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413章 你是我师傅
    沈奇一边搞科普,一边和杨定天一起推进973项目凝聚态物理的第二个课题。

    经过近半年的研究、验证、调研,国际理论物理中心建议,将沈奇的第一篇凝聚态物理论文《一类化合物的无序-有序相变规则及基本方程》中的无序-有序相变规则命名为“沈奇规则”,对应的基本数学物理方程∫+∞-∞dux/dx/x-ζdζ=(1-v)b/2asin4πux/b,命名为“沈奇方程”。

    ictp向沈奇发来邀请函:

    “沈奇先生,鉴于你在凝聚态物理、复杂性、地球固体物理学、天体物理等领域做出的贡献,ictp提名你为卡斯特勒奖候选人,并邀请你参加今年7月在ictp举行的卡斯特勒奖颁奖仪式,望出席。”

    卡斯特勒奖成立于1982年,以法国物理学家阿尔弗雷德-卡斯特勒的姓氏命名,是国际物理界的一项大奖,每两年颁发一次,由ictp组织评选。此奖授予发展中国家的国民,并在本国生活和工作,年龄不超过40岁。

    终于有国际物理组织给沈奇颁奖了,沈奇接受了ictp的邀请。

    又过几天,i给沈奇发来邀请函:

    “沈奇先生,鉴于你在黎曼猜想、哥德巴赫猜想、霍奇猜想、slw体系、沈氏双生匹配法、沃什猜想、巴拿赫空间中的穆勒-沈定理/沈氏近迫定理等领域作出的无与伦比贡献,i决定授予你陈省身奖,并邀请你出席今年8月举行的国际数学家大会,望出席。”

    好事成双。

    今年是菲奖年,本年度的菲尔兹奖会在四年一次的国际数学家大会上颁出。

    这四年以来,沈奇在数学上取得了新的重大研究成果,建立了slw体系并证明霍奇猜想。

    但i还是没有破例再次将沈奇列为菲奖候选者,i提名沈奇为陈省身奖候选人。

    陈省身奖和陈省身数学奖是两个不同的奖项,前者由i颁发,后者由中华数学会颁发。

    沈奇在普林斯顿读书时已经获得陈省身数学奖,而i颁发的陈省身奖属于终身成就奖的性质。

    一位数学家一辈子只能领取一次菲奖,关于这个原则i表态了,绝对要坚持下去,一百年不动摇。

    沈奇在上一次菲奖之后又证明了霍奇猜想,i也是没什么奖拿得出手发给沈奇,想来想去只能破另一个例,提名沈奇为陈省身奖的候选人。

    陈省身奖通常只发给已经退休或者快要退休的老大爷,而沈奇今年26岁。

    沈奇接受了i的邀请,他将出席今年8月的国际数学家大会。

    卡斯特勒奖颁奖地点在意大利城市的里雅斯特,今年国际数学家大会举办地在俄罗斯圣彼得堡,一个7月底,一个8月初,沈奇提前做好计划,7月底8月初去趟欧洲,两个奖一起带回来。

    距欧洲之行还有近两个月的时间,此时正值燕大的考试季、答辩季。

    数院出身的沈奇受邀担当答辩官,他将参加数院的一场本科生答辩、一场博士答辩。

    五篇本科生论文和两篇博士论文提前送到沈奇手中,沈奇先看本科生论文,其中一篇论文看过之后他气的拍桌子:“态度极其不端正,燕大怎么还有这种学生?”

    两篇博士论文写的还可以,其中一位作者是沈奇的老朋友,他的本科同学李真强。

    6月初,燕大数院本科生毕业答辩进行中。

    今天上午,数学系五位大四学生轮番进入答辩会议室,陈述他们的本科毕业论文,并回答老师的提问。

    前四位本科生表现的还可以,论文写的马马虎虎,没什么亮点,也没致命的疏漏。

    沈奇的评价是,你们写了一篇勉强符合燕大数院本科毕业标准的数学论文,我个人同意你们本科毕业,祝你们拥有锦绣前程。

    第五位本科毕业生进场,是位烫着时髦发型的男生。

    男生进门后先鞠躬,礼数非常到位:“沈教授好,鲁院长好,孙主任好!”

    男生挺懂事,事前也做了功课,三位答辩官的级别他摸查的很清楚。

    沈奇是燕大正庭教授,这个教席同一时间只授予一人,同时沈奇兼任沈奇数理研究中心主任,这个中心与数院平级,所以沈奇的级别不会低于数院院长。

    鲁国珍是数院副院长,孙二雄是教研室主任,所以男生跟答辩官打招呼的排名是正确的,从高到低依次是沈教授、鲁院长、孙主任。

    数院相当重视本科生答辩,三位答辩官都是业内有头有脸的人物,主答辩官鲁国珍说到:“何宇明同学,请开始你的陈述。”

    “好的。”这位叫何宇明的男生开始陈述,他神态自若口若悬河:“我是数学系大四学生何宇明,我的毕业论文是《关于函数空间的超连续性》,超连续性的概念于上世纪80年代首次提出,我选题的核心思路是,证明连续函数为态射的超连续格范畴是卡特塞安闭范畴……”

    何宇明一口气陈述了十来分钟,极其顺畅,他的口才和表达能力十分出色:“我的陈述完毕,请三位老师批评指正。”

    “何宇明同学,你的毕业论文我们事先看过了,这篇论文对于本科生来说是很难的,在函数空间的基础上加入了拓扑学研究,你的论文已经达到了研究生的水准,这是你自己写的吗?”孙二雄问到,看上去有所质疑。

    何宇明坚定的答到:“当然,这篇毕业论文是我独立完成的,为此我查询了大量文献,并经常和导师钱教授深入交流,在他的指导下,我完成了这篇论文。”

    “老钱我很熟的,他作为访问学者,今年春节之后去了英国曼大,要在那里呆一到两年,春节到现在,钱教授都不在国内,你是怎样和他深入交流的?”鲁国珍眼神犀利的追问。

    何宇明非常自信的予以解释:“这个课题起草于大四上,实际上我在大三升大四的那个暑假,心中就有了雏形,钱教授今年2月去曼大访问交流,去年下半年,我得到了钱教授的指点,茅塞顿开灵感如泉涌,后面的工作就是按部就班了,根据成熟的推导逻辑完成论文。”

    孙二雄当场翻阅一些资料,不露声色的说到:“何宇明同学,你在大一挂过高代,还挂了两次。我当教研室主任之前就是教高代的,同学,你连最基础的数学系入门课程都挂了两次,让我怎敢相信你能完成等同于数学研究生水平的论文设计?”

    “大一我确实很学渣,贪玩去了,不仅高代挂科,数分也挂了。”何宇明供认不讳。

    “哦?是吗?我当教研室主任和副院长之前,就是教数分的。”鲁国珍翻了翻资料,哟呵,这小子还真过挂数分。

    高代也挂,数分也挂,解几考了61分刚刚及格,这位同学以前就是个学渣。

    面对答辩官的质疑,何宇明挺直脊梁高声说到:“但我底子好,我高考数学满分,大二之后我改过自新,重新找回高考时的神勇状态和积极进取心,所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我不是在这里自卖自夸,我始终坚信,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何宇明朗朗乾坤一身正气,他的临场陈述和答辩是今天上午所有本科生中最有感染力的。

    鲁国珍、孙二雄对视一眼,不再言语。

    这时,一直没开口的沈奇笑了笑:“同学,我离开燕大好多年,也不是太清楚你的既往学业经历,我只能从专业角度出发进行评价,我问你一个问题哈,最早提出超连续性概念的数学家是谁?”

    “是英国数学家劳森,我在论文中提到了这点,并引用了劳森的一些理论。”何宇明对答如流,他对自己的论文十分熟悉,可以看出他是花了心思的。

    “劳森之前呢?”沈奇保持微笑继续询问。

    何宇明的身子微微抖动了一下,随即恢复常态:“没有了,最早就是劳森。”

    沈奇轻轻敲击桌面:“是吗,但据我所知,劳森发表于1981年的那篇超连续性论文,其中的第11条引用,来自一位德国数学家,当然了,最早形成体系化理论这个成就属于劳森,然而我们不能忽略那位德国数学家做出的贡献,这位德国数学家叫穆勒,是我读研时的导师。”

    “这……”何宇明一时语塞,这是他今天第一次卡壳。

    “哦?”鲁国珍和孙二雄也挺意外,日理万机的他们没关注过1981年的一篇论文中的一条引用。

    啪!

    沈奇拿起何宇明的论文猛拍桌面:“何宇明同学,你牛,你最牛,连续函数为态射的超连续格范畴是卡特塞安闭范畴原来是你证明的,我得管你叫声师傅。何老师,请坐,请上座!”

    “我……我我……”刚才万分自信的何宇明瞬间吓尿,不知是真尿还是汗水,反正裤子湿了。

    “你什么你,你把我导师穆勒的研究成果抄了一遍,穆勒那篇发表于1980年的论文是用德文写的,没刊登在英文期刊上,当时就没引起什么关注,这么多年过去了早被人遗忘,人们只记得功成名就的劳森,谁管那些默默打基础的数学工作者?何宇明同学你很博学嘛,还懂德语。”沈奇说出了真相,他也不可能记得全世界所有数学文章的所有引用。何宇明正好撞枪口上了,他了抄沈奇德国导师的早期研究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