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412章 形势喜人
    “我就是跟卢教授您交流交流,这些样本数据给一份我吧,谢谢了。”

    沈奇拿到数据后,在卢教授的指导下,操作射电望远镜捕捉银河系ngc3115和ngc4258的射电信号。

    ngc3115和ngc4258的质量分别为太阳的20亿倍和3600万倍,它们最早被哈勃望远镜发现,是银河系内著名的黑洞。

    天文工作者刚接触射电望远镜时,都会拿这个两个黑洞练练手。

    射电信号描述了人眼无法看到的事实,合成孔径成像所显示的黑洞和科幻片中的黑洞截然不同。

    ngc4258在地球上的成像是一团黑乎乎的乌云,其脉泽源的轨道速度作为运动中心距离半径的函数是已知的,包围黑洞的圆盘有些扭曲。

    “科幻片里的黑洞都是艺术化处理,而天文学家眼中的黑洞是一堆数据。”沈奇完成操作,和卢教授告辞,带着数据回燕大了。

    有了数据,就可以编写科普性文章。

    “从20世纪70年代科学家提出黑洞视界和它的熵成正比之后,黑洞热力学的研究取得了很大进展,但对于黑洞熵的起源问题还不清楚。”

    “为此人们提出了各种求黑洞熵的方法,比如布里克-沃尔方法及之后改进的薄层模型,弦理论和单圈量子引力理论等。”

    “对于黑洞熵的研究,必须考虑到黑洞的量子效应,即当黑洞吸收和辐射粒子时须考虑海森堡不确定原则。”

    “关键的问题是,在黑洞这种强引力场中必须对原本的海森堡不确定原则进行修正,本文在大量观测数据的基础上,修正如下……”

    经过计算,沈奇推导出黑洞熵的一个修正式:se=(1+2α^2lp^2β^2/l^2+8q^β^2/πl^2)s+α^2lp^2π/4lns……

    最终结论是,本文中的黑洞熵修正式适用于大尺度的理论,与弦理论得到的很多结论保持一致。

    相比于gup(广义不确定关系),本文的黑洞熵修正式适用范围更大,对于拥有单视界及非极端内视界的黑洞均有效,并可对复杂时空的黑洞熵进行修正,这为我们更进一步了解黑洞内部运行机制带来一些可供参考的依据。

    “挺科普的,大部分读者应该能看懂。”沈奇写完这篇黑洞科普文章,喊杨定天来主任办公室:“定天,你本科专业是天文学,我写的这篇文章,你能看懂吗?”

    杨定天看了半个小时,点点头说到:“能看懂个七七八八。”

    “好的,你去忙吧。”沈奇心中有数,然后修改这篇黑洞文章。

    本科是天文专业的学霸杨定天只能看懂七七八八,那不行,还是太深奥了。

    沈奇简化数学物理推导计算过程,增加文字性描述的科普内容,再给杨定天看了一遍。

    这次杨定天全明白了:“所以沈教授是支持弦理论的。”

    “当然支持,弦理论的大佬是我的物理导师。”

    “威腾是你导师?”

    “是的,所以威腾是你祖师爷。”

    “这太让我振奋了。”杨定天发现自己原来师出名门,威腾、沈奇比他之前的硕士生导师常教授牛逼了不止一条街。

    沈奇将这篇黑洞熵的文章投去《科学》,没过多久,《科学》刊登了这篇文章。

    系统:“新成就!宿主在《科学》上发表物理论文一篇,基础奖励5万点学霸积分,乘以该期刊if值41.346,最终奖励2067300点学霸积分。结余29893918点学霸积分,请宿主确认。”

    可以,这很《科学》,沈奇以短平快的方式刷了篇《科学》论文,收获两百多万学霸积分。

    再接再厉,通过不同的数学处理方式,沈奇又完成了一篇黑洞相关的科普文章。

    “黑洞吸积及喷流的形成被认为是尺度不变的,黑洞吸积的基本面关系可以由黑洞质量、射电/x射线光度组成的经验公式来表达。”

    “在南港理工大学天文观测站的支持下,通过大量观测数据,本文计算得到一个新的黑洞活动基本面关系表达式:dl(z)=c/h0(1+z)∫[ΩΛ+Ω1+z’)^3]^-1/2dz……”

    “研究结果进一步证明了由x射线/射电光度与质量所组成的黑洞基本面关系式具有高度统一性,为我们对黑洞的后续研究带来一些新的思路。”

    沈奇将第二篇黑洞文章投稿给《科学》,此时距第一篇黑洞文章发表过去了不到一个月。

    《科学》编辑部高度重视沈奇在短时间内接连投稿的情况,他们安排一位经验丰富的编辑直接与沈奇联络,这位编辑啥也不用干,就负责和沈奇沟通交流。

    这位名叫克莱顿的编辑通过邮件和沈奇取得联系:“沈教授,今后你给《科学》投稿,不用通过投稿系统,直接发给我就行了。实际上你已经在《科学》上发表了两篇文章,一篇是地震模型,另一篇是刚被收录的黑洞熵。我在昨天又收到你的一篇文章,同样是和黑洞相关,所以沈教授打算写一部黑洞系列?”

    沈奇回复到:“亲爱的克莱顿先生,我的黑洞系列一共有两篇文章,之后还将陆续撰写其他系列,以尽到一名科普物理学家的职责。感谢你的支持。”

    一周之后,沈奇的黑洞系列第二篇文章《新的黑洞活动面基本表达式》刊登在《科学》上。

    即便沈奇再能编,同一版数据他最多写出两篇不同的科普论文,两篇黑洞文章一共带来4134600点学霸积分的收入。

    沈奇在短时间内连发《科学》文章,并且发的都是和天体物理、宇宙学相关的文章,再具体一点,两篇文章都和黑洞相关。

    这引起学术界的关注了,沈奇到底想干嘛?

    973项目主管领导找到沈奇,询问到:“沈教授,你不是在集中精力攻克凝聚态物理项目吗?怎么最近对黑洞如此关心?”

    沈奇解释到:“领导,973的凝聚态物理项目我没停,并且进展顺利。我发的两篇黑洞文章属于科普性质,我自筹资金来搞定,不会占用973项目的任何资源。”

    领导就是问问,也没说什么,毕竟连发《科学》文章是不错的科研业绩。

    与此同时,萧俊龙的《莫兰集的研究》发表在《伦敦数学会杂志》上,这份期刊是数学界比较出名的一家,知名度仅次于四大期刊。

    沈奇数理研究中心在本年度前两个季度的形势喜人,数学、物理双线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