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营的二十六位学员被教官带到了一间小教室,其中男生二十五人,女生一人。

    “喂,沈奇你看,有妹子哦。”周雨安坐在沈奇旁边,跟发现新大陆似的。

    “能进数学营的妹子,必有过人之处。”沈奇从校数竞队到省队,再到国家队,从来就没有见过一位女队友。

    教室前方挂着黑板,黑板前站着两人,一胖一瘦。

    胖子年长,瘦子年轻。年长的是教官,年轻的是助手。

    “各位学员们,请静一静。”胖子乐呵呵的说到,比较平易近人:“我姓孙,叫孙二雄,东北人,是这期金秋数学营的教官,你们喊我孙老师、老孙,都是可以的。大家可不要误会啊,我孙二雄跟孙二娘绝对没有任何亲戚关系,我在咱们北大数学科学学院任职,从没开过黑店,俺老孙走遍天下凭的是一颗赤诚良心。”

    呵呵呵。

    台下学员们一阵发笑,被孙二雄逗乐了。

    孙二雄接着说:“我出身农村,父母文化程度不高,上头有个老姐姐,我排行老二所以就唤作孙二雄了。旁边这位小伙子是我的助手钱方,我们二人将和同学们一起度过愉快的二十天。好了,我的自我介绍完毕,接下来请二十六位同学每人做一个简洁的自我介绍。”

    孙二雄有手中有份名单,是数学营二十六位学员的名单,他点名到:“丁海同学,请你先介绍一下自己吧。”

    一位小个子男生站了起来:“大家好,我叫丁海,丁是壮丁的丁,海是大海的海。我来自华中师大一附中,特别喜欢数学,拿过全国数学精英赛的冠军,很高兴认识大家,谢谢。”

    “好的,丁海同学非常了不起,他是全国数竞冠军,来,让我们给丁海最热烈的掌声。”孙二雄笑眯眯的带头鼓掌。

    啪啪啪。

    台下响起象征性的掌声,并不是太热烈。

    周雨安轻轻拍了两下掌,低声吐槽:“这个华中师大一附中的家伙情商不行,能入北大数学营的人,谁没拿过数竞冠军?数学精英赛这种二级联赛算什么,他这不是求打脸吗?等会儿沈奇你一开口,大家好,我叫沈奇,曾以满分成绩拿到i冠军……呵呵,坐等沈奇大佬装逼。”

    沈奇不说话,他默默观察教室的环境,以及每一位学员和胖子教官、瘦子助手。

    孙二雄对瘦子助手使了个眼色,瘦子助手操作一个遥控器,刷拉拉,黑板上方缓缓落下一张幕布,教室天花板上挂着的投影仪同时启动,投射光线到前方幕布。

    瘦子助手插了条数据线到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只见幕布上显示出一行清晰文字:“如果把苹果放大到地球那么大,请问苹果中的原子有多大?”

    孙二雄依旧笑眯眯的问到:“丁海同学,你能看清屏幕上投影出的内容吗?”

    丁海:“能啊。”

    孙二雄:“那请问,苹果中的原子有多大?这跟数学无关,只是常识性的综合测试,丁海,说出你认为正确的答案就行了。”

    “这……”丁海猝不及防,自我介绍完了,还得答题啊?这难道是北大招待萌新的规矩?

    丁海比划手势在空气中画圈圈:“辣么大。”

    “辣么大又是多大呢,请具体阐述,丁海同学。比如说足球那么大,篮球那么大?”孙二雄提示到。

    “足球那么大。”丁海说到。

    孙二雄点点头,笑容可掬的说:“最正确答案是,如果把苹果放大到地球那么大,那么苹果中的原子就和原来的苹果一样大。嗯,丁海同学的回答比较接近了,请坐下吧。没事的别紧张,我刚才说了,这只是常识性测试而已,例行公事。好了,接下来请王胜同学做自我介绍。”

    王胜站起来做自我介绍,我叫王胜,大王的王,胜利的胜,来自衡水中学……

    幕布上切换一道新的常识性测试题:“如下几种物质中,请问哪种无毒:乙酸镉、甲基汞、bal、亚砷酸、黄丹粉、?”

    “这……测完物理测化学?这特么常识性测试?”周雨安又开始吐槽,“说真的,我知道镉、汞、砷有毒,但bal和黄丹粉又是什么鬼?”

    王胜犹豫了半天终于给出答案:“黄丹粉无毒。”

    “错。”沈奇摇摇头,“我也忘记了黄丹粉是什么鬼,但我知道bal是一种解毒剂,我家就有这玩意,老妈从医院拿回来的。”

    幕布侧下方,孙二雄和蔼的笑了笑:“黄丹粉的化学式是氧化铅,它被广泛运用于松花皮蛋的制作过程中,黄丹粉不算剧毒,顶多使人慢性中毒。嗯,王胜同学的答案很接近了,请坐下吧。对了,五种物质中无毒的是bal,即二巯基丙醇,它是一种化学解毒剂,专治重金属中毒。亲爱的同学们,这是数学营的常识性综合测试哈,例行公事,没事的别紧张。”

    “常识性综合测试跟数学没有一点联系,全是其他学科的问题,这就触及到我知识的盲区了,好刁钻的问题啊,神特么黄丹粉和bal。”周雨安习惯性吐槽。

    “喂,周雨安,你发现规律没有?”沈奇警惕的耳语到。

    周雨安点点头:“先丁后王,胖子教官点名顺序按姓氏笔画来的。沈字七划,周字八划,你在我前面做自我介绍,并要随机回答一个常识性问题。”

    沈奇望向角落那位看似没什么存在感的瘦子助手:“这是其一,其二就是,那个瘦子助手在记录常识性问题的答题情况。胖子教官云淡风轻的提问,这只是幌子,我估计他俩在偷偷的给我们打分呢。”

    周雨安眉头紧锁:“胖子是笑面阎罗,瘦子是无情判官,答错一题,解约回家?”

    孙二雄继续点名,请其他同学轮番进行自我介绍。

    王瑞新、田知源、江永明、刘俊风、刘博林、李华扬……果然是按姓氏比划点名,这些学员大多来自全国各地数一数二的重点高中,无一不在各类数学竞赛中获得奖项。

    屏幕上的常识性测试题目不断更新,物理、化学、生物、历史、地理、文学、国际国内要闻……涉及各个领域,唯独没有数学。

    前面十人有人答对,有人答错,题库随机抽样,常识性测试题并非深奥的理论,考的是学员们知识面的广度。

    这时,孙二雄看了眼手中的名单,抬头锁定教室里的一位学员,他的笑容灿烂乐到极致,眼睛眯成一条缝都笑没了:“接下来,让我们以最最最热烈的掌声,欢迎数联国决满分冠军、i满分冠军---沈奇!”

    嘿,胖老孙你的话真多,你咋把我的台词全说完了,这让我如何淡淡的装逼。沈奇站了起来,做自我介绍:“我叫沈奇,热爱学习,喜欢看书,钟意跑步,上过王者,写过论文,目前正在,编写教材,总而言之,我很平凡。谢谢,介绍完毕。”

    “沈奇同学,你并不平凡,你非常非常的了不起,北大欢迎你!”孙二雄鼓掌,乐开了花。

    啪啪啪。

    台下掌声较刚才热烈。

    “知道他是i冠军,没曾想还上过王者?”

    “写过论文?”

    “编写教材?”

    “惹不起,惹不起。”

    其他学员议论纷纷。

    “我很平凡大佬沈,无形装逼最致命。”周雨安笑着鼓掌,这波逼给满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