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沈奇的规划中,数理研究中心初期设置三个室,数学室、物理室、总务室,前面两个室直接参与一线科研,总务室负责后勤管理。

    中心初期的人员配置不应少于三十人,目前除中心主任沈奇之外,暂无其他人员到位。

    数学室中的一个位置是留给周雨安的,周雨安过几个月就该拿到普大的phd了。

    周雨安主攻的是微分几何及偏微分方程,根据数学专业的设置,沈奇的数学室至少需要十二人,每人负责两个分支,才能覆盖数学全领域。

    物理的分支更庞杂,至少需要十五人才能完全覆盖物理学。

    加上三个负责后勤的人员,数理研究中心初期的人员配置不应少于三十人就是这么估算出来的。

    招揽有识之士吧,沈奇读本科时的燕大数学系微信群还没解散,他是群主。

    沈奇在群里发消息:

    “燕大沈奇数理研究中心成立了,我兼主任。”

    “本中心独立于燕大任何学院,直接对校方负责,我们以学术至上为宗旨,主要从事基础理论研究,理论结合应用。”

    “我们的目标是,打造具有社会主义特色的中国版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

    “现诚招数学研究员若干,薪资待遇与燕大数院持平。”

    “对了,要求博士学位。其他无。”

    “有意者请直接与本人联系。”

    此消息一发,死了好久的>

    “沈老大回了?”

    “喜讯啊!”

    “我去,我想去,可我只有学士学位怎么办?”

    “我还在读研。”

    “我读博中,论文烦到我想自杀。”

    几百条信息刷的沈奇眼睛都花了,他发了条语音信息:“都给我安静!已经博士毕业的在群里打1。”

    欧叶:“1。”

    一分钟过去了,只有欧叶打1。

    罗季:“欧叶真女神!”

    李真强:“欧叶这么快博士毕业!还是普林斯顿的博士!”

    蔡青:“打工度日的本科生不敢说话。”

    沈奇问到:“就欧叶一人博士毕业?算上我,两人?”

    罗季跟沈奇算了笔账:“沈老大你读完大二去美国,在美国呆了五年,这五年中我们接着读大三、大四,少数同学本科毕业后参加工作,大多数同学继续读研读博。你自己算嘛,本科毕业之后三年的时间里,一个普通人,现在能博士毕业吗?”

    这么算的话,那还真没几个人博士毕业。

    李真强开始写博士论文,他的进度已算很快了。

    罗季刚刚硕士毕业,他不想读博了,准备去找份工作,想去沈奇那里工作吧,可沈奇需要的一线科研人员只招博士生。

    负责财务的、人事的、杂七杂八工作的后勤人员,沈奇设置的门槛线是本科学历,让罗季这位燕大数学系研究生干这种后勤管理工作也不合适,屈才了。

    一线科研人员的标准不能降低,必须是博士生,沈奇很清楚博士生和研究生的区别,没经历过博士阶段,有些学术素养锻炼不出来。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挖人这种事情,先从燕大内部做起。

    沈奇离开燕大五年,这五年间燕大发生了一些变化。

    不过再怎么变,燕大数院就这么些人,沈奇调出一些档案,查找一年之内的燕大数院博士论文。

    对于搞理论研究的人来说,论文是他们的灵魂,从论文中可以窥探出他们的思想。

    沈奇研究完博士毕业论文,对其中三篇非常感兴趣,他继续查询三位论文作者的信息。

    “郑阳,硕博连读五年,他这篇论文是同调代数方向的,写的很棒,目前任数院数学系代数与数论教研室研究员……这墙角不好挖,郑研究员是老孙的人。”沈奇陷入沉思,孙二雄的办公室就在他楼下,老孙是代数与数论教研室的主任。

    “孟辉,他这篇数学分析论文写的太精彩了……等等,这论文我怎么有些眼熟,这老兄的名字也有些耳熟?”

    沈奇想起来了,这位孟辉是鲁国珍的人,是《体系化和霍奇猜想》数学分析版块团队成员之一。

    “原来如此,老鲁交给我的an版块资料,其中一部分就是孟辉写的,孟辉整理之后做成了他的博士毕业论文。”

    老鲁现在是数院副院长,去找他要个人不知是否可行?

    第三篇博士论文是最吸引沈奇的一篇,这是数学物理方向的论文。

    这位博士大胆创新,在三维空间中,对于纳维-斯托克斯-泊松方程的平衡解及其非线性稳定性,他非常灵动的使用约束变分结合扰动性分析,巧妙证明了n-s-p方程在一定条件下平衡解是不稳定的。

    “妙,妙!数学物理方向的精英人才很珍贵,此人可为我所用,他对于n-s-p及n-s方程均有较深刻的理解,并具备一定的思维创新能力。”

    沈奇起了爱才之心,资料显示,这位数学物理方向的博士叫萧俊龙,目前在燕大数院图书小组工作。

    燕大数院内部有个小型图书馆,专门收藏数学文献,由院图书小组负责管理院图书馆。

    院图书小组的工作人员,即图书管理员。

    “搞笑了,这么优秀的博士毕业后当图书管理员?”沈奇离开办公室,朝院图书馆走去。

    萧博士肯定是被打压了,哎,这种事情呐搁哪里都会发生,美国学术界也存在打压排挤的现象。

    数学博士英雄无用武之地,夹缝中求生存只为等待机会……沈奇脑补陷入人生低谷的萧博士的现状,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找数院要一位图书管理员问题不大,反正数院又不重视萧博士,不如给我用……沈奇来到院图书馆,里面就一人,在玩电脑。

    “借书请登记,馆内阅览请随意。”玩电脑这人头也不回的说到,他应该是图书管理员之一。

    “我不借书,只借人。”沈奇踱步到图书管理员身后,发现管理员在观摩漂亮妹子的高清图片:“你上的这是相亲网站吧?这妹子的照片太假了,脚跟以上全是p的。”

    管理员反驳到:“这年头谁不p?p一p更健康。”

    “你还没结婚吧?”沈奇问到。

    管理员理所当然的说到:“结婚了谁上婚恋网站?这可是正规网站,不是约p的。”

    沈奇四处张望:“请问萧俊龙博士在这里工作吗?”

    管理员回头道:“我就是萧俊龙,找我有事?”

    “就你啊?”沈奇有些意外,眼前这位自称萧俊龙的老兄不俊也不龙,白瞎了这么飘逸的一个名字。

    小眼睛,大鼻子,嘴唇厚的往上拱,跟鼻子连为一体,他的身高约一米六五,这位管理员跟英俊扯不上关系,以女生的审美眼光来判断,他是一位丑男。

    以男生的审美眼光来判断,他也是丑男。

    “瞧不起我咋地?”管理员出示证件,果然是萧俊龙。

    “并没有。”沈奇摇摇头。

    “咦,你不是那谁吗,沈奇?”萧俊龙发现了沈奇的身份。

    沈奇:“是我。”

    “很帅啊沈教授,本人比照片上有精神,你咋能长的这么帅?是不是经常去做spa?”萧俊龙瞅瞅沈奇,再看看电脑上他p过的本人照片,觉得还是沈奇比较帅。

    “做spa能变帅吗?”沈奇反问,随即说到:“萧博士,有个数学问题我不是很懂,想请教你一下。”

    萧俊龙才不信:“开玩笑呢吧?你还有问题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