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奇接过欧叶的手机:“欧叔叔请讲。”

    老欧不磨叽直入主题:“你跟欧叶,除夕来我们家吃年夜饭。”

    沈奇没有答应也没立即拒绝:“前段时间不刚去过吗?”

    老欧反问:“我们家对你不好?”

    沈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好当然好,但是欧叶从没去过我家,我想带她去我家。”

    老欧是个爽快人:“初一之后,你俩随意。”

    “那啥,欧叔叔,我问问我爸,你稍等哈,等下给你打过去。”沈奇也搬出老爸。

    “哦?”老欧在电话里意外了一下。

    “咦?”欧叶惊奇了一下。

    沈奇在欧家父女心目中是个特别有主见的男人,从没见过沈奇做决定之前婆婆妈妈。

    沈奇将手机还给欧叶,欧叶进入卧室和她爸继续通话。

    沈奇来到阳台上,真给他爸打电话:“老爸,我除夕去欧叶家吃年夜饭,你和妈觉得可行吗?”

    老沈:“有什么不行的,去呗。”

    沈奇:“这么痛快?”

    老沈:“今年你去她家吃年夜饭,明年她来我们家,达成基本共识就行,没什么好纠结的。”

    经双方爸达成的基本共识,今年沈奇和欧叶去欧叶家吃年夜饭,然后欧叶跟随沈奇去南港拜年。

    春节假期前,沈奇数理研究中心迎来一位重要人才,周雨安回国了。

    周雨安拿到了普林斯顿的phd,他风尘仆仆来到沈奇的办公室,将一个文件袋摆在沈奇的桌面上:“我的资料都在里面,请沈老板过目。”

    沈奇轻拍两下文件袋,并不打开:“你的资料我很清楚,不用看了,你的岗位是研究员,副教授待遇,春节前你主要是熟悉环境,年后正式开工。”

    “这么高冷的嘛?”周雨安刚进门时有一股海归精英的锐气,结果一开口,锐气被沈奇消去一大半。

    “你大修之后的博士论文我看过了,写的不错,保持下去,超越你师傅费加利是迟早的事。”沈奇对周雨安的博士论文非常熟悉,大修建议就是他提供给周雨安的。

    周雨安说到:“沈主任,你当领导之后感觉你变了,变的脱离群众了。”

    “全燕大最爱下基层的就是我沈奇,走吧周雨安,带你熟悉下基层环境。”沈奇带着周雨安来到总务室,介绍周雨安给几位妹子认识:“周雨安,我的同班同学,燕大学霸,普林斯顿博士,美女们了解一下。”

    “周博士好!”

    “周师兄果然一表人才!”

    妹子们拍手称赞,热烈欢迎周雨安的到来。

    周雨安微笑着挥手致意:“全是美女啊,沈主任,能安排我在这间办公室工作吗?”

    “当然不可以。”沈奇拉着周雨安离开总务室,来到隔壁的数学室。

    总务室嘤嘤燕燕,数学室的工作氛围截然不同。

    这里没人大声喧哗,马超凡伏案证明他的代数几何课题,萧俊龙闭目咬着铅笔,他的数学物理课题进入了关键阶段。

    其余四位研究员各忙各的,相互之间偶尔小声交流两句。

    沈奇的到来,使得数学室的氛围活跃了一些。

    “这位是周雨安,我的燕大同学,普林斯顿数学博士,大家以后都是同事,相互照应。”沈奇介绍周雨安给大家认识。

    周雨安跟大家打招呼:“初来乍到,多多指教。”

    普林斯顿数学系在业内还是比较出名的,六位研究员听说周雨安是普林斯顿的海归博士,纷纷表达了敬意。

    沈奇的数学室目前兵强马壮,七位数学博士毕业于普林斯顿、布朗大学、燕大、水木、浙大、复旦、南开,都是国内外的名校。

    人才济济那得出成绩,才对得起国家的培养和沈主任的信任。

    因为数学课题的周期性,成绩不可能几天就做出来。

    借着周雨安入职的机会,沈奇对数学室提出殷切期待,过年大家好好休息,年后咱们同舟共济,用成绩说话,打拼出一番新天地。

    最后,沈奇带周雨安参观了物理实验室:“我这是数理研究中心,数学物理不分家,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周雨安,你有必要了解我们中心的组织构架。”

    实验室内,杨定天扭头瞅了沈奇和周雨安一眼,他的猫做出同样的动作。

    沈奇介绍周雨安和杨定天两人认识:“这位是杨定天,我的博士生。这位是周雨安,普林斯顿回来的数学博士。”

    “是你?”周雨安貌似对杨定天不陌生,他在燕大呆到大四才去的普林斯顿。

    “是你,我认识你,你以前在数院读书。”杨定天对周雨安也有点印象,都是燕大学霸圈子的,曾经低头不见抬头见。

    “物院怪杰杨定天。”周雨安报出了杨定天的道上花名。

    “数院一霸周雨安。”杨定天同样说出了周雨安的花名。

    “你俩认识呀?有一腿?”沈奇觉得有点意思,数院一霸,原来是你周雨安?看来我沈奇不在燕大的这几年,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认不认识,又怎样?”杨定天惆怅的叹了口气,继续做他的实验,不再言语。

    杨定天比沈奇和周雨安早一年入学燕大,沈奇现在是他的导师,这是命,得认。

    沈奇在杨定天心中的定位不是凡人,杨定天认命。

    周雨安这位小学弟也获得了普林斯顿的phd,风风光光的回国发展。杨定天这位大师兄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打击,整个人的精神状况突然就不好了。

    “定天你先忙着,我和周雨安出去转转。”

    沈奇和周雨安来到数学楼外,沈奇说到:“数院一霸周雨安,请说出你的故事。”

    “霸就是学霸而已,我是霸,而你是神,学神。”周雨安解释到。

    “看来你也是燕大传奇人物了,挺好。”沈奇颇为欣慰。

    “我们这个数学本科班挺传奇的,出了三位普林斯顿数学博士,剩下两位,一位是你的女朋友,一位是你的下属。”

    “出了数学楼,咱俩是兄弟。走吧,喊上另一位普林斯顿数学博士,咱们仨吃顿好的,为你接风洗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