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409章 真能跑
    沈奇向跑协反映了医学部教职工选手赛前相互扎针灸的情况。

    跑协禁止参赛选手服用刺激性或功能性的药物,但允许针灸、火罐、刮痧等理疗调节性质的手段。

    理由是中华传统技艺的主要作用是激发人类内在潜能,并没有不公平外部因素的摄入。

    燕大跑协极具专业性,每年的首都马拉松由燕大跑协参与协助组织,他们铁面无私却又通情达理,他们的工作原则基于严密的规章制度及可合理解释的特殊情况。

    扎针灸就扎针灸吧,这种手段见效慢……沈奇看看时间,朝比赛区走去,途中遇到了历史系的教职工队伍,他们在做常规热身,无任何科技含量及传统技艺体现。

    哲学系的教职工选手全在闭目养神,难以揣测他们在想什么。

    歌剧研究院的几位教师选手在练嗓子,啊啊啊~哦哦哦,嗓音时而高亢,时而低沉,擅长美声的人肺活量估计挺强。

    沈奇转了一圈,和中心1队其余队员汇合,大家做热身,准备开跑。

    第二枪是教职工组,五十几位第一棒选手在出发线后待命。

    砰!

    燕大工会主席鸣响第二枪。

    沈奇数理研究中心1队的第一棒选手是萧俊龙,他的出发位置靠前,起跑后迅速抢到队伍前列。

    跑出去不到半圈,萧俊龙发现手腕上的多功能手表闪烁蓝色背景光。

    “红光停,蓝光冲,不发光就匀速跑。”萧俊龙谨记沈奇的战术布置,蓝光起,干到爆。

    冲锋信号亮起,萧俊龙加大步幅、加快步频,突突突跟小马达似的绕未名湖狂奔,跑过两圈后,他领先身后第二名二十米以上。

    手表的蓝光闪烁就一直没停过,萧俊龙全程高速冲刺,技惊四座,震撼了未名湖畔围观师生:“这位武大郎谁啊,冲这么猛?”

    “沈奇数理研究中心的人!”

    “太吊了,职业选手吧?”

    萧俊龙以较大优势跑完第一棒跑程,将带面罩的物院教职工、扎针灸的医学部教职工碾压到放弃追赶。

    萧俊龙交棒给周雨安,由周雨安进入第二棒跑程。

    交棒之后,萧俊龙瘫倒在地,爬都爬不动了。

    周雨安是他们队伍五位男选手中实力最弱的,他被沈奇安排在第二棒是出于战术考虑。

    周雨安清楚自己这一棒的职责,如果无法扩大或者保持第一棒的优势,那也不能被追赶对手缩小太多差距。

    跑啊跑啊,跑完第一圈,周雨安被追上十米。

    跑完第二圈,又被追上十米。

    周雨安这时几乎跑不动了,他就两千多米的水平。

    手表闪烁蓝色光,提醒周雨安该冲刺收割了。

    “收割你妹啊沈奇,我没力气了……”周雨安开始怀疑这块被沈奇改装过的手表,我有体力时不让我冲,现在身体被掏空,你告诉我该收割了?

    回头一瞅,周雨安发现紧跟身后的是一位女职工,医学部的。

    各队第一棒几乎全部安排的男选手,第二棒中出现了男女混搭的情况。

    “我不能输给女同胞啊!”周雨安强行冲刺,连滚带爬跑完第三圈,以极其微弱的优势领先医学部女职工,交棒给杨定天。

    杨定天这一棒是强棒,他接棒后以极其怪异的姿势起跑,面向身后的对手倒着跑,眼神忧郁中夹杂凌厉,纯真里添加复杂。

    身后对手吓了一跳,尼玛,还有这种操作?

    “呵。”杨定天哼了一声,观察完毕身后状况,遂转身正向跑。

    杨定天又瘦又高,他的步幅大有优势,一圈之后扩大了领先优势,沈奇数理研究中心1队仍旧处于第一位置。

    围观师生大跌眼镜:“去年刚成立的沈奇数理研究中心,黑马队伍呀!”

    杨定天这块表的设定相当稳定,全程不亮光,他就像牛顿运动定律中描述的那个物体,匀速滑行完成了全程。

    第四棒是桑甜,这位曾经的女作家毅力惊人,奈何实力有限。

    安排桑甜跑第四棒也是沈奇的无奈之举,至少桑甜比2队的两位女员工实力强一点点。

    这才第四棒跑程,沈奇2队已经被沈奇1队套圈了。

    桑甜咬着牙坚持跑,她在长跑中领悟了人生,当年要是再坚持几章不太监,没准早成神了。走上人生巅峰,有时就是差那么几步,那么几章。

    第四棒跑程中,体育教研部开始发力,这个部门的教职工全是体育老师。

    什么太阳能降风阻面罩、针灸刺激法,在体育老师面前都是纸老虎。

    一位男性体育老师超越了桑甜,抢到领跑位置。

    所有选手的交接棒都在出发点完成,沈奇1队尚未接棒的还有三位队员,沈奇、崔小艺、沙博士。

    眼瞅着桑甜跑不动了,她迈着艰难步伐朝交接棒处走来。沈奇大喊:“桑甜,加油,最后几步,跑完就成神!”

    桑甜终于完成了跑程,交棒给第五棒队友崔小艺。

    “小艺,冲!动起来!”沈奇做出冲锋手势,鼓舞崔小艺勇往直前。

    崔小艺接棒后奋勇奔跑,她个子矮,腿短,胸大,跑起来相当吃力。

    崔小艺是个不服输的姑娘,即便阻力再大,她也要完成任务。

    刷刷刷!

    一条条矫健身影从崔小艺身边刷过,她被人家不断超越。

    “气死我啦!”崔小艺怒吼一声,跑着跑着脱去比赛服t恤,随手扔在路边。

    比赛服里面还贴着件小背心,崔小艺胸太大,得裹两件才安全。

    此时此刻,局势危急,崔小艺不管那么多了,她抛去能抛去的负重,轻装上阵。

    围观群众疯狂了,刺激了:“沈奇1队的这位妹子,加油!加油!”

    太闹了,太躁了,前面的几位男性教职工选手回头一看,哎哟我去,这姑娘好凶猛啊。

    崔小艺疯狂追击前面的选手,前面的选手保持距离时不时观察身后的追兵情况。

    一直到崔小艺交棒,她的落后差距没有被扩大,也没有缩小。

    第六棒是沙博士,他的主攻方向是量子场论与量子力学,爱好特长是游泳。

    跑步并非沙博士的优势项目,但一口气能游三公里的人,在陆地上跑完三公里是ok的。

    “一个,两个,三个……九个,十个。”沈奇是他们队伍的最后一棒,他在出发点数数,前面有十位选手,沙博士排名第十一。

    沙博士交棒给沈奇,由沈奇发起最后的冲击。

    周雨安注意到,沈奇手腕上的这块表,在他还没接棒时就闪烁蓝光。

    “这表,非常古怪。”周雨安研究起自己的表,抬头再看,沈奇已消失不见。

    沈奇出发之后发足狂奔。

    刷刷刷!

    一圈之内,沈奇连超物院、化院、计院的三位男选手。

    燕大的物、化、计、数四院向来享有盛誉,他们在学术上引领潮流,在其他方面也不愿输于人。

    数院出身的沈奇秉承了这一传统,他在第二圈跑程中继续提升步频,再超三位选手。

    两圈跑完,沈奇连爆六人,排名从第十一上升到第五。

    “沈教授真特么能跑啊!”

    “沈奇1队的第一棒和最后一棒,具备职业水准!”

    “沈教授再爆三个!”

    围观师生为沈奇打call,他大概是教授中最能跑的一位。

    “沈主任,冲冲冲,动起来!”崔小艺蹦蹦跳跳在路边为沈奇加油,她今天算是出名了,威震未名湖。

    “沈老板,加……加油……”萧俊龙趴在草坪中为沈奇助威,他第一棒跑完后缓了好久还没缓过来,他今天也出名了。

    “加油。”杨定天站在未名湖边,面向湖水,背对赛道,以他的方式为沈奇加油,去年他就是在这里被沈奇领回中心的。今天他以独特的起跑姿势及含义深刻的眼神,使围观者印象深刻。

    “前五了,再刷几个!”沈奇记着数,目前排名第五,他之前设定的目标就是进入教职工队伍前五。

    刷!

    又刷一个,沈奇把经济学院的选手刷到后面去了,第四,还剩最后300米。

    排名前三的是体育教研部、哲学系、马克思主义学院。

    这个排名可以说是很诡异了。

    体育教研部是传统强部这属正常,传统弱旅哲学系和马克思主义学院爆种进入前三,令人意外。

    “再刷一个,马克思!”沈奇锁定前方三米远的马克思主义学院选手,前三,这个成绩可以接受。

    马克思主义学院的守关选手是一位年轻副教授,他感觉到了身后的冷风,正欲回头……刷!

    沈奇超越了马克思主义学院的守关选手。

    沈奇还剩最后50米跑程,强大的体育教研部守关选手已经冲线,体育教研部夺得了教职工组的冠军。

    沈奇唯一的执念是战胜哲学系。

    物、化、计、数四大学院全军覆灭,冠亚军队伍中总得有一支理工科代表队吧。

    攀科技的人赢不了研究唯心主义的人,这不科学啊。

    哲学系守关选手是一位研究佛学的讲师,他看也不看身后,只是淡淡一笑,张开双臂冲向终点线。

    沈奇用尽最后体力连跨几个大步,刷!

    最后五米,沈奇超越了佛学讲师,抢回来一个亚军。

    “靠,最后几米被超,这也太不科学了。”佛学讲师捶胸顿足,哲学系终究还是没能压制住攀科技的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