    “我在普林斯顿数学系呆了五年半的时间,前两年读书,中间半年当讲师,后面三年做教授,发过四大出过专著,证明了几个猜想,拿了些奖项,带出了两个phd。我没有遗憾了,也希望二位能有光明的职业前景。”沈奇对于磊和拉尔夫说到。

    “沈教授,你这是要赶我们走?”于磊博士他不想走啊。

    沈奇挥了挥手:“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吧。”

    “我从水木来,那我回水木了?”于磊对水木大学还是很有感情的。

    “水木是否给你发来offer?如果没有,我可以安排你去燕大工作。”燕大客座教授沈奇有这个人脉,他安排一位普林斯顿的数学博士去燕大易如反掌。

    于磊说到:“水木的人已经联系我了,说走海外人才引进计划回去,具体细节还没详谈。”

    “嗯,水木做的还算不错,人才引进计划,国家给房子给安家费,还给科研项目启动资金。”沈奇表示满意,他的学生回国了,怎么着也得享受一定待遇。

    “沈教授,我能有今天,全是托你的福。”于磊真诚的说到,他很年轻,比沈奇小一岁。

    “也有你自己的努力。”沈奇笑了笑,然后问拉尔夫:“你呢,去哪里?想去哪里?”

    “我成年之后几乎全部的时光,都在普林斯顿度过,离开了普林斯顿,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拉尔夫的本科、硕士、博士全部就读于普林斯顿数学系,他是最正宗的普大数学人。

    “他们有给你发offer吗?”沈奇问到。

    拉尔夫说到:“有的,我决定留校,从数学研究员做起。”

    “祝你好运,拉尔夫。”沈奇拍了拍拉尔夫的肩膀,他也是算是桃李满天下,他带出来的首批博士均找到了不错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