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真强已经领证、即将摆喜酒的消息在沈奇他们本科班圈子迅速传播。

    沈奇他们班三十几个男生,一位女生。

    班花被班长泡到手了,泡了七八年还没领证结婚。

    研究表明,女孩子在25到30岁之间天天都想结婚,过了30岁则对结婚的渴望没那么强烈。

    欧叶比沈奇小几个月,处女座,即将满26周岁。

    得知李真强领证了,欧叶顺着这个话题说到:“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泡妞,都是耍流氓。”

    沈奇一边翻物理杂志一边说:“今年结婚。”

    欧叶又不高兴了:“随心所欲,你想什么时候结,就什么时候结?”

    沈奇合上杂志:“那不结了。”

    欧叶:“不结拉倒。”

    这女人没法伺候了,沈奇换衣服,准备出门。

    欧叶摸出药瓶,死死盯着沈奇。

    “你能创新一下吗,每次闹别扭都这样。”沈奇对欧叶这招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他拿上车钥匙,说要出去参加一场轰趴。

    欧叶磕了两颗药,然后笑了起来,穿上她最漂亮的衣服和鞋子,戴上耳环、项链,挎一个超级拉风的包包。

    沈奇不露声色的问到:“欧叶,你干嘛,打扮的这么风骚。”

    “轰趴,我也有约。”欧叶说到。

    沈奇问到:“较真是吧?”

    欧叶夺过沈奇手中的车钥匙:“这是我爸的车,你自己打车去轰趴。”

    “欧叶,你这样就没意思了,难道我沈奇买不起车?”沈奇和欧叶偶尔会拌几句嘴,但这次沈奇发现,欧叶貌似是玩真的。

    “买呗,拜拜。”欧叶出门,坐电梯下楼。

    沈奇跑楼梯,比电梯下行的速度更快,他突突突狂奔到地库,藏匿在一辆v后面暗中观察。

    欧叶出现,她上车,这是她爸的车,京牌。欧叶点火启动车子,离开地库,消失在沈奇的视线中。

    “欧叶,长能耐了啊,一言不合就轰趴。”沈奇的轰趴是现编的,欧叶的轰趴看来早有预谋。

    沈奇在小区便利店买了几支易拉罐啤酒,坐楼底下喝酒,不想回家,一个人在家好没意思的。

    左等右等,又去买了几支啤酒凑齐一打,沈奇回家,发现欧叶还没回。

    完了完了,女票生气了,她真的跑出去浪了。

    沈奇给欧叶打电话,不接。

    再打,还是不接。

    继续打,接通了:“喂,沈奇啊,你今天过来吗?”

    “叶阿姨?”沈奇感到意外,这是欧叶她老妈的声音。

    叶阿姨:“明天我生日,欧叶回家给我庆生。”

    沈奇从手机中听到动感的音乐声,欧叶真去轰趴了,回她娘家开轰趴。

    “叶阿姨,我手头有个项目刚做完,我马上过来,你的生日我必须在场啊,过了今夜0点就没诚意了。”沈奇说的很真诚,叶阿姨对他非常好,叶阿姨过生日那得去贺一贺。

    从首都开车去欧叶家不远,可沈奇没车,家里就一辆车子被欧叶开走了。

    这难不倒沈奇,他给鲁国珍打电话:“鲁院长,你的君越借我开……算了,没事,我喝多了,不能开车。”

    酒驾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沈奇不能干违法的事情。

    沈奇这么大个人物,打车、坐动车、坐长途大巴去欧叶家,也不符合他的身份呀。

    坐直升飞机最合适了,又有面子又快捷,沈奇还真有这方面的资源,但他不想因为私事惊动国家。

    沈奇给于磊打电话:“你是水木的副教授,应该有车吧?”

    于磊:“你是指的公务车还是私家车?”

    沈奇:“私家车,帮我办点私事。”

    于磊:“我刚按揭买一辆奥迪a5,还在磨合期。”

    沈奇:“a5凑合着用了,你开车来我家接我,然后送我去欧叶家。”

    于磊问到:“现在?”

    沈奇:“是的,就现在。”

    等待于磊的空隙时间,沈奇去小区附近的珠宝店买了一枚钻戒和一条铂金钻项链。

    于磊不久后接到沈奇,开车驶离首都。

    人都需要朋友和兄弟,关键时刻不废话,直接开车送你去外地的兄弟是好兄弟。

    于磊按照导航指示驾车来到欧叶家别墅门口。

    “小欧姐住这么大一房子?”于磊终于明白了,为人低调的小欧姐是富家女。

    “下车,跟我一起进去。”沈奇对着化妆镜,整理衣服和发型。

    于磊说到:“小奇哥,我就一司机,是外人,就不必进去了吧?”

    沈奇催促到:“什么司机?你是欧叶的普林斯顿师弟,是外人吗?你现在的身份是水木副教授,我会让水木副教授在门口蹲着叫外卖?最关键的是,进去之后会有一场恶战,你负责给我摆平欧叶他爸,在酒桌上。”

    于磊熄火,问到:“一路上我光顾着开车,也不好意思问,马上就要迎来恶战,小奇哥你给我交个底,是不是和小欧姐闹矛盾了?”

    “闹矛盾很正常,哄一哄就好了。”沈奇和于磊下车,朝欧家别墅走去。

    这小区管理严格,来访者进来之前,保安会跟被拜访的户主确认。

    保安这么一问,欧家都知道沈奇来了。

    欧家大门洞开,在门口迎接的是老欧。

    “欧叔叔好。”沈奇跟老欧打招呼,并介绍于磊:“这位是水木大学于磊于教授,我曾经的队友,欧叶的师弟。”

    “欧叔叔好!”于磊挺机灵。

    “于教授你好。”老欧一看于磊这么年轻就当教授了,还是水木大学的教授,对于磊很客气。

    “工作挺忙?”老欧转而问沈奇。

    “忙完了,过来给叶阿姨贺一贺。”

    “进来吧。”老欧领着沈奇和于磊进入室内。

    一楼客厅张灯结彩,蛋糕,香槟,水果,气球,彩带,喜气洋洋。

    客厅内有不少人,老人,中年人,男人,女人,孩子,唯独没发现欧叶。

    这派对相当热闹,沈奇快速观察环境,这么多人聚集于此,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叶阿姨走到沈奇面前,热情说到:“欢迎你沈奇,你能来我很高兴,这位是?”

    于磊适应环境后作自我介绍:“阿姨你好,我叫于磊,在水木大学数学系担任副教授,是小欧姐的师弟,是沈教授的学生。”

    “燕大、水木的知名学者同时莅临,我们家蓬荜生辉,欢迎你,于教授。”叶阿姨是位好客的女主人,言行举止大方得体。

    叶阿姨请沈奇、于磊入座,并介绍家里的来宾:“这二位是我父母,这位是我大哥,以及二哥、三姐、五弟和妹妹,这是我的侄子、侄女、外甥、外甥女。”

    “你好,你好,你们好。”沈奇一一记住叶阿姨的各种亲戚,叶家是个大家族,排行老四的叶阿姨俨然是家族核心成员,她过生日全家都来轰趴。

    “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科学家沈奇。”叶阿姨向她的一大家子亲戚介绍沈奇。

    “沈奇,有两下子。”叶阿姨她爸满头银发,却是精神矍铄,自带几分威严。

    这老头一看就是当过领导的人物,而且级别不低,高级干部的自我修养体现在他们日常的气质中,跟小领导有种微妙的区别。

    沈奇坐直身子不卑不亢的回应:“叶老,我这两下子不算什么,忠于党,为国家和人民服务,是我们科研工作者的使命。”

    老头挺满意,他喝口茶,不再言语,时不时观察沈奇两眼。

    然后由叶阿姨她母亲跟沈奇交谈,这是位慈祥的老妇人:“孩子,你可了不起了,拿了那么多科学大奖,解决重要的科学难题,为国争光,为民族争气,为世界科学文明进步做出贡献,好样的。”

    能培养出叶阿姨这种人的老头老太太,那不是普通的老头老太太,普通老太太没这种讲话水平。

    旁观者于磊看出来了,小欧姐她们家有钱有势有背景,惹不起啊。那么小奇哥把小欧姐气回家了,这形势很严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