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奇通过计算机模拟软件,构建不同sr掺杂浓度的lso/sto异质结构,生成了4ls/o/sto异质结构示意图,其中绿色、蓝色、红色、咖啡色、粉红色、灰色小球分别表示sr、o、、al、ti原子,它们按某种规则排列。

    可以很明显的看到,这种异质结构共有11层,包含165个原子,所有结构都采用立方相,其中覆盖层ls和衬底sto的层数都是4,而中o的层数为3,小o/sto界面金属-绝缘体转变所需的4o临界层数。

    为确保消除周期性边界条件对计算结果的影响,沈奇在ls上方加了15 ?的真空层,计算得到的sto面内晶格常数为3.88 ?。

    根据第一性原理计算,沈奇发现sr掺杂量的的改变可以有效调控ls覆盖层的内部极化场,实o/sto界面处金属-绝缘体转变。

    o层内正负离子偏移由于电子重构抵消了其内部电场得到明显抑制,如此看来,极化灾变机制貌似更有说服力。”沈奇保存之后退出模拟软件,看久了这些结构示意图、能级分布图,感觉眼睛好疼。

    收获还是有的,沈奇计算了一整天,得到了一些有用的数据。

    有了模拟数据,就可以开始编理论,比较正式的说法是理论构建。

    但数据量还是太少了,沈奇构建理论心里有点虚。

    如今的实验设备可以验证大多数凝聚态物理理论,稍微有一点漏洞的理论,分分钟会被别人打脸。

    数学上的交锋主要是理论逻辑上的推演,谁的脑洞大、逻辑严密,谁胜出。

    当代的物理学家不搞这一套,理论上没啥好扯皮的,有分歧咱上设备,用实验数据说话。

    结束了一天忙碌的工作,沈奇回到教职工宿舍,他分的那套150平米安居房的家具电器已经购置齐全,过段时间就和欧叶搬去住。

    进入客厅,沈奇看到欧叶怔怔的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不喜不嗔,就如雕像一般。

    “我回来了。”沈奇脱去外套,随手扔在沙发上。

    “哦。”欧叶哼了一个字。

    “休息会儿,然后咱去外面吃吧?”沈奇询问家里领导晚餐的安排。

    “不去。”欧叶哼了两个字。

    沈奇小心翼翼的问到:“亲,你这是怎么了,还在闹情绪呢?上次我们部门的组织生活,我获得了你的批准才去的。”

    “呵呵。”欧叶动了动嘴唇,貌似在笑。

    “呵呵。”沈奇陪着笑。

    欧叶轻抚腹部,保持她独有的、神秘的、似笑非笑表情:“告诉你一个喜讯。”

    “这……”沈奇如被雷电击中一般,先是震惊,而后惊喜:“小叶子你有喜了?我要当爹了?”

    “我要当爹了!”沈奇猛的跳了起来,这真的是喜讯啊,突如其来的我就要成为老父亲了。

    “那咱们赶紧领证!明天就去民政局,领了证就摆酒,先在首都摆一场,然后去我俩的老家继续摆,台面上该做的事情一件都不能少。”激动之后,沈奇在突发事件面前保持了一位理论学家应有的冷静理智,他问欧叶:“几个月了,你是什么时候做的检查?”

    “我也是刚刚知道的。”欧叶从始至终都很冷静。

    沈奇侧着脸贴到欧叶的小肚子上,凝神感受欧叶腹中动态:“动静不小,莫非是双胞胎?”

    欧叶拍了拍沈奇的脑袋:“起开,谁说我怀孕了?”

    “哈?”沈奇懵逼了,他不解问到:“你露出那种神秘表情,还摸着肚子,到底是什么喜讯?”

    “我得奖了。”欧叶说出答案。

    “得奖?”

    “嗯,晨兴数学奖。”

    “哎哟我去,就这喜讯?”沈奇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一点想笑。

    “沈教授看不上这种小奖,但我挺开心。”这是欧叶被提名的第一个重要数学奖项,她当然是开心的。

    “晨兴数学奖,华人的菲尔兹奖,我都没得过这奖,好事,大好事,恭喜你小叶子,终于拿奖了。”沈奇恢复了常态,老父亲暂时当不成了,女朋友获奖值得庆祝。

    “你得奖就得奖吧,摸肚子干嘛呢,这又不是你的习惯性动作。”沈奇还是不理解,欧叶为啥一边摸肚子一边传达喜讯。

    “午饭吃的晚,好饱。”欧叶又摸了摸肚子,她戳了戳沈奇的胸膛:“诶,你喜欢小孩的是不是?”

    “喜欢啊,咱们最好生两个,一男一女。”沈奇说到。

    “那你得持证上岗。”欧叶提醒到。

    “今年来不及了,明年咱们把事儿给办了。”沈奇和欧叶明年都是26岁,过了晚婚晚育年龄,该办事了。

    欧叶捏了捏沈奇的耳朵:“诶,沈奇,结婚是人生大事,怎么我感觉你的口气,像是去超市买白菜?”

    沈奇坐直身子正色道:“明年我们办婚礼,我沈奇风风光光娶你进门,来参加我们婚礼的嘉宾,菲奖得主坐一桌子,诺奖得主坐一桌子,我们在场面上不输于人。”

    “吹吧你!”欧叶咯咯直笑,她说到:“菲奖得主给你面子我信,诺奖我不信。”

    “欧叶你给我等着,我肯定给凑齐一桌子的诺奖大佬。”

    欧叶警觉起来:“凑不齐一桌子诺奖大佬,就不结婚了?”

    “婚还是要结的,诺奖不够,教授们来凑。”

    “皮!”

    “皮一下,然后一起出去吃晚饭吧,不皮一下你也不会饿。”沈奇抱起欧叶进入卧室,皮了起来。

    ……

    次日沈奇一打听,欧叶还真给提名晨兴数学奖了,并且她获得金奖的呼声很高,她入选提名名单的理由是,完全证明了耶斯曼诺维奇猜想。

    晨兴数学奖的设立者是香港商界大佬,委托晨兴数学中心进行组织、评选、颁奖。

    晨兴数学奖主要表彰45岁以下在纯数学及应用数学方面取得突出成绩的华人数学家,每届设金奖一名,银奖若干名。

    沈奇没有入选晨兴数学奖提名名单,是因为华人数学界没人可以对他评头论足了。

    沈奇也不想拿这个奖,占据一个名额没意义,不如留给有潜力的年轻数学家,比如他的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