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004章 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沈奇的数学指标在一天内连升两级,已达2级,进阶级。

    根据系统的解释,2级数学指标较1级映射在实战中的效果是,沈奇在数学领域的推导力、洞察力、判断力、记忆力大幅提升。

    字面解释不难理解,要学好数学,推导力、洞察力、判断力、记忆力是主要的能力指标。

    沈奇继续做数学练习题,某某中学密卷。

    这份试卷的难度很高,沈奇迎难而上,他发现自己的解题逻辑忽然变的异常顺畅、清晰。

    曾经画不出的辅助线顺手拈来,函数y=tanx的图像在沈奇的笔下翩翩起舞。

    一种从未有过的灵感油然而生,叫做“下笔如有神”。

    耗时不到1个钟头,沈奇做完了这张150分的模拟试卷,全程他没有翻书,没有抄答案,就这么酣畅淋漓的破题,破题到底,破题如破瓜。

    一对答案,沈奇惊呆了:“卧槽,有没有搞错,就错了一道选择题,147分!”

    沈奇的数学考试最高分数为82分,最低分数17分,平均分数为67.5。

    140多分对曾经的沈奇来说是想都不敢想的高端存在,是专属于学霸的象征。

    今晚,沈奇只用几十分钟,就拿到了147分,还是难度超高的密卷。

    他觉得有点假,于是又做了张新卷子。

    第二张数学试卷,沈奇拿到了149分,剩下一分不给是怕自己骄傲。

    “进阶的数学2级体现在实战中,就是数学学霸的水平!”

    沈奇感受到了学习的快乐,辣鸡直接变学霸,非常愉悦呀。

    接下来的几天,沈奇通过认真听课、做题、自学等方式,每天能获取7~10点的学霸积分。

    值得注意的是,提供7~10点学霸积分的科目不包括数学。

    沈奇的数学等级达到2级,自学高中数学课本、做高中数学练习题,已无法获得学霸积分。

    所以沈奇进入了新的领域--《高等代数》。

    《高等代数》是数学系本科生的必修课程之一,沈奇在书店买了本《高等代数》教材。

    之所以买高代,是因为这本书正在打折,原价32块,折扣价6块4,买三本送一本,几乎就是论斤卖。

    随着推导力、洞察力、判断力、记忆力的提升,沈奇自学《高等代数》没有那么吃力,当然了,也不轻松。

    每天自学高代3个小时以上,沈奇可以稳定收入8~12点的学霸积分,差不多等于其他科目提供的学霸积分之和。

    到了四月初,系统一共开通了十门学科的指标:

    数学2级(0/3000)

    语文0级(0/100)

    英语0级(0/100)

    物理0级(0/100)

    化学0级(0/100)

    生物0级(0/100)

    历史0级(0/100)

    地理0级(0/100)

    政治0级(0/100)

    体育1级(0/1000)

    结余学霸积分:1127点

    这十门科目是高二阶段的全部课程设置,除了数学和体育之外,沈奇其余八门学科都是0级。

    沈奇在体育上并未投入一点学霸积分,系统在上一次体育课结束后给他开通了体育指标,默认等级就是1级。

    就是说曾经的沈奇,除了体育是高中生平均水平,其余文化课都没达到高中平均线。

    但现在不一样,至少数学被沈奇砸到了2级,高中生的顶级水平。

    沈奇也面临着严峻挑战,即便他自学本科数学教材,学霸积分的获取速度还是太慢了。

    每天累成狗刷学霸积分,最多的一天拿到22分,算上结余的1127点学霸积分,沈奇需要再刷16000多点学霸积分,才能将数学砸到5级,这个过程会持续两年多。没有休息日,每天都得这么刷,连刷两年多。

    而沈奇距高中毕业,满打满算只有15个月。

    “学霸这条路走的好艰辛。”

    沈奇正郁闷着,上课铃声响起,张万邦走进高二(2)班的教室,手里一摞试卷。

    “考试。”张万邦言简意赅的吐出两字,这节数学课要随堂测试。

    “又考?”

    “考考考,好烦躁!”

    台下学生纷纷吐槽。

    “感觉高二党比高三党更苦逼!”一位叫陈晓婷的女生说到,她的观点得到了2班全体学生认同。

    到了4月份这个阶段,高三党反而不怎么苦逼了,因为还有两个月高考,高三党的成绩基本稳定,老师再怎么逼也难以产生质的飞跃,顶多就是冲刺一下保持状态。而高二党再逼他们一年有可能出奇迹,所以高二党在这个时点最苦逼。

    “不对啊,下节是历史课,数学课又不是两节连堂,几十分钟怎么可能做完一张卷子?”有位男生发现了疑点。

    “是的哦,下节是历史课!”

    学生们恍然大悟,他们抱着一丝侥幸,张老师估计是记错了,他还带着高二(3)班的数学课,今天应该是3班连堂数学课搞随堂测试吧?

    “昨天晚上打牌,历史课马老师把下节历史课输给我了,所以下节也是数学课,两节连堂考试。还有问题吗,没有的话开始随堂测试。”张万邦解答了学生们的疑问,他让数学课代表分发测试卷子。

    “竟然还有这种操作?”

    “打牌还可以拿课时当赌注?”

    “马老师你不理智啊,你一历史老师,打牌能赢数学老师?”

    “人民教师好像不允许赌博呀!”

    教室里炸锅了,学生们见过换课时的,从没听过赌课时的。

    “吵什么吵,都给我安静!”张万邦啪啪的猛击讲台,“人民教师有权利在业余时间打牌,我们又没赌钱,不算赌博。你们选择在南港二中读书,这就是你们的命运,不想考试的可以出去,随你的便。”

    话虽这么说,然而班上的学生没一个敢出去,他们恨死了历史课马老师,马老师你牌技太臭,要是能赢张老师也好啊!

    沈奇没有发声,换从前他肯定跟着起哄,但此刻他异常冷静。

    不就是数学随堂测试吗,呵呵。

    沈奇铺开草稿纸,圆珠笔已在手中,准备应战。

    很快的,数学试卷分发到每个学生手中,随堂测试开始。

    沙沙沙。

    教室里很安静,只听得见笔与纸的摩擦声。

    高二(2)班全体学生吐槽归吐槽,吐完槽还是得面对考试、迎接高考,这是他们的命运,无法逃避。

    张万邦负手立于讲台上,居高临下监控一切,每隔几分钟,他会走下讲台在教室中踱步穿梭,并随机在某个学生身后站一会儿,严密监考。

    背后站着个暴躁的数学老师,这让学生们感到紧张,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