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059章 这该如何解释呢
    “6米,我赢了。”沈奇从沙坑中站起,拍拍沙子。

    “我特么被震惊到了,沈奇。”徐锐倍感疑惑,“有助跑的这种跳远不是立定跳远,没有接受过专业田径训练的普通高中生很难跳到6米以上,除非天生弹跳力惊人。而你显然不是后者,也不是前者。”

    沈奇说到:“最近几个月,我天天练跑步。”

    “你练的是有氧中低速跑,和跳远有关系吗?”

    “没关系吗?”

    “有吗?”

    “没有吗?”

    “不扯了,我认赌服输,晚上请你吃鸡排。妈的最近穷死了,但你放心,再穷我也不会食言。”徐锐在沙坑边上席地而坐,拉开运动包的拉链取出两瓶宝矿力,递给沈奇一瓶,自己留一瓶。

    “田径队管吃管喝,还发放营养品,你的钱都花哪里去了?”沈奇接过饮料拧开瓶盖,猛灌几口。

    “嘿嘿嘿,最近我认识了一个妹子,超靓,把妹当然是要花钱的。”徐锐幸福的笑到,从运动包里拿出手机,点开一张照片给沈奇观摩,这是赤果果的虐狗行为,证明自己脱单。

    沈奇饶有兴趣的欣赏妹子照片,然后就“噗”的一声,吐出一地饮料。

    “学习好又怎样,不照样是单身狗,哈哈哈。”徐锐大笑不止,非常嘚瑟。

    “咳咳。”沈奇被水呛到,连咳几声。

    “是不是被我的妹子给惊艳到了,单身狗?”徐锐划动手机屏幕,“看,还有,这,这,还有这。”

    沈奇实在是忍不住了:“这图里的就是你的妹子?”

    “是的。”

    “她得有180斤了吧?超靓?”

    徐锐反问:“180斤怎么了?她是省实的学生,主攻铅球,我们在全省u19运动会上认识的。”

    “徐锐你的审美是不是有问题?”沈奇难以理解。

    “你特么审美才有问题!”徐锐不高兴了,完事补充一句:“我是认真的,沈奇,我又相信爱情了。我当你是兄弟才给你看图,别惹我发飙。”

    “好好好,祝你们幸福,海枯石烂白首不分离。喂,徐锐,你把妹你爸妈知道吗?”

    “先瞒着吧,读大学了再告诉他们。所以我必须拿到全国u19的百米冠军,去清华。只要我被保送到清华,嘿嘿,那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跟沈奇你一样。”

    “一个妹子改变一个男人的一生呐。”沈奇感慨到,他才130多斤,难以接受180斤的女友。

    两人又聊了会儿,看看快两点了,沈奇朝教学楼走去,徐锐留在操场上发奋训练,为了他的清华梦想和他的铅球妹子。

    刚走到教学楼下,沈奇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掏出手机一瞅,嘿,编辑大大在扣扣上发来信息。

    一个多礼拜之前,沈奇投了篇数学论文到《数学创新报》编辑部,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和扣扣号。

    第二天,《数学创新报》的一位编辑加沈奇为扣扣好友,说保持联系。

    然后一个礼拜过去了,没有任何联系。

    沈奇甚至沮丧的认为,自己的论文处女作被咔嚓掉了,正准备写新论文。

    好在编辑大大在此时发来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沈奇,经初审,你投稿到我刊的论文《二阶常系数线性非齐次微分方程的一些解法》符合我刊收稿要求,现就论文的一些细节,想和你深入探讨。望回复。”

    沈奇立即回复:“好。”

    编辑大大:“你论文的第7页,令y=vx,并代入方程,使变量分离出来,得到了变量分离与齐次方程的解。”

    “我不敢苟同你使用的常微分方程变量分离法,你用这种方法解高数题没问题,但写论文的话,显的不够严谨。”

    “另外,第12页,我认为你错误理解了黎卡蒂方程,我看不懂你是如何变换z=v+u^-1为线性的?”

    “当然了,瑕不掩瑜,除了上述的几个小毛病,你这篇论文的整体构思与表述基本符合发表要求。”

    “今天找你聊天,希望你能勘误。沈奇,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我的看法太多了,这不是一两句话能跟你讲清楚的。

    沈奇回消息:“请稍等,我请示下学校领导,稍后给您答复。”

    还有几分钟上课,下午第一节课是数学课。

    沈奇跟张万邦打了个招呼,说想去学校图书馆查点资料。

    张万邦大手一挥,去吧,你爱干嘛干嘛,不必请示我。

    沈奇来到图书馆,这里空空荡荡的只有一个管理员看门。

    查资料就不用了,学校图书馆的资料沈奇根本用不上,他掏出手机跟编辑切磋:“抱歉,让您久等了。我先说第7页,我引进新的变量t与v,这样方程(8)就可以看成x与y关于v的参数方程,然后我顺理成章的计算dy/dx与d^2y/dx^2……”

    “麻烦您翻到我论文的第11页,我将方程(15)代入后就得到t做为v的函数的一个二阶方程,此处可能有点跳跃性,但前后是紧密关联的,希望您能洞察……”

    “第12页的论述和第14页的结论也是关联的,我固定了待定常数α,从而消去指数因子,令v不再明显出现,再作变换z=dv/dt,就将二阶方程化为一阶,推导出一个通解公式……我这样解释您能明白吗?”

    扣扣那头的编辑沉默了十分钟没说话。

    沈奇有点着急了:“请问您还在线吗?”

    编辑终于回话,这次不讨论学术问题,而是问到:“沈奇,请问你是哪所院校的?你并未在论文资料中留下你的所属院校或研究机构。”

    沈奇:“本地的。”

    《数学创新报》是本地一所985大学中大数学学院主办的专业刊物,虽不能跟国内最权威、创刊历史最悠久的数学刊物《数学学报》相抗衡,但年轻的《数学创新报》也算是国内蒸蒸日上的专业性数学期刊之一。

    《数学创新报》编辑得知沈奇是本地的,又问:“本地哪所院校?我们中大还是华工、暨大、华农、华师?”编辑一口气把本地985、211的高校全部打了出来。

    沈奇:“我是高中的。”

    编辑:“沈老师,请问你在本地哪所高中任教?”

    卧槽,编辑大大以为我是高中数学老师?沈奇哭笑不得,高中数学老师为了评职称,写论文投稿到专业期刊也是有的。

    但我不是老师啊!

    沈奇心说,这该如何跟编辑大大解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