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037章 噢耶,我的就是我的
    实习生小闻急忙翻出速效救心丸,倒出几颗塞刘干事嘴里。

    刘干事捂着心口就着热水吞下救心丸,稳定住了心绞痛。

    阅卷室里的评委、工作人员有十几个,刘干事突发心脏病的动静太大,引起了大家注意。

    “老刘,什么情况?好端端的怎么发病了?”

    “早就跟你说了,老刘,让你去做个心脏搭桥,吃药治不了根,你不该放弃治疗。”诸位同事围聚在刘干事身边,十分关心的询问。

    “咕噜……蘑菇……”刘干事的舌头就像忽然打了结,说话不利索,刚发完病就是这么个样子,需要缓缓才能恢复常态。

    “得了吧您,老刘你先别说话,小闻,扶刘干事去休息室躺会儿。”中国数学会另一位姓袁的干事说到。

    “好的。”小闻搀扶着刘干事,准备离开阅卷室。

    “魔鬼……蘑菇……”刘干事临走前指了指沈奇的国决考卷,叨叨的不知他在说什么。

    阅卷室由袁干事接管,他在刘干事原先的位置上坐下,见桌面上铺开一份考卷,尚未批阅完成。

    只是扫了一眼考卷,袁干事整个人都震惊了:“小许,快……快……”

    阅卷室众人无比紧张:“他大爷的,这是中邪了,又整废一个专家?”

    实习生小许火急火燎拿来速效救心丸,倒出一把药丸在手心:“袁干事,快吃药!”

    “不,我没发病。”袁干事的气色并不差,“我是想说,把我的老花眼镜拿过来,在我桌面上。这张考卷真的是有意思,数联办了二十几年,第一次见学生这么答题。”

    “老袁你能一次性把话说完吗,吓死个人!”众人长吁一口气,同时也非常好奇。

    全部评委围成扇形聚集在袁干事身边,他们想看看究竟是怎样的考卷有如此魔性,把刘干事给惊出心脏病。

    “这……这是……”

    “这他妈是什么鬼?”

    “魔鬼!魔鬼的符号!”

    小许等几位打杂的实习生看到沈奇的考卷后,目瞪狗呆。

    “小许啊,你们虽然是数学系的,但毕竟本科还没读完,见识有限。”袁干事戴上老花眼镜,细细审阅沈奇的考卷:“这位沈奇同学用的并非是魔鬼符号,而是古巴比伦数系的楔形数学符号,他全题使用六十进制的楔形数学符号,来证明最后一题的根号2是无理数。”

    “这尼玛,一个高中生懂得古巴比伦数系的六十进制,还能熟练运用楔形符号阐述证明过程,沈奇,他恐怕是个假高中生吧?”小许捂面,非常的难过,他感觉自己遭受了一万伏特暴击。

    另一位实习生小欧调出沈奇的参赛登记资料:“沈奇,17岁,南粤省南港二中高二,这个暑假结束后他将读高三,妥妥的高中生。这小子有点魔性,吓晕一个选手,吓病一位评委。”

    小许内心是崩溃的:“我可能读了个假大学,还比不过一个高二学生……”

    袁干事说到:“别瞧不起高中生,数学界从来不缺少年轻的天才,并靠天才推动向前发展。国决压轴题是我出的,这题确实有点刁钻,我加了很多苛刻的限制条件,国决压轴题必须有它的格调,否则何谈压轴?”

    “袁老师你就告诉我,沈奇的最后一题答对了吗?”小许问到。

    “国决整体阅卷进度接近95%,还剩几份考卷没批完,我看了看,沈奇国决前五题全对,五七三十五,他就凭前五题的三十五分,足以拿到金牌。”袁干事欣赏着沈奇的考卷,仿佛在欣赏一件艺术品。

    “所以沈奇最后一题错了哈。”小许找回了一点大学生的尊严,最后一题他知道标准答案,非常冷僻的毕达哥拉斯归谬法之既约趋同,即间接证明法,我无法证明它是真理,但我能证明它是谬论。

    “不,现在还无法判断沈奇的六十进制直接证明法是对是错,但我要为他的大胆创新和勇敢尝试点赞,这可是国决压轴题,谁敢这么玩?而沈奇做到了,至少他勇气可嘉,他奇思妙想的尝试连我都未曾想到。”袁干事并未见过沈奇本人,但他通过数学语言窥探到了一些沈奇的个性,袁干事又说:“小许,去资料室把古巴比伦数系的倒数表拿过来,我记不全了,毕竟岁数大喽。我得对表才知道,沈奇的证明是否正确。”

    哈?

    小许险些跌倒,袁老师你说了半天的大道理,原来你也看不全懂这些鬼符号啊?

    ……

    第二天一早,沈奇和他的全体队友、领队聚集在宿舍,刷手机。

    今天早上九点整,中国数学会将在其官网上公布国决最终排名及奖项。

    沈奇非常感激的对田老师说:“田老师,毕达哥拉斯归谬法之既约趋同确实太冷门了,我之前都没见过这种诡异的证明方法,昨天拿到标准答案才知道,居然还有这种骚操作?还好你教过我巴比伦数系的六十进制约等法,我稍作变通,直接完成证明。”

    田老师又欣慰又嘚瑟:“你创新使用的六十进制证法,比什么毕达哥拉斯归谬法更骚。沈奇啊,也只有你有耐心听我讲远古数学史,不是我吹牛逼,数学会首都总舵也没几个人比我对古代数学了解的更深。”

    “田老师你好歹是会长级别,分会会长那也是会长,那些干事能跟你比?”

    “不,我是副会长,我们南粤省数学分会的会长是真正的数学大师,但他一门心思扑在学术上,不懂得钻营人际关系,否则早该当总舵会长了。”

    师生二人吹着牛逼,不知不觉9点到了。

    中国数学会官网准时刷新国决信息。

    沈奇拿手机的手微微颤抖,他居然有点紧张。

    甭管之前多么自信,金榜题名的那刻,是个人都会紧张。

    “一切随缘,开!”沈奇点击手机屏幕,揭开电子版的金榜。

    中国数学会官网显示:

    国决团队冠军,鄂北省数竞队,185分

    国决团队亚军,辽东省数竞队,166分

    国决团队季军,首都数竞队,165分

    ……

    国决团队第六名,南粤省数竞队,157分

    ……

    鄂北省数竞队的整体实力强大,他们领先亚军近20分,以较大优势夺得团队冠军。国决六道题的满分是42分,这么难的国决考卷,鄂北省数竞队的个人平均得分在30分以上,整体实力无可匹敌。

    令人意外的是,传统三强之二的湘南省、浙东省,这次全部没有进入团队排名前三。最黑的黑马是辽东省数竞队,他们从第二集团一跃杀入第一集团,勇夺团队亚军。

    小黑马是南粤省数竞队,他们以国预第十的身份涉险晋级国决,在国决中居然没有团队垫底,还力压四支队伍排名第六。

    “团队第六,小惊喜呀。”沈奇先看的是团队排名,只要不垫底,其他的结果都可以接受。

    激动人心的时刻即将来临,沈奇点击进入国决个人成绩排名榜,官网上显示:

    国决金牌六枚:

    沈奇42分,宋洋35分,于正天35分,周小越34分,贺炎33分,魏旭32分;

    “yeah!”压抑了许久的沈奇突然爆发,他大吼一声,舒坦!

    ……

    ……

    真-本章说:

    快……快把我的推荐票砸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