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036章 没错,就有这种操作
    “最后一题,还剩最后一题。”

    沈奇虽然对前五题的解答有信心,但他不知道其他选手的状况。

    如果要拿到金牌,最保险的办法就是答对全部题目。

    当沈奇认真审视完最后一题,他觉得出这题的人简直就是魂淡。

    最后一题是这样写的:

    “时间穿越到公元前500年,而你是希帕苏斯的师弟,请证明不存在某个整数与整数之比,它的平方为2。”

    “请小心,你的师兄希帕苏斯刚被你的老师毕达哥拉斯淹死,千万不要尝试几何作图法去完成证明,否则你也会被淹死。”

    “一旦你被淹死,你将拿不到哪怕一分。”

    是的,这就是全国数学联赛决赛的压轴题,就是这么魂淡。

    题面转化为数学语言其实非常简单,即:请证明根号2是无理数。

    无理数也就是无限不循环小数,比如1.41421356……它没有规律,不讲道理,就这么无穷无尽的延伸下去,从不出现循环。

    即便初中生也知道根号2是无理数,并能写出至少一种证明方法,去证明根号2是无理数。

    而沈奇能写出至少八种方法,证明根号2是无理数。

    这题好简单呀,初二的学生都会做啦。

    真的吗?

    事实真是这样吗?

    不,并不是。

    这是国决压轴题,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low。

    因为在出题老师的设定中,沈奇穿越到了古希腊,成为了毕达哥拉斯的学生,希帕苏斯的师弟。

    学数学的人不可能不知道毕达哥拉斯派,以及这个学派的创始人毕达哥拉斯。

    毕达哥拉斯是数学史上的远古大神,他在萨摩斯岛上建立了一个神秘组织,集科学、宗教、哲学为一身,用现在的话说,这个组织极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科学神教”。

    毕达哥拉斯派的核心宗旨就是:数学研究抽象概念。

    直到21世纪的今天,数学家们也承认毕达哥拉斯在2500年前提出的观点,数学研究的是抽象概念。

    毕达哥拉斯一生中有两大爱好,研究数学,以及杀学生,越聪明成绩越好的学生越要杀。

    希帕苏斯是毕达哥拉斯的得意弟子,他通过几何作图法,证明了不存在某个整数与整数之比,它的平方为2。这个方法记录于初中二年级的课本上,是初中生接触无理数的启蒙篇章。

    然后希帕苏斯就被毕达哥拉斯绑起来丢海里喂鱼了,让你装逼?装逼者必须死。

    毕达哥拉斯死后,希帕苏斯所创的几何证明法最终流传于世,他用生命换来的奇思妙思即今天初中课本上的“正方形无穷辗转相除算法求最大公约数”。

    在国决压轴题特殊的题境中,沈奇被出题者设定为希帕苏斯的师弟,所以他不能使用几何法去证明根号2是无理数。否则会被出题者“淹死”,连一分都拿不到。

    在沈奇掌握的至少八种证明方法中,当然也有其他办法,但他是希帕苏斯的师弟,生活在2500年前,那个时代尚不存在质数法,甚至连根号都没出现,所以其他的证明方法自动失效。

    题面上写的是“请证明不存在某个整数与整数之比,它的平方为2”,而不是“请证明根号2是无理数”。

    所以这题很变态。

    这也印证了数学界的一句老话:sile-is-hard

    越简单,越困难。

    “纠结,纠结啊,在这么多变态的限制条件下,这题到底该如何破?”

    沈奇显的有些焦虑,咔,他用力过猛,不小心将铅笔掰断,手心中满是汗水。

    在国预以及国决前五题的解题过程中,沈奇并非没有遇到麻烦。

    虽然遇到麻烦,但沈奇总归能get到一点点思路,并顺藤摸瓜最终得到正确答案。

    而国决压轴题,“希帕苏斯的诅咒”使沈奇无计可施,毕达哥拉斯的死亡凝视穿越时空让沈奇如芒在背。

    “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这题出的太刁钻了,已远超一个高中生乃至大学生对数学的认知,这特么可能只有数学系的研究生甚至博士生才会做吧?”

    这是沈奇几个月来遭遇的最大困境,这让他想起了学渣时期,题目写的字儿我全认识,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距交卷还剩半个小时。

    沈奇在压轴题上耗费了2个小时写不出一个字,而前两题他一共花费2个小时。

    “张老师,曹老师,田老师,你们教教我这题该如何破,要走那种路线?我完全没有思路啊!”学生在遇到难题时自然而然会想到老师,但沈奇发现,他从小学到高中,所有的数学老师都没教过一种方法,能不用希帕苏斯无穷几何法以及后世的代数方法,去证明根号2是无理数。

    我们都知道人一出生就自带一个脑袋两条胳膊,难的是如何证明这个公认的事实,为什么不是三个脑袋六条胳膊,真正的原因是什么?是投胎技术导致的吗,如果投胎技术是真因,也请证明之。

    sile-is-hard

    沈奇现在所遇的困境大致如此,清楚结论,无法证明。

    “张老师,曹老师,田老师,我可能要让你们失望了,我知道装逼装多了,迟早有天会被丢海里喂鱼。张老师,曹老师,田老师……卧槽,田老师!”沈奇一个激灵,一丝稍纵即逝的灵感如过电般在他大脑中窜动。

    “对,没错,田老师,古巴比伦数系,六十进制!”

    一种劫后余生的刺激在沈奇体内激荡,来首都之前,在省队集训的时候,田老师教过古巴比伦数系的六十进制。

    古巴比伦人曾用古老的六十进制算出了根号2的近似值,这是5000年之前的方法,田老师的私货。

    六十进制比毕达哥拉斯更加古老,所以我使用六十进制不犯规!沈奇提笔就写:

    ▲

    ▲▲

    ▲▲▲

    ……

    ?

    ……

    ▼

    ……

    ?▼

    ……

    ▲▲▲-?◆-▼

    ……

    沈奇写的是楔形文字,他在用楔形文字做出证明,纯正的古巴比伦六十进制数系证明,数学五千多年历史上最古老的分支。

    在古巴比伦六十进制数系中,▲代表1,▲▲代表2,▲▲▲代表3……同样的楔形数学记号可以一直叠加的9,表示1-9。

    ?代表10,▼代表60。

    ?◆代表乘号,在古巴比伦语里读做“爱蕊”。

    ▲▲▲-?◆-▼表示3乘以60,沈奇需要做个六十进制的爱蕊,这样就可以顺利进入古巴比伦数系特殊的倒数表。

    古巴比伦人把倒数化为六十进制的“小数”,实际上他们当时并未意识到这是小数,所以加了引号。

    进入古巴比伦倒数表的小数领域之后,沈奇越来越兴奋,他的直觉告诉他,他正在用一种牛逼的方法证明一个无比荒诞的题目,而且即将成功!

    “哈哈哈,简直就是神操作,天秀!”

    沈奇的证明过程全部用的是楔形文字,最终他写出答案:▲▲?◆▼?▲▲▲▲▲▲▲▲……

    这时紧促的铃声响起,4.5个小时的竞赛时间已到。

    沈奇仓促交卷,没有时间检查。

    这是他参加了这么多场数竞比赛,唯一一场没时间检查的比赛,全国决赛。

    不管如何,本届国决已结束,沈奇能做的就是等待结果。

    下午三点,中国数学会拆封所有的国决考卷,阅卷工作开始。

    傍晚七点,阅卷室内一位阅卷评委目瞪口呆,他是中国数学会的刘干事。

    刘干事正在批阅沈奇的国决考卷,当他看到沈奇最后一题全部用楔形文字作答,整个人都不好了:“小闻,快……快把我的速效救星丸……拿过来……在我的公文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