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417章 友好交流(求月票推荐票)
    回到燕大,沈奇重新投入紧张有序的科研工作中。

    欧叶跟沈奇一起回国的,快一年了,她终于找到了科研状态,准备做一个有价值的数学课题。

    去欧洲领奖之前,沈奇召集中心全体一线科研人员,开了一次年中总结会。

    沈奇满意中心在上半年取得的科研业绩,中心产出四项重要的科研成果,其中物理方面发表prl论文一篇,《科学》论文两篇,数学方面由萧俊龙发表高质量论文一篇。

    剩下六位数学研究员虽然暂未发表研究成果,但他们的课题项目都在推进中。

    沈奇预计,中心下半年将迎来全面爆发,望各位同仁精诚团结,共创辉煌。

    沈奇最重视的是他安排杨定天跟进的973物理项目,在项目推进过程中,杨定天遇到了一些难题。

    “沈教授,这个项目的第一篇论文已经发表,并得到了物理界的认可,现在我们正在干的工作,难就难在对非晶合金的研究上。”杨定天干不下去了,愁啊,苦恼啊,束手无策。

    非晶合金即金属玻璃,是一类特殊的由基本化学元素组成的非晶态物质,它的微观组织结构非常奇特,展现出了不同于传统材料的特殊物性,成为高性能材料应用领域的重要一员,是国防、航天航空、能源、信息等领域的宠儿。

    这些领域是一个国家的命脉,谁能玩的高精尖,谁将在国际上占据优势。

    沈奇在美国时见过一份资料,是美国darpa的战略计划书。

    darpa即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沈奇之前一直以为darpa是美国的官方战忽局,他亲眼看到那份战略计划书后,改变了对darpa的看法,darpa其实是一个相当牛逼的战略规划机构,技术性、专业性都很强。

    沈奇掌握的信息是,美军已将非晶合金作为新一代航母甲板涂层进行重点研发。

    他看到的不仅仅是一份战略规划,还有一些技术细节。

    沈奇一直很关注美军福特号航母,据说福特号涂装了一种新型非晶合金材料制成的涂层,其摩擦系数、耐磨性、抗冲击性、耐腐蚀性、防滑性能远高于世界上其他航母。

    可惜的是,沈奇只能偷瞄不敢明取,他知道美军很重视这类非晶合金材料的研究。

    沈奇说到:“那天非常巧合,我正好有点事情跟普林斯顿一位物理教授切磋技术问题,偷瞄到一份美军的资料,我估摸着美军福特号的涂层技术也是瞎蒙的,我们一定能做的更好。”

    “沈教授,关于技术上的方向,我很苦恼。”

    “我总结非晶合金的现状是,有应用,无理论。由于非晶合金的结构无序性,相应的理论模型也不完善,当前非晶合金研究的核心问题是,如何建立以微观特征或结构为基础的基本理论框架,从而准确描述非晶合金物性的微观机理。航母涂层只是其应用中的一小部分,理论一旦成熟了,覆盖面更广、技术更深的应用将规模化产生。”沈奇在办公室内走来走去,凝眉思索。

    走到黑板前,沈奇写了一些信息:

    “首先还是要解决理论问题,我能想到的是四个步骤。”

    “第一,找到合适参量。第二,建立各类不均匀参量之间的准确关系。第三,建立有效的、精确的实验和模拟之间的桥梁。第四,找到统一的参量来描述非晶合金的不均匀性特征,并最终建立基于不均匀性特征的微观物质-物性理论框架。”

    “记住没有?记住了我就擦掉。”沈奇拿黑板擦,擦掉黑板上的信息,说到:“我告诉你一个方向,先找参量,具体的实验操作需要借助磁控溅射设备,我们中心就有,你花点心思,好好琢磨,你可以做到的。”

    指导完了杨定天,沈奇收拾行囊,飞往欧洲。

    意大利城市的里雅斯特濒临地中海,沈奇是第二次来到这里,上一次是几年前领取拉马努金奖时。

    ictp的全称是国际理论物理中心,这个机构也设置数学部门,拉马努金奖就是ictp颁发的。

    沈奇跟ictp打过交道,一回生二回熟。

    ictp向沈奇颁发卡斯特勒奖章,以及奖金一千美元。

    一千美元的奖金,或许是世界范围内奖励额度最低的科学奖项。

    沈奇每个月领取的国家补贴、学校补贴都不止一千美元。

    礼轻情意重,钱不钱的是小事,成就最重要,卡斯特勒奖毕竟是物理界的一个重要奖项。

    ictp正式宣布:“即日起,凝聚态物理学中的沈奇相变规则和沈奇方程生效,感谢沈奇先生为物理学做出的贡献。”

    系统:“新成就!宿主获得物理奖项卡斯特勒奖,奖励80万点学霸积分。”

    “以宿主名字命名的两条物理规则/方程生效,奖励160万点学霸积分。”

    沈奇在颁奖仪式结束后做了一个简单的物理报告,主要说了说他后续的研究方向。

    在意大利逗留了几日,沈奇和该国的著名物理学家、数学家进行了友好交流。

    文艺复兴时期,以及中世纪之前的几百年上千年,意大利的科研实力挺强的,出了很多杰出科学家。

    随着国家经济的不景气,如今的意大利科研水平提升缓慢,足球水平不升反降,没钱啥都玩不转。

    沈奇应邀参观了意大利排名第一的国立综合型研究大学,博洛尼亚大学。

    博洛尼亚大学全球排名150多位,还不如燕大排名高。

    实际上燕大的最新排名挺高的,全球第29位,进入了30强。

    博洛尼亚大学的排名介于南大和武大之间,这家大学的某些专业比较有名,比如物理学、考古学、法学,实力还是不错的,至少全欧排的上号。

    博洛尼亚大学的数学专业太渣了,这是沈奇实地考察后得出的结论。

    这些意大利人性子慢,注重享受生活,没有咖啡和葡萄酒无法干活,咖啡一喝就是一下午,喝完咖啡接着喝葡萄酒。

    博洛尼亚大学的一个偏微分方程课题,一个课题组研究了七年,至今没出成果。

    沈奇跟课题组组长说:“你们没必要出成果了,费加利教授的团队去年已经解决了这类问题。”

    这类问题是周雨安搞定的,这是他的博士课题项目,费加利是周雨安的博导。

    博洛尼亚大学的数学系主任提出请求,想通过沈奇的关系,和燕大数学系建立长期的友好交流机制。

    “这个没问题,意中友谊是当今欧中关系发展的重要环节,我回去后会操作这个事情。”沈奇以学术为桥梁,推进意中关系朝健康和谐的方向发展。

    中国驻意大使馆高度赞扬了沈奇以学位道的和平使者形象。

    时代变了,现在一些洋和尚在某些科学领域,是真心的向中国和尚请教该如何念经。

    结束了在博洛尼亚的友好访问,沈奇于当地时间8月1号上午从米兰机场出发,乘坐飞机前往俄罗斯圣彼得堡,准备去参加国际数学家大会。

    也是巧了,飞机头等舱中,沈奇发现隔壁的老兄是一位熟人,阿莱西奥-费加利教授。

    费加利是意大利人,但他的性格不像意大利人,他产出数学成果的速度很快,他的团队一年发表十篇以上的高质量数学论文或其他类型的数学作品。

    “阿莱西奥,这次的菲尔兹奖非你莫属了。”沈奇和费加利曾是普林斯顿数学系的同事,四年之前,沈奇荣获菲奖,费加利则失之交臂。

    费加利说到:“你知道吗,奇,我已经回意大利工作了,你走之后,普林斯顿数学实力下降了一半。”

    沈奇笑道:“是吗,你也走了,普林斯顿数学实力又下降一半。可问题是,最新的数学专业排名榜中,普林斯顿数学系仍排名全球第一。”

    “哈哈!”

    中意两位知名数学家大笑起来,这一波商业互吹到此结束,因气流变化而剧烈抖动的机身总算恢复了稳定,飞机一路北行,安全抵达圣彼得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