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067章 故地重游故人何在
    接下来几天,北大数学营进入了常规培训模式,孙二雄负责授课。

    授课内容包括微积分、空间解析几何、线性代数、无穷级数、常微分方程等等,其实也就是高数的课程提前传授。

    高数这门课程本身就是泛泛而谈了,微积分、空间解析几何、线性代数、无穷级数、常微分方程等这么多分支凑合在一起形成高等数学课程,而这些分支每一个都能单独成书。

    虽然是泛泛而谈,孙二雄也不可能在几天内详细讲完上下两册高数,他主要就是讲解精髓、指导方向。

    二十六学员入营之前,大多学习过高中课本之外的数学知识,或是自学,或是在他们各自数竞队老师的指导下学习。

    孙二雄还是很有水平的,沈奇早已自学完高数,他依旧听的津津有味。

    沈奇喜欢孙二雄这种高度浓缩快速扫描式的教学方法,谁要用一年时间讲完上下两册高数,沈奇还真没什么耐心去听。

    转眼一个礼拜过去了,到了11月初。

    数学营迎来了一次考试,每位学员做一份卷子,满分200分,测试内容包括10%的高中数学、70%的高数、20%比高数更高端的内容。

    试卷批改完成之后,孙二雄拿着成绩表一瞅:“沈奇200分,无可挑剔。排第二的居然是周雨安,188分。”

    “周雨安入选过奥数国家队,沈奇的队友,i金牌选手。”助手钱方随身携带一个小本本,这小本本上记载的啥内容,只有他自己能看懂。

    孙二雄拍拍脑门:“哦,是吗……对对,周雨安这小伙子是国家队的,他的话多,但总说不到关键点子上。”

    “速算心算能力极强的欧叶考了182分,第五。”钱方又道,他翻动小本本到某页:“经过这一个礼拜的观察、测试,计算权重得分后,综合能力暂时排名第一的是沈奇,9.7分。排第二的是张四御,8.5分,他很平均,没有突出的亮点,也没有致命短板。周雨安8.4分排第三,如果不是那个负10分,周雨安可以上升到第二。欧叶8.3分排第四,她的优点和缺点同样明显。”

    “嗯,小钱你用数据说话,而我通过直观感受也是差不多的评价。”孙二雄点点头,问到:“那小钱你觉得,欧叶这种优点和缺点同样明显的学生适合往哪个方向发展?”

    “数论方向吧?”钱方不置可否的答到。

    “周雨安呢?”孙二雄又问。

    “周雨安跟张四御是一个类型,就按数学系的常规路线培养吧。”钱方这次回答的很肯定。

    “那么小钱,在你的计分体系里综合能力排第一的沈奇,他适合往哪个方向培养?”

    “这……暂时无法确定。”

    ……

    孙二雄和钱方讨论的同时,沈奇一个人踱步出了北大校门。

    今天数学营有难得的半天休息,沈奇这一周就没出过北大,他想出去逛逛。

    走着逛着,沈奇路过了清华。

    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牵引着沈奇,他也不知为什么,就走进了清华校园。

    清华曾给沈奇留下过美好而深刻的回忆,他在清华宿舍住过一个星期,在清华园里拿到了国决冠军,然后入选国家队,一路杀到伦敦带回了i满分金牌。

    “我原以为会来清华,没想到最终去了北大,人生呐不是数学,算不准的。”

    徜徉在清华园内,沈奇的感受已不相同。

    当时怒放的盛夏之花如今却是凋零,夏去秋来,秋风吹出了凉意。

    鬼使神差的,沈奇来到了湖边。

    几个月前,沈奇在此处偶遇清华一男一女两位逼王,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天的异常逼王见闻录。

    湖还是那个湖,石凳还是那条石凳,只是凋落的枯叶提醒沈奇,北半球的秋季,地球公转非惯性偏差是否和夏季相同?

    沈奇在石凳上坐下,随手捡起一根树枝,如果用树枝做成简易布拉维摆的摆体,热膨胀系数该如何校正?

    沈奇眺望湖面,眼神飘忽不定,他四顾张望似乎在寻人,那位2米高的逼王呢?

    忽然,只见一道靓丽身影从沈奇眼前闪过,一位女生在绕湖跑步锻炼。

    “嘿,170小姐姐!”沈奇猛拍大腿,熟人啊。

    跑步的女生止步,她留着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疑惑的看了眼沈奇:“这位同学,你是?”

    “师姐,你怎么把头发剪了?”沈奇掰断手中树枝,觉得这位小姐姐还是蓄长发好看。

    “咱俩认识?”清华女大学生并不记得有沈奇这么个人。

    “师姐你的智商高达170,几个月前借了几根头发给一位很高的师兄做布拉维摆。”沈奇说到。

    “哦……哦哦。”女大学生恍然大悟,问到:“这位师弟是今年的新生?哪个专业的?”

    沈奇指了指远方:“数学专业。”咦,小姐姐不关心i的?想想也是,清华的iq170女逼王为什么要关注高中生的数学竞赛?

    “数学专业,厉害哦,加油师弟!”女大学生说完做出起跑动作,准备继续奔跑。

    “师姐稍等,请问那位很高很高,大概有2米高的师兄呢?他是生命科学学院的吧。”沈奇问到。

    “他呀……”女大学生露出一丝复杂而古怪的表情,又有些遗憾。

    “他……他咋了?”沈奇心中一惊,2米男逼王不会挂了吧?

    “他休学了。”女大学生淡淡的说到。

    “还好,休学而已。”沈奇长吁一口气,又问:“为什么休学?”

    女大学生叹口气:“哎,病了,回家养病。”

    沈奇:“啥病?”

    女大学生:“卡普格拉综合症。”

    “沃特……”沈奇非常吃惊,他老妈是医生,他好像听说过这么个症状,卡普格拉综合症,这特么貌似就是精神病呀!

    “卡普格拉综合症是一种妄想症,医学上的解释是,卡普格拉综合症患者认为,身边许多人其实都是同一个人的伪装,而患者自身也会分离出多个人格……哎,蛮可惜的,他是个聪明绝顶的尖端人才,他跟进的那个科研项目马上就要出成绩了,可惜了可惜了。”女大学生摇摇头,然后跑了起来,越跑越远。

    沈奇也跑了起来,越跑越快,一转眼就跑出了清华校门,回到北大。

    “还好还好,幸好我选择了北大。”沈奇一口气溜到北大宿舍,惊魂未定。

    掏宿舍大门钥匙的手微微颤抖,沈奇掏了好几次才从裤袋里掏出大门钥匙,打开大门的刹那,沈奇发现门缝里塞了个快递信封。

    捡起快递信封一瞅,收件人北大xx宿舍沈奇,寄件人《数学创新报》编辑部贾宝剑。

    “太好了,我的数学论文终于发表了,也只有这玩意能给我压压惊,这一天过的真是惊喜不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