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026章 你们是一个Team
    教学楼里,上楼下楼的,来来往往的学生越来越多,快要上课了。

    “这谁啊,这么拽,清华还行,北大就算了吧?你以为清北是你家开的?”

    “这不是那谁?”

    “那谁谁?”

    “沈奇,全省数学冠军!”

    “行政楼横幅上面的那人?”

    “对对,就他,高二(2)班的。”

    “学霸呀。”

    几个路过的妹子议论纷纷,边走边回头观望沈奇。

    “妹子们好,约吗?”沈奇对妹子们挥手致意。

    咯咯咯,妹子们娇笑几声,跑了。

    聂主任玩味笑道:“沈奇,你以前可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在校内撩妹。”

    “以前成绩不好,总感觉低人一等。”沈奇实话实说。

    “就算成绩好也不许早恋。”聂主任收起笑容,严肃说到。

    “知道了聂主任,高中阶段当以学业为重。”

    “行吧沈奇,快上课了,你先回教室,考虑考虑我刚才的建议。”

    回到高二(2)班教室,迎接沈奇的是各种膜拜。

    “沈奇,满分君。”

    “请收下我的膝盖。”

    “请问怎样才能次次考满分?”

    “请问如何成为数学冠军?”

    班上的同学羡慕、称赞、求教。

    “满分这种事情就是随便考考,主要看状态。”沈奇在自己的座位坐下,取出书本准备上课。

    “你不装逼,我们还能做朋友。”同学们刚才还膜拜沈奇来着,现在又不想跟他说话了。

    斗转星移,春去夏来。

    转眼到了6月份,炎热的夏天。

    数学指标达到4级之后,沈奇对于这门学科理解的更深刻了,他最近在研究中国数学会出版的刊物《数学学报》,以及武大出版的《数学杂志》,这两份数学专业期刊是国内核心刊物,论文的调性很对沈奇的胃口。

    他也看过北大的《数学研究》和复旦的《数学年刊a》,总体感觉是后两本不如前两本论述的精辟、深刻。

    上述四份专业数学刊物是国内四大,如果能在这国内四大中的任何一份上发表一两篇数学论文,拿着刊登你论文的期刊去国内任何一所大学的数学院或理学院,说我想来你们这里读研,给个机会吧……数学院或理学院一定会告诉你,来吧少年,保研。

    沈奇现在的数学水平,离拿着期刊去保研还有一定差距。

    他就是看看而已,开拓一下思路和格局,研究一下国内数学精英对数学的真知灼见。

    要看懂《数学学报》上的所有论文,本身得具备一定的数学基础,否则如同看天书,字你都认识,就是不知道啥意思。

    沈奇和张万邦之间的课外互动还在继续,但沈奇发现张万邦回复的速度越来越慢。

    以前张万邦每天都能给沈奇写点东西,而现在,一个礼拜就写了一百多字,最后一句话是“我已没什么可教你的了,数学这门学科,主要靠自学”。

    想想也是,沈奇的数学指标已经4级,而张万邦被系统定义为5级参考模板,师生两人就差1级,当师傅的总得留两手看家底的绝活,张万邦说没什么可教沈奇了,也能理解。

    “所以总有一天我将从新人村毕业,独自一人踏上孤独的新征程,而这一天,比我预想的早到了几个月。”

    6月25日,沈奇收拾好行囊,独自一人前往离家38公里之遥的北郊度假村,他将在这里接受为期一周的省队封闭式集训。

    这支南粤省数学竞赛队设领队一人,副领队一人,联络员一人,队员六人。

    六名队员已全部集结在北郊度假村,他们中最大的18岁,最小的16岁,他们六人是这个年龄段全省数学最好的青少年。

    之所以将集训地点设在郊区,是因为此处山清水秀,特别安静。

    沈奇对于后勤安排比较满意,这里有吃有喝有wifi,两人住一个标间。

    封闭训练并未如沈奇预想的那样,所有队员都关一小黑屋里,给我做题做题做题,解不出正确答案不给吃饭。

    其实每天的训练课程只有4个小时,其余时间队员们爱玩手机玩手机,爱打游戏打游戏,爱看小说看小说,自由活动。

    领队由省数学会副会长担任,他负责每天的授课。

    “谁能告诉我,函数的本质是什么?请只用一句话回答。”副会长在今天的授课上提出问题。

    “函数说白了,就是研究变与不变。”沈奇率先发言。

    “哦,是吗?其他同学还有没有补充?”副会长问到。

    其他队员摇摇头又点点头,同意沈奇的观点。

    “沈奇说的没错,函数就是研究变与不变。接下来我们进入一下部分的内容,排列组合。”

    三天以来,副会长的授课只讲概念不讲具体题目,他认为教会学生一种思路,比教会他们做一百道题管用。

    “好了,今天的专业授课就到这里,接下来我想讲点轻松的内容,你们从小学一年级甚至幼儿园时期就开始学习数学,那你们是否知道,数学最早出现于什么时代,谁发明的?”副会长这是要讲数学史了。

    又是沈奇最先发言:“我看过中央台的科教片,抛开原始人以物换物的方式不谈,真正意义上的数学最早出现于公元前3000年左右,要么是古巴比伦人发明的,要么是古埃及人发明的,数学史上存在争议。反正不是古巴比伦人就是古埃及人,要修建空中花园和金字塔,不可能不运用到数学知识,真正意义上的数学知识,而不是用一头牛换一袋粮食这么简单。”

    “我个人偏向于古巴比伦人,当然了,我说的也不算数,就是和各位同学交流探讨一下。”副会长在黑板上写出一些奇怪符号,问到:“你们知道我写的是什么吗?”

    其余五位队友一脸茫然,沈奇也很疑惑,他只能猜测:“楔形文字?”

    “哟呵,沈奇你连楔形文字都能看懂?”

    “我看不懂啊,我只是猜测这是古巴比伦的楔形文字,田老师你刚才不是说你偏向古巴比伦人吗。”

    “没错,这是古巴比伦的楔形文字。”副会长姓田,沈奇他们管他叫田老师。

    说着说着,田老师就不高兴了:“你们六个人是一个tea是一个团队!为什么总是沈奇一个人发言?你们几个也发表一下观点,说说你们对古巴比伦数学的看法。”

    “我们……真不知道啊,又不能假装知道。”队员们表示无奈,讲函数就讲函数吧,你讲楔形文字是什么鬼?

    “哎。”田老师叹口气,这支队伍有点希望在全国赛场上取得好成绩的,也就只有沈奇了,沈奇的眼界、知识面和思维都胜于其余五位队员,对数学来说,这非常重要,“沈奇,你继续猜,我写的这一串楔形文字是否有意义?”

    沈奇研究了半天,说到:“我不知道有没有意义,但我猜测跟数学有关?从田老师画的楔形文字来看,存在一定规律性,第一个符号到第十个符号是完全不一样的。但后面几个符号出现了部分相同图案,所以田老师是想教我们十二进制?”

    “你知道十二进制?”田老师略感意外,但想想沈奇是全省冠军,懂个十二进制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沈奇点点头:“知道一点,《火星救援》里面的主角被困火星,就在他快要挂掉的时候,他依靠十二进制跟地球总部取得联系,最终逃出生天回到地球,真心牛逼啊,这书挺好看的,脑洞开的很大,牛逼吹的合理。我最近特别迷恋科幻小说,硬科幻那种。”

    “十二进制也是古巴比伦人发明的,不算很难理解,现在我想讲的是六十进制,你们就当兴趣爱好听听吧,拓展一下知识面,听不懂也没关系。我知道你们在各自学校都是学霸,但学霸绝非只会刷题而已,只会刷题的那是假学霸,真正的学霸必须要懂得两个字---格局。”田老师继续画他的古巴比伦楔形数学符号,他对于古代数学的研究类似孔乙己写茴香豆的茴字,孤芳自赏难觅知音。

    而现在,田老师有了个小知音,沈奇正津津有味的听他讲述5000千年前的数学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