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睡觉之前,沈奇收到一条微信,徐锐发来的。

    徐锐到首都快一周了,他闯入了全国u19田径运动会男子百米跑决赛,明天傍晚6点半徐锐将参加男子百米决赛。

    沈奇知道这场百米决赛对徐锐十分重要,这关系到徐锐的前途。

    “明天18:30,我准时到现场见证你百米夺冠。”沈奇回了条信息,这便睡觉。

    次日,数学营的教学继续进行。

    授课老师是钱方,他主讲常微分方程这个版块。

    除了沈奇,其余25位学员都在教室内听课。

    沈奇被单独叫到一间二十平米的小屋子里,就他跟孙二雄两人。

    屋子里凌乱极了,桌子上、地面上到处都是白纸,纸面上大多写有数学符号或画着几何图形。各类数学书籍杂乱无章的散布在各个角落,直尺和圆规随处可见,砰,沈奇刚进屋子就踢到一根直尺。

    明明是大白天,屋子里的窗帘却遮蔽的密不透光,室内唯一的电器就是天花板上挂着的日光灯。

    墙角处立着一块小黑板,白色粉笔在黑板上留下印记,这是一幅画。

    这副画作全部由直线构成,以垂直黑板的视角看去,一条大门洞开的走廊无限延伸,地板一格一格黑白交错,就像是无数个国际象棋的棋盘一直排列下去。

    沈奇第一眼瞅到这副图案,视线就再也没有离开过黑板。

    屋子里的烟味很重,孙二雄掐灭指间的中南海香烟,问沈奇:“这副画的水平如何?”

    “孙老师,我并不懂艺术,无法从绘画艺术角度给出评价,但从几何角度解释,我非常喜欢黑板上的这副画。以我的理解,这副画似乎是投影线的一个截景,它的构图全都是直线,最简单的线条勾勒出了最复杂的存在。”沈奇说到。

    “看来你学过透视法。”孙二雄亲切的笑了笑,“杰出的画家一定深刻了解几何,比如说达芬奇、丢勒和阿尔贝蒂,但反过来,杰出的几何学家们是否都会画画?嗯,我想是的。沈奇,你会画画吗?”

    沈奇摇摇头:“不不,我可谈不上什么学家,顶多就会涂鸦,画个表情包或者二次元猫耳娘之类的。”

    “好吧,坐。”孙二雄请沈奇坐下,又道:“正式介绍一下,我的身份除了数学营教官之外,还是燕大数学系的教授。”

    “孙教授好。”

    “沈奇,知道我什么单独喊你过来吗?”

    “和我谈谈人生理想?”

    “人生理想以及正确的三观,当然会和你谈的。”孙二雄从一堆废纸中抽出一本杂志,边翻边说:“中大主办的《数学创新报》,沈奇你在这份刊物上发表了一篇专业数学论文,论文的题目是《二阶常系数线性非齐次微分方程的一些新解法》。”

    “班门弄斧了,见笑见笑。”沈奇倒有些不好意思,在燕大数学系教授面前,他的这篇关于常微分方程的常规数学论文不算啥了不得的成就,甚至还有点low。

    孙二雄合上杂志问到:“沈奇我就问你,你是中大的学生还是燕大的学生?”

    沈奇坚决表态:“我当然是燕大的学生。”

    “那你为什么给中大主办的杂志投稿,而对燕大如此冷漠?”孙二雄的脸一沉。

    沈奇还冤屈呢:“我……我水平有限啊!《数学研究》好高端的,我不够格投稿。”《数学研究》是燕大主办的数学期刊,在国内数学界属于顶尖的那种。

    “呵呵,没事的别紧张,我开玩笑的,中大的数学实力和我们燕大还是有些差距的。”孙二雄瞬间乐了,“当然了,以沈奇你现在的数学水平,要让《数学研究》收你的论文稿,还是有一定困难的。不过没事的别紧张,毕竟你才17岁多不到18岁,这么年轻,前途不可限量。”

    “沈奇你看,其他学员都在接受小钱的授课,深入学习微分方程,而你已在专业数学期刊上发表了关于微分方程的论文,你没有必要听小钱上课了。”孙二雄说到,“所以我单独把你喊了过来,想和你促膝长谈,谈人生,谈理想,谈谈对数学的认识。”

    “那太好了孙教授,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沈奇最喜欢跟专业人士交流学术问题。

    “你小子写作文一定是满分吧,哈哈哈。”孙二雄抚掌大笑,看沈奇愈发的顺眼。

    笑罢,孙二雄问到:“吃过早饭了吗?”

    “吃了的,豆浆油条。”

    “吃饱了吗?”

    “饱了,我吃了六根油条喝了三碗豆浆,校门口那个永和豆浆的优惠早餐特别实惠。”

    “饱了就做道题吧,消消食健健胃,有利于青春发育期的少年茁壮成长。”

    “……”沈奇心说,全天下的教授咋都是一个套路?

    孙二雄走到小黑板前,拿起黑板擦擦去黑板上的粉笔图案,随即夹起一根粉笔做新图。

    孙二雄的几何作图功力非常扎实,他不需要使用圆规便画出了一个标准圆形,至少肉眼看上去是标准的。

    紧接着,孙二雄随手作出几条直线,也没有使用直尺,就这么顺手拈来,拉出笔直笔直的直线。

    六条直线构成了一个六边形,内接在圆中。

    六边形与圆内接的六个点,分别被孙二雄标注为a、b、c、d、e、f。

    “看懂没有?”孙二雄问沈奇。

    沈奇点点头又摇摇头:“在欧几里得几何意义下,我看懂了,但在非欧几何领域我看不懂,因为孙教授给的条件不充分,我并不知道孙教授想让我干嘛?”

    “呵呵,看不懂就好。”孙二雄习惯性的笑了笑,然后继续作图。

    在圆与其内接六边形的右边空白处,孙二雄新作三条直线,三条直线相交于一点,这一个点被孙二雄标注为l。

    “基于左边的这个图案,你给我把右边的图案补充完全,我不管沈奇你使用欧氏几何还是非欧几何,我要的只不过是一个正确的答案而已。能做到吗,沈奇?”孙二雄笑眯眯的问到。

    沈奇的眉毛拧成川字:“给我点时间孙教授,我尽力而为。”

    “没事的别紧张,时间和这间屋子都属于你,你可以使用这屋子里的任何作图工具及参考文献。好了,我得去买猪肉了,对了,沈奇你喜欢吃芹菜馅的饺子还是大白菜?”孙二雄将桌面上的钱包塞进口袋,准备撤了。

    “随便。”沈奇的目光死死盯住黑板,心不在焉的应付了两字。

    孙二雄不开心:“做题可以随便,吃饺子绝不能随便!”

    沈奇:“那韭菜虾仁馅的饺子可以吗?”

    “必须可以!等着,我去菜市场买材料,中午咱俩吃韭菜虾仁馅的饺子。”孙二雄开心了,遂离开屋子买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