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005章 说好一起扑成狗,你却悄悄熬出头
    张万邦刻意营造高压氛围,真正高考之时,绝对不会只有一个老师监考,考场里还挂着摄像头,心理素质不好的考生发挥失常,这种事情每届都会发生。

    能体会张老师苦心的学生不多,他们觉得张万邦离自己越远越安全。

    张万邦来到李博身后,俯首审视李博的答题进度。

    李博瑟瑟发抖,圆珠笔都拿不稳。

    张万邦摇摇头走了,李博的数学成绩中等,没什么进步。

    张万邦来到陈晓婷身后,俯首审视陈晓婷的答题进度。

    陈晓婷瑟瑟发抖,差点把卫生巾抖出来。

    张万邦摇摇头走了,陈晓婷的数学成绩中等偏下,没什么进步。

    张万邦来到徐锐身后,俯首审视徐锐的答题进度。

    徐锐稳如泰山并未瑟瑟发抖,他的心理素质过硬,选择题全选的c,反正不会做,瞎蒙呗。

    张万邦虎着脸就要发飙,但还是忍住了,他教的学生在他眼皮底下瞎蒙c,他的复杂心情普通人难以体会。

    绕了几个来回,张万邦终于找到了让他略感欣慰的学生,数学课代表黄子坤。

    毕竟是数学课代表,黄子坤的答题速度较快,初步目测准确率较高,张万邦欣赏黄子坤,却也解不开一个千古难题,都是一个老师教的,学生与学生之间的差距咋这么大?到底是老师的问题,还是学生的问题?

    在这次随堂测试中,张万邦观察了不少学生,他故意站在学生们身后施压,锻炼学生的心理素质。

    其实也没什么惊喜,数学成绩好的学生依旧坚挺,数学成绩差的学生不进反退,两极分化趋势愈发明显,这不是张万邦想要看到的局面。

    张万邦当然希望目睹百花齐放、桃李满园的盛景,但他明白,难。

    时间过去了1个小时,高二(2)班的数学测试还在继续。

    算上两节课的课时和课间休息时间,这场随堂测试的考试时间是2个小时,和高考接轨。

    走着走着,张万邦路过了沈奇,他原本没有注意沈奇,然而沈奇的一个动作,让张万邦停下脚步。

    人家都在埋头紧张做题,唯独沈奇没有。

    沈奇以看报纸的姿势展开试卷,他在检查试卷,悠然自得。

    张万邦站到沈奇身后,进入观察模式。

    “abbcb……cdaca……”张万邦快速扫视沈奇的试卷,沈奇的选择题答案错落有致,abcd轮着来。

    这张卷子是张万邦亲自出的,他比任何人都了解这张试卷。

    张万邦惊奇的发现,沈奇的选择题貌似全对!

    沈奇将试卷翻到另一页,继续检查,这页全是解答题和证明题,密密麻麻写满了数学符号。

    张万邦以为眼前出现了幻觉,从概率上来说,选择题全部蒙对的概率是25%乘以25%乘以25%……一直乘到第10个25%,这是非常小的概率。

    连续蒙对10道选择的概率虽小,但从数学角度解释,是有可能发生的。而连续蒙对5道解答题和证明题,这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

    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在沈奇身上发生了。

    张万邦一眼就判断出,沈奇的五道解答题和证明题,全对!

    这才过去了1个小时,就连数学课代表黄子坤都没有做完全部题目,沈奇却完成全部答题,而且准确率高到离谱。

    这份卷子出自张万邦之手,难度颇高。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除了作弊,沈奇绝无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答卷,完美的答卷。”张万邦的内心中充满疑惑,他期待学生一鸣惊人,而沈奇的一鸣惊人来的太过突然,这超出了张万邦能够接受的合理范围。诚然,沈奇最近看上去比较努力,上课都在认真听讲,但一两个星期的时间不可能逆天,就算取得进步,也该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ok,检查完了,交卷。”沈奇早就发现张万邦在自己身后暗中观察,他将试卷摊开搁桌面上,起身离开教室,这算是交卷了。

    张万邦拿起沈奇的试卷,返回讲台细细审阅,当场批改。

    “选择题全对!”

    “填空题全对!”

    “解答题全对!”

    “证明题全对!”

    “150,满分!”

    张万邦批改完沈奇的试卷,结果让他震惊,沈奇考了个满分!

    数学考试平均成绩为67.5的沈奇,在4月份的一次数学随堂测试中拿到满分150。

    事出反常必有妖。

    沈奇作弊?

    这好像也不可能。

    他就在我眼皮底下答题,抄谁?

    而且其他学生都没完成答卷,要抄也是别人抄沈奇。

    提前搞到答案?

    这更加没可能,因为答案皆在我心中,我都没打印出来。

    张万邦陷入了沉思,种种客观迹象表明,沈奇没有作弊,沈奇考了满分,仅用时1个小时,快准狠。

    “这不科学!”张万邦无法解释这种异常现象,所以他只能尊重事实,难道是我教的好,化腐朽为神奇?

    张万邦连夜批改完高二(2)班的全部试卷,120以上的学生只有五人,这份卷子的确很难。

    排名第一的是沈奇,150。

    并且沈奇领先第二名黄子坤整整20分,黄子坤考了130。

    次日早上,高二(2)班教室,距上课还有一段时间。

    “喂,沈奇,昨天下午的数学考试,你很早就交卷了。”徐锐站在沈奇的课桌边和沈奇聊天。

    沈奇点点头:“是的呀。”

    “是个毛线,我就问你,你是不是和我一样,选择题全蒙的c,其他的全部空着没写?”

    “不是的呀,选择题我选的是abbcb、cdaca,其他题型我都写满了。”

    “沈奇你写满了,写的啥,九九乘法表?”徐锐曾经干过这事儿,有次数学考试,解答题他无从下笔,于是在答题处默写九九乘法表,他觉着只要写满试卷,多少能得几分辛苦分。最终张万邦给了他0分,并让他写深刻检讨在班上朗读。从今以后徐锐脚踏实地做人,不会做就空着不写,绝不默写九九乘法表。

    “徐锐,你觉得我会跟你一样逗比吗?”沈奇想起徐锐的逗比历史,笑了,确实很搞笑。

    笑完之后,沈奇说到:“我写的是,二角面a-pd-b的余弦值为负的根号3除以3,δ的估值为0.09,根据韦达定理可以证明直线p1p2过恒定点o。还有就是,a的取值范围为括号-1到1,c的方程为x平方加y除以2等于1。”

    “你说的是什么鬼?”徐锐一脸懵逼,但又隐隐约约觉得出事情了,沈奇在搞事情。

    “沈奇说的是正确答案,五道解答题和证明题的正确答案。”忽然有人插嘴,是数学课代表黄子坤。

    “what?黄子坤你开玩笑呢吧?”徐锐看看黄子坤,又瞅瞅沈奇,他显的难以置信:“所以沈奇全做对了,还提前1个小时交卷?”

    “前三道解答题、证明题,沈奇的答案和我一模一样。后面两题太难了,我也没把握,但我感觉沈奇的答案正确。”黄子坤对沈奇同样好奇,他问沈奇:“你最近是不是练过什么秘籍宝典,怎么忽然间就起飞了?”

    “我最近很努力的搞学习,上课认真听讲,回家大量刷题,我相信,天道酬勤。”沈奇对黄子坤说到。确实如此,我没有说谎,至于系统什么的,说了你们也不信。

    “沈奇你特么不是人!说好一起扑成狗,你却悄悄熬出头!”徐锐有种深深的失落,曾经立下誓言一起扑成狗的好兄弟沈奇,居然改头换面刻苦学习,这让徐锐迷失了方向,他认为沈奇背叛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