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定了?”沈奇拍拍杨定天的肩膀,表扬到:“你最近状态回勇,我很满意,走吧,先去吃顿好的,然后回中心,我跟你交流下后续的课题推进计划。”

    后续的计划是完成《缺陷拓扑学研究在凝聚态物质中的应用拓展》这个973项目的第二篇论文,沈奇说第二篇论文写完,这个项目就也就顺利完结了:“第二篇论文,定天你来主笔,我审核。”

    杨定天迟疑片刻后答到:“o……ok。”

    “o什么k?咋没底气呢?”

    “ok,我来主笔,沈主任你把关。”

    “这就对了嘛,我当博士研究生的时候,已开始主导课题项目,那个项目是黎曼猜想。你要有信心,你是最棒的。”

    “第二篇论文其实是个新课题,有一定难度,我尽力而为。”杨定天抱起他的橘猫,温柔的撸。

    橘猫一个劲的在杨定天大腿上蹭,瘙痒难耐。

    沈奇看出了端倪:“它没绝育吧?”

    杨定天摇摇头:“没。”

    沈奇建议:“还是给它切了吧。”

    “我们不能剥夺拉普拉斯的交配权。”杨定天不同意给猫做绝育手术。

    “喵!”橘猫叫了起来,它渴望交配。

    沈奇一巴掌呼向橘猫,呵斥到:“管你吃管你住,还得管你的交配,而你呢,为我们的973项目做出过任何一点有价值的贡献吗?”

    发情期的橘猫无所畏惧,它反手一爪子回击沈奇。

    沈奇再呼一巴掌:“切了,现在就切,我带你去宠物医院。”

    杨定天劝阻到:“别这样沈主任,我来负责拉普拉斯的配种,我们应该遵循自然规律,让雄猫和雌猫完成后代繁衍。猫,一年才发几次情,而人,每天都在发情。”

    “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沈奇无法辩驳这个自然规律,遂让杨定天自行安排橘猫的繁衍事宜。

    有些人呐,确实每天都在发情。

    萧俊龙修改完他的数学论文后,天天跑出去跟妹子约会,一个礼拜没来过中心了。

    沈奇定的规矩就是这样,完成了学术业绩,你们爱干嘛干嘛。

    盘点了一下学霸积分,结余不到3000万点,而沈奇数学升15级,在满足系统设定条件的前提下,需要6000万点学霸积分。

    物理升14级,也需要2000万点学霸积分。

    “得刷点成就,攒积分了。”沈奇刷成就的速度已不算慢,五年多的时间攻克数个数学难题,获得十项数学大奖以及各种名誉头衔,发表8篇四大数学期刊论文,出了本数学专著,物理方面也发了三篇prl,以及一篇《科学》。

    因为沈奇从事的工作的性质,研究成果的产出有其周期性,他一年出两三个重大研究成果,这在学术界属于火箭般的速度,多少专家学者几年才能出一个研究成果。

    事到如今,需要5000多万点学霸积分来升级,沈奇只能选择干苦力,刷文章吧,刷数量,刷那些if值高的期刊。

    《科学》、《自然》是不错的选择,它们都是周刊,发文速度快,if值高。

    写《科学》、《自然》的文章,沈奇需要改变风格,以科普为主,不写太深奥的理论。

    普通的科普文章也难被《科学》、《自然》收录,沈奇需要科普出质量,科普出高水平。

    为此,沈奇前往南港理工大学,开始筹备他回国后的第一篇科普文章。

    南港理工大学拥有华南地区最先进的天文观测及数据处理设备,沈奇还挂着南港理工大学的特聘物理教授头衔,他的选题是……黑洞。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听说过黎曼猜想、霍奇猜想,凝聚态物理中的那些机理规则,再怎么科普化,多数普通读者也看不明白、不感兴趣。

    而黑洞,是一个人人皆知,却一知半解的存在。

    很顺利的,沈奇进入了南港理工大学天文观测站。

    站长卢教授接待了沈奇,询问沈奇需要什么。

    沈奇说到:“我需要咱们站关于黑洞质量、红移、x射线光度、射电光度的数据样本,如果有可能,我想在您的指导下,亲自操作一次咱们站的射电望远镜。”

    卢教授点点头:“可以,那么我想了解的是,沈教授是想推进什么课题?”

    “写一篇关于黑洞的科普文章,大概会建立一个新的黑洞活动的基本面关系式,又或者是黑洞熵的修正,诸如此类吧。”沈奇说到。

    卢教授一听此言,连连摆手:“那咱们站的数据样本量不够啊,你得去找国家天文台,或者nasa。”

    “不用麻烦国家天文台和nasa了,这个项目属于我的小嗜好,独立研究,不必惊动国家和美国科学界。科普文章而已,咱们站的存货足够了,我又不是做专业的天文学研究。”

    “沈教授,你都黑洞熵了,这还不够专业?”

    “这个领域是很专业的,我尽量写的通俗化一些,老卢,帮个忙啦。”

    “沈教授,你这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地球上还有你不懂的学问吗?”卢教授领着沈奇进入一间实验室,先看数据。

    “当然有,多着呢。”沈奇看到数据后迅速进入工作状态。

    人眼观测不到黑洞,因为光都被黑洞吞噬了。

    黑洞被物理学家认为是一种特殊的天体,人类通过射电信号及x射线信号采集黑洞的数据。

    南港理工大学天文观测站这么多年以来,一共采集到255个rlq数据样本。沈奇一边看数据一边说:“一位美国著名物理学家通过数学计算得出结论,根本就不存在黑洞,这篇文章发表在prl上,当时震惊了物理界。”

    卢教授记忆犹新:“是的,我也震惊了,当年我刚参加工作。”

    沈奇又说:“不久之后,霍金打了这位美国物理学家的脸,霍金同样是通过理论计算,证明了黑洞的存在。”

    卢教授点点头:“霍金是对的,黑洞是存在的。”

    沈奇陷入沉思:“霍金和美国著名物理学家的交锋属于数学物理公式和模型的交锋,可问题是,他俩都没见过真正的黑洞。”

    卢教授反问:“敢问地球人,有人见过黑洞吗?”

    “射电信号只能描述现象而无法揭示本质,那么黑洞内部的运行机制到底是怎样的?”沈奇问到。

    “沈教授,你是为这而来,小嗜好?”卢教授总觉得沈奇神神叨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