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398章 我秃了却并没有变强
    崔小艺说到:“拥有物理博士学位的求职者很少,武大有位博士最有诚意,他说过完年就来报道。”

    “还有三个月才过年,他是想拿了年终奖再走吧。”沈奇也理解,到了年底确实不好招人。

    顺着年终奖的话题,崔小艺好奇问到:“噫,沈教授,咱们中心的年终奖能发多少?”

    沈奇说到:“这种事情要保密,但小艺你是负责人力资源与薪酬计算的,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数字,我们中心年终奖发七个月。”

    “嚯,七个月,不少了。”崔小艺拍手称赞,七个月即多发七个月的工资。

    一个部门人数少,干活捉襟见肘,但发钱的时候比较爽,因为分钱的人少。

    “七个月是标配,我们中心算上我,目前11个人,每人在明年一月都能拿到7个月的奖金,除此之外,我们中心再设一个特别奖励,对表现优秀、业绩突出的员工进行额外奖励。这个规则你了解一下,体现在1月份的工资中。”沈奇说了说他的想法。

    七个月的基础奖金将由燕大校方支出,人人都有。

    特别奖励,沈奇打算从中心的科研经费中支出,根据规定,沈奇他们这种以基础理论研究为主的机构,劳务费用支出占科研经费预算的比例最多可为40%。

    崔小艺问到:“表现优秀、业绩突出,这怎么评价呢?”

    沈奇:“我来评价,到时候我会告诉你评价结果的。”

    “哦,好的。”崔小艺帮沈奇倒了杯咖啡,轻轻搁在沈奇的桌面上:“沈教授,看来咱们中心的待遇不错呀,我终于可以不用吃土了。”

    沈奇端起咖啡杯,小饮一口咖啡:“崔小艺,你是真穷还是装穷?天天哭穷有意思吗?”

    “我是真穷,真的是穷。”

    “崔小艺,你的钱都花在哪里了?”

    “吃吃喝喝啦,鞋子护肤品啦,各种网站的高级会员啦,偶尔打赏个盟主啦,心情不好就去旅游啦,哎,通货膨胀太厉害,我这点工资不经花的。”

    沈奇敲了敲桌面:“你之前在事业单位工作,你的简历是陆校长大秘给我的,你不可能一点背景都没有,家里没给你提供点资助?”

    “家里的背景有一点点啦,但我不想靠家里,我就是这么硬气的一个好姑娘。”崔小艺挺起胸脯,好硬气。

    沈奇笑了笑,问到:“谈男朋友了吗?”

    崔小艺反问:“我自己都养不活自己,谈什么男朋友?谈男朋友很花钱的。”

    “真是个好姑娘。”沈奇让崔小艺先回去工作,他喝完咖啡,离开办公室,去楼下散步。

    散步到未名湖,沈奇暂作停留,他当年在湖边泡妞,这么多年过去了,湖还是这个湖,泡妞的男孩子换了一拨又一拨,有人成功,有人失败。

    沈奇观察湖边的男男女女,郎情妾意的这是刚谈恋爱不久,热恋期。依偎在一起,但各玩各手机的,这是老夫老妻。一个人发呆的,四处张望的,这是单身狗。

    忽然,一条单身狗站了起来,走到湖边,一半脚掌处于悬空状态。

    单身狗抬头望天,神情悲怆。

    “喂,同学,别跳!”沈奇大喝一声,冲到同学身边,准备救人。

    同学个子挺高,很瘦,他扭头瞅了沈奇一眼,惨笑一声:“谁说我要跳湖?”

    “不跳啊,那你后退几步,我有话跟你说。”沈奇勾勾手指,说到:“我是燕大正庭教授兼沈奇数理研究中心主任沈奇,我向你保证,只要是燕大内部的事情,我都可以为你提供有效的解决方案。”

    “沈奇?你是沈奇?”同学愁容惨淡中生出几分意外,他凝神打量沈奇,身子不住的颤抖:“是你,真的是你,你现在最牛逼。”

    这一抖,同学的身体保持不住平衡,他晃晃悠悠站不住了,有坠湖的危险。

    沈奇大踏步冲上前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同学强行后拖两三米,来到安全地带。

    “沈奇,沈奇,果真是你……”男同学念念叨叨,死死盯着沈奇,表情相当复杂。

    “咱俩之前认识?”沈奇仔细观察男同学的容貌,憔悴,落魄,二十几岁的样子,头发却是稀疏。

    “嘿,我想起来了,师兄,杨定天师兄?”沈奇猛拍大腿,对对对,就是他,物院的超级学霸杨定天。

    沈奇读大二时进修物理学位,当时杨定天是燕大物院大三学生,他门门科目考满分,是物院首席学霸。

    那个时候杨定天挺吊的,蓄着长发,飘逸不羁,不少妹子倒追他,他还不搭理人家妹子,是为物院逼王。

    岁月是杀猪刀,几年过去了,杨定天头发掉了不少,整个人看上去被彻底打垮,精神状态极其不佳。

    “我秃了,但我并没有变强。”杨定天苦笑。

    “说吧,遭遇什么挫折了?”沈奇问到。

    杨定天脸上有一个大写的惨字:“读完研,没有一位导师愿意招我做他的博士生。”

    沈奇又问:“燕大物院读的研?”

    “是的。”

    “具体原因呢?”

    “他们说我精神不正常。”杨定天望向沈奇,坚定说到:“我的精神比任何时候都正常,你觉得呢?”

    沈奇不跟杨定天讨论精神问题,他问到:“我记得你本科专业是天文学,所以读研也是天体物理?”

    杨定天:“读研跟了常教授,做凝聚态物理。就是这位常教授,建议我去接受精神治疗。”

    沈奇随手捡了根树枝,在泥土中画出某种微观结构示意图,他指着地面问到:“能看出来这是什么吗?”

    杨定天瞅了瞅示意图,很快给出答案:“这是基于金纳米棒构成的三聚体微元结构示意图。”

    沈奇继续在泥土中画了几条线:“你说,这种材料的pit是怎么产生的?”

    pit即等离激元诱导透明现象,杨定天从容应答:“pit现象的产生,主要来自于竖直金纳米棒中偶极震荡模式分裂后的相干叠加。”

    教科书中没有写这些东西,没做过实验的人很难听懂沈奇说的是什么,更别说对答如流。

    沈奇拍拍杨定天的肩膀:“我觉得你的精神很正常,有没兴趣做我的博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