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034章 同学你醒醒
    沈奇吃完辣条,在他刚才所作的同心圆中继续作正多边形。

    一副完美的几何图案在沈奇的2b铅笔下娓娓铺开。

    圆内不断内接正多边形,沈奇所用的是“穷竭法”,因为在圆内相继作正多边形,所以“穷竭”了圆的面积。

    希腊人最早提出这种几何作图法,英国人加以改进并命名为“穷竭法”。

    古老的数学方法在21世纪的今天仍不过时,17岁的中国高中生沈奇熟练运用求得圆之直径。

    2分之根号3。

    沈奇写出答案,非常简单的数字,为了得出这个数字,沈奇画断了一根2b铅笔,求证过程写满了考卷。

    检查两遍没有问题,沈奇交卷。

    此时距9点的开考时间过去了3个小时,整好是中午12点。

    “小伙子,沈奇同学,这可是国决,你提前一个半小时交卷,不用再检查检查?”监考人员接过沈奇的考卷,快速扫视一遍。

    “我都检查两遍了,没毛病,我想吃午饭,正餐那种。”沈奇又饿了,可能是青春期正在长身体吧,特别容易饥饿。

    “你一旦交卷,人走出这间教室的大门,就没有后悔药吃了。”监考人员做最后的提醒。

    “我就这么一考,顺其自然。”沈奇看了看监考人员胸前挂的工作证,姓刘,中国数学会干事。

    沈奇客气说到:“还是谢谢刘干事提醒,可我饿了。”

    “行了你走吧,祝你好运,沈奇同学。”刘干事将沈奇的国决考卷装入试卷袋,密封。

    “数学从来不靠运气,只靠实力。”沈奇忽然间想起这句话,他的班主任张万邦送他的。

    刘干事脸一黑:“你可以走了沈奇同学,你不是饿了吗?”

    教室里,剩下的九位选手非常紧张。

    “马丹,提前1个半小时交卷,装逼玩意儿。”鄂北省数竞队的选手用牙齿咬着铅笔,眉头柠成川字,他国预同样拿了满分,但卡在了国决上半场第二道解析几何题上。

    “哪里冒出来的妖怪,不装逼会死?”首都数竞队选手特别痛恨这种没有名气又爱装逼的魂淡,他也卡在了第二题上。

    “呵呵,他可能交了白卷,呵呵,心理战是吧,我才不会受你影响。”湘南省数竞队选手比较乐观,心理素质超强,三个小时过去了,他一道题都没有做出来。

    “辣……辣鸡……我……我……我去你麻痹的……”浙东省数竞队选手忽然头昏眼花,两眼一抹黑晕倒在考桌上。

    “喂!”

    “同学醒醒!”

    全场监考人员急了,他们立即对浙东省数竞队选手实施急救,掐人中,按太阳穴。

    “刘干事,国决52号选手晕倒了!”

    “他可能是太过紧张,又没补充水分和食物,饿晕了!”众监考人员向这间教室里的老大汇报情况。

    刘干事当机立断做出判断:“抬出去,马上叫医务人员过来!”

    考场大乱,国决52号选手被抬了出去。

    “这位同学没事吧?”沈奇站在教室门口,十分关切的询问。

    “沈奇,我命令你立即离开考场!能走多远走多远,否则国决成绩无效!”刘干事也是急了,他自己也很自责,没事我跟沈奇这小子唠什么唠,把其他选手都唠晕了。

    “怪我咯。”沈奇摊手道,遂离开考场,非常的无辜。

    国决考卷的难度比国预高出一条街,其中最难的是第二题。

    目前为止全场只有沈奇一人求解出第二题的虚椭圆,这题实在太难,甚至难晕了一位选手。

    沈奇走出二教,外面的空气真清新呀,今儿首都艳阳高照,很难得没有雾霾。

    四处瞅瞅,嘿,国决上半场貌似是我第一个交卷,鄂北队那群会下盲棋的人一个都没出来,浙东队有个哥们还晕了过去,好可怜的样子。

    沈奇给他们队的领队田老师发了条短信:“搞掂,吃饭去。”

    田老师秒回:“你自己解决午餐,你的队友还在奋战。”

    沈奇:“好无聊啊。”

    田老师:“出校门左转,包子铺。”

    沈奇:“田老师我想喝状元及第粥,但首都我不熟啊,哪有卖?”

    田老师不再回短信。

    “好无聊啊!”沈奇在校内食堂吃个了便饭,然后回宿舍看书睡觉。

    数学指标已被沈奇升到5级,沈奇在数学上的推导力、洞察力、判断力进一步加强。

    并不是说光砸学科级别就不用读书学习了,系统负责提升沈奇的思维能力,而日常的知识储备靠沈奇自己积累,多多益善。

    这几个月沈奇将数学系本科阶段的书籍都看了一遍,至少一遍,有的分支他看了好几遍。

    在数学这个巨人面前,沈奇现在只是个婴儿,有不少数学分支他涉足的很浅或不曾涉足。

    “书读的越多,发现自己越无知。”沈奇翻看一本《数学学报》,这书就是中国数学会出版的,是沈奇的订阅刊物之一。

    这期的《数学学报》上有篇论文写的很不错,清华一位数学博士写的,他对泛函分析提出了新见解,并运用于多维空间上的量子研究。

    读到量子力学这里,沈奇看不懂了,虽然描述量子力学的载体是数学,但你至少得弄明白量子力学是干嘛用的,研究什么的。

    和数学交叉最频繁的学科应该就是物理学了,你很难讲清楚《数学物理》这个分支属于数学还是属于物理学,虽然它被编排在数学系的课程中。

    《数学物理》是沈奇的弱项,他当然也是有弱项的,即便是在数学领域。

    “老哥,你还无知?你要无知,那咱们都是智障。”宿舍里进来一人,是齐剑鸿。

    沈奇合上《数学学报》,问到:“剑鸿啊,回来了,考的如何?”

    “第一题太特么刁了,我不会下围棋,连规则都不懂,空着没写。第二题的解析几何看似平常,细细一品,那是极其恐怖啊,我空着没写。第三题的平面几何,我用穷竭法求了个直径,2分之根号3,也不知蒙对没有?”三道题目,齐剑鸿就做了一题,但他并不显的沮丧,他已经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