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397章 最重要的是态度
    沈奇和欧叶已经搬到了分的房子,150平米的这套房子家具电器购置齐全,楼上90平米的那套做了简单布置,先空着,谁家亲朋好友来了可以住楼上。

    沈奇、欧叶躺在床上聊天,沈奇汇报了家里的财务信息:“我们从美国一共带回503万美元,加上你刚刚领取的2.5万美元奖金,我们现在的资产折合软妹币约为三千五百三十八万,这是活钱,没有包括房子和车子。”

    “你挺能赚钱的呀。”欧叶听取了沈奇的汇报,并做出点评。

    美国带回的503万美元是沈奇一个人赚的,包括奖金、工资、学术专著销售收入等。

    欧叶回国后也加入了打钱队伍,她贡献了2.5万美金。

    “你的数学成绩比较好,今后你管钱。”沈奇将银行卡塞到欧叶手中,嘱咐到:“咱俩结婚的钱都在里面了,血汗钱来之不易,还是得省着点花。”

    “你觉悟真高。”欧叶满意沈奇的表现,男人,最重要的是态度。

    欧叶接过沈奇的银行卡后摸了摸,又还给了沈奇:“你比我有社会经验,还是你来管钱。”

    “这样啊,那我代为保管。”沈奇恭敬不如从命。

    “别乱花哦。”欧叶提醒到。

    “娶媳妇的钱,谁敢乱花?”沈奇的老婆本差不多攒够了,房子有了,国家分的,车子有了,欧叶她爸送的,三千多万办中式西式任何形式的婚礼都不会太寒酸。

    事业顺利,爱情美满,沈奇是别人眼中的人生大赢家。

    沈奇并没有骄傲自满,他认识到自己在很多方面还存在不足,需要持续改进。

    《缺陷拓扑学研究在凝聚态物质中的应用拓展》这个973项目终于批了,上面给沈奇批了500万的经费,以满足沈奇的需求。

    沈奇购置了x射线仪、光谱仪、激光装置等基础的凝聚态物理实验设备,选货验货,调试设备都是他一个人搞定的,整个中心动手能力最强的就是沈奇。

    沈奇在数学大楼三楼布置了一间实验室,他最近天天泡实验室,做实验,收集真实数据。

    对于复杂氧化物q2deg的起源机制研究,沈奇仍在继续。

    凝聚态物质包罗万象,并非仅有复杂氧化物而已。

    沈奇同步开展纳米尺度的非晶合金研究工作,实验材料选取一种典型的锆基非晶合金,名义成分为zr41.2ti13.8cu12.5ni10be22.5(原子百分比)。

    为了获得有效的x射线小角度散射信号,样品需制备成厚度约为20μ薄带。

    制备这种规格的样品需要使用高真空单辊旋淬甩带机,这种设备挺贵的,沈奇暂时买不起,他委托燕大物院帮忙制备样品,燕大物院有这么一台机器。

    做物理研究真的是花钱,500万软妹币不经用的,折合成美元不到100万。

    沈奇很清楚100万美元在普林斯顿物理系基本上干不了什么事情,普林斯顿的pppl等离子实验室每年要烧掉近10亿美元,而燕大全年的科研经费才30亿软妹币。

    回国之后的第一个物理项目,沈奇也不好意思找国家要太多钱,500万就500万吧,花小钱照样能干大事,关键是看用钱的人是谁。

    对于锆基非晶合金的实验研究是一件细致到繁琐的工作,沈奇每天重复做着同样的事情,调整1w2a光束接收角度范围水平方向为-3.5-0ad,垂直方向为(0.36±0.18)ad,入射x射线波长为0.154n角分辨率为0.5ad,能量分辨率(△e/e)约为10的负三次方,光通量为1x10^11cps,样品到探测器之间的距离设定为1米……

    实验设备检查、实验准备,这些工作干完,一上午过去了。

    下午才能开始干正事,机器启动,对锆基非晶合金样品进行小角x射线衍射。

    机器一开,沈奇得守在实验室,以防失火或者破坏分子搞破坏。

    嗡嗡嗡,实验机器发出有规律的震动声。

    室温条件下,样品被拉伸至断裂破坏,探测器开始收集实时数据,测量得到散射强度斑图,每幅斑图的曝光时间为5分钟。

    沈奇利用fit2d软件在实验室对原始斑图进行数据处理,首先分别将样品和背底的散射数据归一化,然后扣除背底散射数据,得到非晶样品的散射数据。

    最后还要进行一些数学上的精加工,沿着拉伸方向做小角度的扇形积分,今天的角度,沈奇设定为10度。

    从早忙到晚,沈奇忙活一整天得到了一张a4纸,上面打印着样品的一维散射曲线图。

    这张a4纸凝聚了科研人员的耐心、细心和责任心,以及一颗寻求突破的野心。

    19世纪末,一位叫瑞利的英国物理学家,在研究氮气的时候发现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从空气中制得的氮比从氨等含氮化合物中制备的氮,总是重那么一点点--0.0064克。

    瑞利花费了足足两年的时间反复做实验,做同一个实验,锲而不舍,反复观察验证,终于得到了一个惊人的结论,空气中存在一种“懒惰的”气体—氩。氩在希腊文中就是懒惰的意思。

    时代在变,实验设备在升级,但实验物理学家的传统一直在延续,做实验,不停的做实验,做到天荒地老,做到退休。

    “泡实验室挺有趣的,但我也不能整天泡实验室啊。”沈奇一天获得一张a4纸,他估摸着至少得收集100张以上,才能建立理论体系。

    这仅仅只是非晶合金领域,还有复杂氧化物,超导体,各种纳米材料,以及聚合物与生物聚合物。

    诺贝尔物理学奖没有那么容易到手,沈奇知道没有实验数据支撑的理论很难被大多数物理学家认可。

    研究生、博士生泡实验室是必须的,不泡不成才。

    沈奇这么大的领导,不可能天天做实验、计算模拟数据,他的职责是把握战略方向,提出创新思路,具体而繁琐的实验工作绝大部分应该交给手下去做,沈奇偶尔督查一下就ok了。

    这又回到了人才的话题上,沈奇召唤崔小艺进他的主任办公室,问到:“物理博士怎么还没到位,是哪方面遇到了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