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377章 交给我了
    “接下来的工作,交给我了。”沈奇说到。

    “你一个人做完体系,再证明霍奇猜想属于体系的一部分?”鲁国珍问到。

    沈奇:“这其实是同一项工作,体系建好了,霍奇猜想就被证明了。素材已经很充分,感谢鲁主任、吴主任提供的资料。”

    “人多手杂,最后的整合工作也只能由沈教授完成,老鲁,咱可以回国了,让沈教授安安静静的完成最后一击吧。”吴主任说到。

    鲁国珍与沈奇握手:“沈奇,等你好消息。”

    沈奇笑道:“等我好消息。”

    次日,鲁国珍、吴主任返回中国,沈奇闭关不出,全面整合sl体系,向霍奇猜想发起总攻。

    sl体系的深度整合,绝非是将ag、tp、an三部分资料复制粘贴在一起这么简单。

    纵横交错,融会贯通,这是沈奇的工作,也是他最擅长干的事情。

    欧叶的博士论文发表在了《数学年刊》上,i认可欧叶完全证明了耶斯曼诺维奇猜想。

    媒体形容欧叶是一个低调而神秘的女人,她的名字出现在黎曼猜想证明的作者名单中,如今独自证明了耶斯曼诺维奇猜想。

    行事低调的“数论公主”欧叶从未在公开场合发表过任何言论,记者仅捕捉到欧叶过去的一张照片,是她和沈奇一起赴瑞士参加奥斯特洛夫斯基奖的颁奖仪式,会后两人手牵手在欧拉故居散步,被记者给拍到了。

    “所以真相大白了,‘中国数论公主’是‘中国钥匙’的女朋友。欧叶师从数论大师、菲尔兹奖得主林登施特劳斯,她是数论界急速上升的一颗新星。”---来自《斯普林格数学纪要》的报道。

    “欧叶格格,小的给您请安。”沈奇看到《斯普林格数学纪要》的文章后,乐死了。

    欧叶认真的说到:“别笑,我爸说,我们家祖辈在清朝时,常驻紫禁城内部工作。”

    “常驻紫禁城内部工作的人群,要么是皇族,要么是太监。太监的可能性不大,否则就没有你了。所以你家祖辈姓爱新觉罗?”沈奇问到。

    欧叶点点头:“有可能诶,你要保守秘密哦,小奇子。”

    “有可能个鬼啊,我才不信!你的容貌特征并不像格格,林心如那种才像,格格的脸型一定要圆,不圆不格格。”沈奇说出了他的观点,又道:“改天我问问老欧,如果你忽悠我……哼哼。”

    “去吧去吧,老欧可惦记你了。”欧叶举起数学杂志遮住脸,看不到她的表情。

    欧叶博士毕业后清闲了下来,她平时自己玩自己的,不去打扰沈奇攻克霍奇猜想,晚上熄灯就寝之前,偶尔和沈奇嬉戏。

    工作着,烧脑着,嬉戏着,沈奇在最佳的状态中逐步完善sl体系。

    八月中旬的一天,非常平静的一天,和往常并无两样。

    沈奇在寻常的工作时间中,以一种寻常的方式,写完了sl体系的最后一个表达式。

    长达200多页的论文详细阐述了一个数学体系,在这个体系中,一种类似曲面而非标准曲面的对象,以两片、三片、无穷多片的形式覆盖着复平面。

    沈奇将这种似是而非的曲面称为“s类特征曲面”,它们围绕原点转过一圈、两圈、n圈后,相互以奇特的方式连接,构建出一片枝繁叶茂的数学森林。

    基于拓扑学原理和数学分析手段,沈奇给出了一种“s类特征曲面”的代数表达式,它刻画了代数上同调类,它完全跳过黎曼流形,却依然顽强的定义了有用的拓扑不变量。

    它太特别了,它特立独行,沈奇将它命名为“s类特征曲面(hc)”。

    纵然“s类特征曲面(hc)”极力想要逃出sl数学森林,但沈奇设置的结界使它无功而返。

    几何化猜想八个标准模型的变种版本生成的全新代数上闭链空间就是结界,吴主任的团队贡献了巨大力量。

    结论很明显了,霍奇猜想的“s类特征曲面”表达形式“s类特征曲面(hc)”,属于sl体系的一部分。

    而沈奇要做的是,将sl体系公诸于世。

    “拉尔夫,你立即安排一次系内交流会,需要邀请的参会人员包括费佛曼主任、法尔廷斯教授,如果有可能,我非常希望高等研究所的德利涅教授前来参会。”沈奇一个内部电话打到拉尔夫的办公室。

    拉尔夫现在的正式身份是拉尔夫-米勒研究员,他不再是沈奇的博士研究生,他拥有自己的办公室。

    “好的,沈教授,我马上去办!”拉尔夫刚当数学系研究员没几天,在他的潜意识里还是沈奇的在读博士生,沈奇的命令高于一切。

    沈奇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笑了起来:“米勒研究员,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安排你帮我组织会议。”

    拉尔夫毫不介意:“乐意为你效劳,沈教授。实际上我有点不习惯现在的职位,可能是我太早博士毕业了吧。你真该看看我父母参加我博士毕业典礼时的表情,是的,我爱他们。你知道吗沈教授,你在我们家族的名望非常高,嘿,什么时候去我的老家德克萨斯玩玩,我保证你将感受到最纯正的西部风情。”

    “拉尔夫,看来你的工作压力不小。”沈奇发现拉尔夫当研究员之后变的爱唠嗑了,他说到:“那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拉尔夫,希望能帮你缓解压力。这次系内高层汇报的课题和你有关,是的,霍奇猜想被我们证明了。”

    “噢老天,太棒了,酷毙了!”电话那头的拉尔夫激动的大喊大叫。

    拉尔夫的办事效率很高,当天下午,数学系大楼的一间会议室,沈奇期待看到的三位参会人全部到场。

    三年之后又当了三年系主任的费佛曼,他必须在场。

    法尔廷斯精通多个数学领域,最擅长的是代数几何。

    年纪最大的老头德利涅来自普高所,他曾在普大数学系工作过一段时间,是f++a的金满贯得主。德利涅是当代最权威的代数几何专家,他必须在场。

    费佛曼、法尔廷斯、德利涅三人均是菲奖得主,大人物们到齐了,小研究员拉尔夫默默缩在墙角不敢发声。

    另一位菲奖得主沈奇开门见山直入主题:“各位,今天我将报告的课题是关于霍奇猜想的证明,如果在几个小时之后大家认同我的方案,我恳请系内尽快安排一次国际级的数学报告会,报告地点就在普林斯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