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两天沈奇上班时遇到玛丽,了解到舒尔茨找玛丽复婚的意愿非常强烈。

    玛丽意志坚决的表示,她就算饿死,就算从数学大楼跳下去,也不会跟舒尔茨复婚的。

    “那就再找个更好的男人。”沈奇劝了几句,然后开始工作。

    沈奇很关心今年中国奥数竞赛的消息,c国决刚刚结束,仅有一位选手拿到满分。

    最后一道选做题是沈奇出的,成功证明3n个平面的选手也只有一位,就是那位满分选手。

    “哎,一届不如一届啊,回国后请你们吃大餐。”沈奇跟中华数学会谭副会长发>

    七月初,鲁国珍、吴主任赴美,与沈奇顺利会师。

    三人密谈数日,商讨大事。

    沈奇的办公室中。

    沈奇在黑板上写出一些数学式子,说到:“我理解的通俗版霍奇猜想是,设x是一个射影代数流形,p是一个正整数。再设h^2p(x,q)alg?h^2p(x,q)是代数上闭链的子空间,即由x中余维数为p的代数子簇的基本类所生产的q向量空间。证明了h^2p(x,q)alg=h^p,p(x)nh^2p(x,q),即证明了霍奇猜想。”

    “基于这一段描述,去证明其所描述的结论,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我们在国内也很关注国际数学界动态,舒尔茨的团队正在从事这么一项难度极高的工作,并且我们有理由相信,舒尔茨团队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鲁国珍赴美之前做足了功课。

    “舒尔茨团队应该做的不错,指不定哪天他们就会抛出全部研究成果。”沈奇感觉舒尔茨手里有干货,否则舒尔茨不敢这么吊,单枪匹马闯入普林斯顿,强势要求前妻与他复婚。

    “沈教授,你的大方案包含三个小方案,即我们仨分别负责的代数几何版块、数学分析版块、拓扑学版块。现在三个小方案全在这里了,所以你的大方案具体构思是?”吴主任问到。

    “我的大方案是,以代数几何为骨架,拓扑学为肌肉、内脏,数学分析为血液、体液,创造一个新的体系,而霍奇猜想是体系中的一部分。这有点复杂,我讲讲核心逻辑吧。”沈奇擦掉黑板上的内容,并排画了三个方框。

    每个方框上方写了两个英文字母,ag代表代数几何,tp代表拓扑学,an代表数学分析。

    沈奇首先往ag方框中填入内容:

    Σσv=n

    η0:η1:……ηn=ψ0(e):ψ1(e):……ψn(e)

    f(z1z2,z2z0,z0z1)=z0^rz1^sz2^tg(z0,z1,z2)

    ……

    鲁国珍、吴主任的主攻领域虽然不是代数几何,但两位混了一辈子数学界的老前辈学过代数几何,他们认得ag方框中的绝大多数经典式子及其含义。

    “贝祖定理、卡斯勒对应原则、克雷莫纳变换……咦,沈奇,ag部分的最后一个式子是什么?”鲁国珍问到。

    最后一个式子是ζ’d+1=ζd+1+αd+2ζd+2+……αndn,沈奇说到:“ag部分前面那些经典代数几何理论的应用推广,由我的两位博士研究生完成,哦,他俩现在已经博士毕业,一个去了水木大学,另一个留在普林斯顿。

    “最后一个式子由我本人推导完成,即d维不可约代数流形的特殊性特征,我暂且称之为‘s类特征’,算是一个小创新吧。‘s类特征’的具体推导过程我就不细说了,二位知道这个结论就ok了。”沈奇介绍了他的思路。

    “所以ag部分的核心是经典结合创新,搭建体系骨架。”鲁国珍、吴主任大致理解了沈奇亲自主抓的ag部分核心逻辑。

    “是的,我和我的两位博士生干的还算不错。”沈奇接着在第二个方框中填入内容,第二个方框是tp,拓扑学版块。

    吴主任带来的拓扑学版块资料,沈奇已全文审阅,他在tp方框中写了八个表达式:“十分感谢吴主任团队近一年来的努力,你们做的很好,几何化猜想的八个标准模型的衍生推导工作圆满完成。这是肌肉和内脏,提供体系所需的动力和能量。”

    “主要是沈教授的启迪对我们的帮助很大。”吴主任谦虚的说到。

    “启迪是方向性的,而具体工作需要大量人力来推进完成,咱们能在一年之内开始霍奇猜想项目的合稿工作,咱们这个二十人大团队中的每一位成员都付出了努力。要知道舒尔茨的团队干了三年,波恩大学数学系几乎动用了全部力量帮助他。这个项目仅凭两三把枪是搞不定的,至少一年之内搞不定。”沈奇对吴主任和鲁国珍的团队表达了感谢,他在第三个方框中填入内容。

    第三个方框是an,鲁国珍负责的数学分析版块一直顺风顺水,近一年来基本上没让沈奇操什么心。

    鲁国珍团队的研究资料已经交给沈奇,前提设定、推导过程、最终结论十分清晰。

    沈奇提炼出核心部分填入an方框:“鲁主任的研究成果可以归纳为一句话,是血液,为我们的体系源源不断输送氧气。”

    沈奇继续在黑板上写出两个+号、一个=号、一个问号,ag+tp+an=?

    “二位,这个体系该如何命名?按照国际惯例,我们暂且将它命名为sl体系?或者ls、ls?”沈奇问到。

    s为沈,l为鲁,为吴。

    中美三所研究机构共20人参与了霍奇猜想项目,三位学术带头人是沈奇、鲁国珍、吴主任。

    新的理论体系命名当然不能是slytp……将二十个人的姓氏全放上去,从没人这么干过。

    国际惯例是将对项目贡献最大的人的姓氏加入命名中,这些人往往是学术带头人。

    所以人人都想当学术带头人,一来学术地位和社会地位高,二来有机会名垂青史。

    鲁国珍、吴主任异口同声:“s当然要放在最前面。”

    沈奇拱手笑了笑:“承让。”

    完事鲁国珍和吴主任商量了一会儿,谁读大学的时间早,谁的姓氏放在第二位,公平合理。

    两人交换信息后发现,鲁国珍比吴主任早一届读大学,于是新的理论体系暂且命名为“沈-鲁-吴体系”,简称sl体系。

    沈奇抹去黑板上的问号,使ag+tp+an=sl。

    以及hc∈sl。

    hc即霍奇猜想(hodge-conjecture)的缩写。

    沈奇说到:“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梳理出sl的详细内容,然后证明hc属于s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