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070章 感受被几何支配的恐惧吧
    沈奇独自一人留在屋子里,搬把椅子坐下,面向黑板。

    孙教授留下的课题是,基于黑板上的左图,补充完善右图。

    从数学逻辑上来说这不难理解,基于假设推导出证明,或基于已知条件求解出正确答案。

    左图是个啥玩意,一个圆内接一个六边形。

    这是可以触摸到的几何,即欧几里得几何,至少看上去是这样。

    欧氏几何有个问题,它与人们的触觉总是一致,与人们的视觉却并非总是一致。

    当然了,这个问题对99%以上的人类来说不算是个问题,普通百姓才不管你两条平行直线无线延伸下去会怎样,我就坐个高铁回家过年而已,高铁车厢下的两条铁轨在非欧几何定义下是否相交与我何关?

    与触觉几何相对的是视觉几何,前者可以理解为欧氏几何,后者在两百年前又被称为新几何,罗巴切夫斯基和黎曼对新几何做出的贡献最大,如今所说的非欧几何包含了罗氏几何、黎曼几何。

    以黎曼几何为例,它的核心观点是,同一平面上的任何两条直线一定相交。

    这显然是跟欧氏几何相矛盾的,在黎曼几何的标准中,任何两条铁轨无限延伸下去就总有一天会相交。

    不能否定欧氏几何的经典意义,在浩瀚的宇宙中,任何掌握了基本代数、基本欧氏几何和基本低速物理学定律的文明,都值得地球文明与其交流沟通、互通有无、携手共进、互惠共赢。只要那些文明承诺放弃二向箔民用技术的研究,大家就能做朋友,共建宇宙美好家园。

    视角从浩瀚宇宙切回银河系-猎户旋臂-太阳系-地球-中国首都-燕京大学的一间小黑屋里。

    沈奇陷入沉思的原因是,黑板上的图形题目是基于什么标准,欧氏几何标准还是非欧几何标准?

    随手在地上捡起一张白纸,在桌面上抄起一根铅笔,沈奇在白纸上画草稿图,他复制了黑板上的圆形内接六边形。

    沈奇延长六边形的两条边ab、de,使它们相交于p点。

    继续延长bc、ef,使它们相交于q点。

    延长cd、af使它们相交于r点。

    沈奇连接p、q、r三点,他喃喃自语:“p、q、r三点在同一直线上,这……这是帕斯卡定理?”

    (注【1】帕斯卡定理:若一六边形内接于一圆,则每两条对应边相交而得的3点在同一直线上。)

    “所以这是射影几何?”

    沈奇得到了线索,却再次陷入沉思。

    射影几何与欧氏几何并不矛盾,它算是欧氏几何的重要补充。

    “左图看上去就是帕斯卡定理的经典图形表达,那么右图……”沈奇望向黑板,右图是三条直线相交于l点。

    它们,这三条直线为何要交于l点?

    这到底是圆锥曲线截面的彻底沦丧,还是射影和截景的变态扭曲?

    欧几里得痴心苦守千年平行线永不相交,德扎格背后插刀该交点位于无穷远处究竟为哪般?

    奈何罗巴切夫斯基抛出双曲几何,黎曼大师淡淡一笑说这他妈都是狗屁,真是情何以堪。

    一块小小黑板的背后,隐藏了多少恩怨情仇?

    红尘中谁来接手新旧几何的激烈碰撞?

    被几何支配的恐惧,你能感受到吗?

    咔嚓咔擦!

    沈奇撕碎手中的白纸,假的,都是假的!

    这题没有解,谬论!

    沈奇抓耳挠腮,坐立不安,他走到窗户前,拉开窗帘。

    明明一大早出宿舍的时候还是阳光普照,此刻天空中却是阴云密布。

    射影几何射你大爷,太阳都被你射熄火了,所以今天是周一?

    “管他周日还是周一,反正我们没得休息。饿,好饿,我一做题就会饿,做不出题更饿。”沈奇饿的咕咕叫,一小时前他刚吃过早餐,现在又饿了。

    “莫非我激活了什么了不得的吃货属性?”

    沈奇在小屋子里翻箱倒柜找吃的,然而结果令他失望,这里唯一能吃的东西除了白纸就是书籍,全是精神粮食。

    “算了不吃了,忍一忍。”

    短暂的暴躁之后,沈奇强行使自己冷静下来,他再次盯着黑板,如果是在射影几何的标准下,右图有很多种解补全方法,正确答案不止一个。

    “但胖老孙单独把我喊来小黑屋,不可能出这么显而易见的题目给我做吧?这特么周雨安都会做啊,他应该会吧?”

    不知为什么,沈奇的注意力无法集中,他东想西想胡思乱想,好想吃块小熊饼干啊。

    就这么胡思乱想,一上午过去了。

    中午十二点多的时候,嘎吱一声,小屋子的门开了,孙二雄左手拎着保温瓶、右手一壶醋,他哼着东北二人转小曲儿,悠悠然进屋。

    将保温瓶和醋往桌子上一搁,孙二雄拿腔拿调的吆喝:“这位小客官,您点的韭菜虾仁馅水饺来嘞。”

    “刚才挺饿的,饿着饿着,饿到极限又饱了。”沈奇摇摇头,说到:“孙教授您自己吃饺子吧,这题目没做出来,我心情不好,吃不下。”

    “嘿嘿嘿,沈奇你可千万别这样摧残自己年轻的身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孙二雄揭开保温瓶盖,端出饺子,热气腾腾香气扑鼻:“刚出锅的饺子,你好歹吃几个吧,题目什么时候不能做,非得跟肚皮过不去?”

    “不吃不吃不吃。”沈奇摇头似拨浪鼓,视线始终没有离开小黑板:“孙教授,您好歹给我点提示吧,让我在哪种几何标准下给出答案?”

    “随意,皆可。”孙二雄从口袋里掏出几瓣生蒜,先磕个大蒜,再自顾自的吃口饺子:“爽,真爽,沈奇你先吃饺子吧,做题这种事情不必心急。”

    “您还是个佛系教授?”沈奇拿起孙二雄带过来的筷子,夹个饺子入口,囫囵咀嚼几下。

    “你吃饺子咋不蘸醋呢沈奇?不蘸醋又不吃蒜,你不白瞎了这一锅饺子?”孙二雄很心疼啊,沈奇浪费了一个好饺子。

    “哎呀孙教授,别扯东扯西了,咱能不能谈点正经事?你喊我来不是要跟我谈数学吗,我却发现饺子成为了今天的主角,喂喂孙教授,歪楼了。你必须给我个标准,否则这题我做不出来。”

    “沈奇,你有诸多优点,但不可否认,你也存在不足,至少在数学上是这样的。你储备的数学知识理论太多太杂,如果不具备极强的自洽梳理能力,太过偏执反而容易受内伤。”

    “哎呀孙教授,这些大道理我懂,咱们先把小道理搞定,再深入探讨数学证道的大道理,行不?”

    “呵呵,吃饺子吧沈奇,点到为止。”孙二雄笑了笑。

    “吃,我吃!”沈奇丢掉筷子,左手右手一个韭菜饺,直接手抓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