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061章 金秋营
    沈奇离开中大回家,到家后立即修改论文。

    修订工作很快完成,沈奇检查一遍,没毛病。

    “哦,对了,根据学术圈的惯例,我得增加组织单位信息。”沈奇的视线回到论文首页。

    期刊论文有标准格式,首页的标准格式如下(例):

    《关于广义相对论在某某领域的应用》(论文题目,不超过20字)

    老王(作者名)

    (清华大学,物理学院,首都,100000)---这里必须使用括号,括号内填写作者所属单位、地址、邮编等信息。没有组织单位、居无定所的作者可不写此信息。

    再下面是摘要和关键词。

    沈奇的论文完全套用标准格式,唯独首页作者名下方括号内的信息空着没写,首次投稿他有所顾虑。

    但大宝剑编辑说了,尽量补全信息,高中生就高中生,怕啥。

    于是沈奇操作电脑键盘,啪啪啪打字,在他的论文首页作者名下方补全组织单位、地址、邮编等信息:

    (南港市第二中学,高中部,南港市,510000)

    沈奇的论文题目是《二阶常系数线性非齐次微分方程的一些新解法》,不多不少,刚好20字。

    初版的论文题目是19个字,采纳大宝剑编辑的专业建议后,沈奇加了个“新”字,论文题目抵达上限20字,没有超标。

    其实论文名跟书名类似,标题字数越短越容易让读者记住,但《微分方程》这个标题已经被莱布尼茨和伯努利兄弟在三百年前占用,沈奇只能加长字数。

    上个月沈奇特地找老爸申请学术基金买了台打印机,连接在家里的电脑上。

    打印出论文纸质版,沈奇拿到小区外的快递点发快递,以正规的方式再次给《数学创新报》编辑部投稿。这次有大宝剑编辑做内应,走个流程而已了,刊登发表只是时间问题。

    在高等数学的道路上,沈奇迈着大步前行,但在初等数学领域,他遇到了障碍。

    一个多月过去了,答应班里同学的“高中数学解题技巧指南”尚未成稿,这玩意不好弄,比写专业论文难多了。

    带着这个重大学术课题,沈奇于10月底启程再次前往首都,按计划参加北大金秋营。

    这一期北大金秋营集结了来自全国各地数百位优秀的高中应届生,他们各有所长,或精通数学,或擅长物理,或拿过生物化学的奖项。

    又或写的一手好文,或弹的一首好曲儿,或口若悬河会说相声能主持……总而言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他们是这个年龄段最优秀的一群年轻人。

    北大文理皆强,为国家贡献了79位中科院院士和19位工程院院士。

    北大的中科院院士数量远超工程院院士,从这个数据上可以看出北大强在理论,弱在应用。当然了,这个“弱”是相对隔壁中关村的那所大学而言。

    学文、学理的学生来北大求学是不错的选择,沈奇在金秋营老师的带领下,和其他学员一同参观北大,这是他们入营后的第一课。

    “北大可以啊,出了这么多大名鼎鼎的校友。”沈奇流连在北大校园内,感慨于这所百年学府的深厚人文底蕴。

    未名湖畔俄文楼前,青草环绕桧柏掩映,李大钊先生的半身青铜像矗立于此,他和蔼可亲又正义凛然,他注视着眼前众生芸芸,新文化运动似乎并未结束,他未能目睹革命的胜利果实,眼中嵌着些许遗憾。

    李大钊的战友蔡元培先生在不远处凝望苍天,这尊铜像雕琢的栩栩如生,蔡元培先生神情肃穆忧国忧民,他见证了革命的胜利,但驱除日寇的民族使命让他不敢懈怠。

    金秋营老师带着学员们回顾北大历史,也介绍了当代的一些知名校友,这些校友在学术界、文艺界、商界乃至政界皆是独当一面的大人物。

    “牛,咱北大真牛。”沈奇很快进入了状态,“北大可以啊”升级为“咱北大真牛”,在这种环境氛围中,主人翁精神应运而生。

    最后,大部队来到一块石头前。

    这石头搁在草坪中并不显眼,半米高,普普通通,跟公园里假山的那种石头没什么区别。

    但沈奇定睛一看,这块其貌不扬的石头有蹊跷。

    石头上刻着小字,“北大清华,友谊常青”。

    “这块石头呢,是咱们北大建校100周年的时候,清华送过来的。”金秋营带队老师就介绍了这么简单一句,然后带队走人,朝食堂走去准备吃午饭。

    “这……这就木有了?”沈奇的心拔凉拔凉的,人家好歹是清华啊,老师你一句话就轻描淡写的带过了?你就不讲讲“北大清华友谊常青”台前幕后的小故事、花絮什么的呀。

    吃过午饭之后,对学员们的人文教育算是全部结束,大营解散,分为若干小营。

    各小营以学科为旗帜,搞数学的学员分在一起,搞物理、化学、文史、特殊才艺的学员们各成一营。

    各专业营由北大的专业老师主管,学员们将接受为期20天的培训,会穿插一些专业测试和综合测试。

    数学营共有二十余位学员,他们入营的渠道只有一条---数学竞赛。

    数学竞赛的种类有不少,沈奇走的是最高端的一种路线,数联国决冠军、i冠军。他已经跟北大签约了,明年9月铁定来北大数学系报道。其他学员也是差不多的情况。

    北大金秋营的性质类似预科班,就是介于高中和本科之间的这么一段教育阶段。

    对于被保送的学生来说,他们不用参加高考,在家里自己玩,玩坏了咋整,提前来北大接受教育,保持学习热情和正确的学习方向是有必要的。

    在数学营中,沈奇见到了一位熟人,他在奥数国家队的队友周雨安。

    二人拍拍肩膀捶捶胸,亲热的打招呼,他俩曾携手拿下i团队冠军,都被北大撸来了。另外四位国家队的队友,有三位去了隔壁,一位选择出国留学。

    “沈奇,自从伦敦一别,咱们数月未见,最近几个月在忙啥?”周雨安问到。

    沈奇说到:“啥也没忙,就写了篇数学论文而已,你呢?”

    “厉害了我的哥,请问你除了学习还有别的兴趣爱好吗?”周雨安唏嘘不已,“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我从英国带回i团队冠军后,整个人的精神陡然放松,天天在家死宅追番打游戏,哎,我已然是一条废狗了,连最简单的微分方程都忘记了咋解。不来北大接受再教育,我可能会被解约。”

    沈奇心痛的说到:“周雨安你真是条废狗,微分方程都忘记了咋解,国家队以你为耻。再说了,我兴趣爱好可多了,打游戏你不见得能打的过我。你什么段位,需要我带你飞吗?”

    周雨安弱弱的说:“星耀2……”

    沈奇愈发心痛:“辣鸡,才星耀2,我早就上王者了。”

    数学考不过他,游戏段位也没他高,周雨安赶紧转移话题:“对了沈奇,你数学论文的题目是什么,在哪里发表?”

    “《数学创新报》,题目是《二阶常系数线性非齐次微分方程的一些新解法》。”

    “卧槽……我连微分方程都忘记了咋解,你却在专业期刊上发表相关论文。我辛辛苦苦打到星耀2,你却轻轻松松上王者。人生已如此艰难,沈奇你为何一见面就对我造成暴击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