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071章 方向性建议
    午饭时间,孙二雄没跟沈奇探讨任何具体的数学问题,他俩大部分时间在拉家常。

    “沈奇,你父母是从事什么职业的?”

    “我爸做点小本生意,我妈是医生。”

    “看来你的家庭条件不错,爷爷奶奶那辈呢?”

    “孙教授,来燕大还得查户口?我爷爷奶奶都是工人,外公外婆都是医生。”

    “挺好挺好,你父亲那边根正苗红,你母亲那边医学世家,那沈奇你为什么选择数学呢?”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很官方的答案,但我信了。话说你习惯北方的生活吗?”

    “即便求学之路再多苦难,我也要走下去。其实北方蛮好的,就是干燥,我三天没大便了,拉不出来。”

    “沈奇,我在吃饺子!”孙二雄一口饺子卡喉咙里,进退维艰。

    “孙教授,我不也在吃吗?”沈奇并无异常。

    “算你狠,我走了。”孙二雄擦擦嘴,站起来离去。

    “喂,孙教授别走啊……”沈奇看着两百斤的胖老孙渐行渐远,他俩瓜分了三斤饺子,沈奇吃了一斤,孙二雄吃了两斤。

    整整一下午,沈奇都在草稿纸上画图。

    其实沈奇也感觉到了自己在数学上的一些问题,这八个月来,他阅读了海量的数学文献、期刊、论文,数学知识量的积累是够了,也具备一定的综合运用能力,但离那种大开大阖、收放自如的境界还有差距。这导致他在某些数学问题上走入误区,爱钻牛角尖。

    “算了,不画了,头疼。”沈奇停下作图,揉揉太阳穴,他一下午画了101种图形,装订成册都可以拿出去卖钱了。

    嘎吱,小屋子的大门开了,孙二雄拎着一大袋包子进屋。

    “快六点了,沈奇,咱晚餐吃包子。”孙二雄将包子搁桌面上,得有四五斤。

    沈奇把101张画有图形的一摞白纸推到孙二雄面前,神情十分疲惫:“孙教授,我画出了101种答案,你看看哪种是你想要的。”

    孙二雄左手包子,右手快速翻动白纸,他翻到第12张,抽出来说轻描淡写的到:“就这张吧,恭喜你沈奇,回答正确。”

    “孙教授,你不用检查一下后面的?”沈奇问到。

    “不用了。”孙二雄将第12张白纸摆在桌面。

    白纸上的图案是一个正六边形,内切一个圆,正六边形内作三条连线,刚好通过圆心。

    “这……布里昂雄定理就搞定了?”沈奇不敢相信,居然这么简单?

    (注【2】布里昂雄定理:外切于一个非退化二级曲线的简单六线形三条对顶点的连线共点,此点称为布里昂雄点)

    “没错,我要的就是布里昂雄点的补充作图。”孙二雄点点头,吃了一个猪肉大葱包子。

    “啊……”沈奇仰头望向天花板,发出一声苍凉的叹息,我辛辛苦苦的画图一下午、思考一整天,你要的只是一个布里昂雄点?

    “沈奇你看,黑板上的左图是基于帕斯卡定理作出的。”孙二雄走到黑板前,敲了敲左图,又道:“你只用给出布里昂雄定理的射影几何表达,就足够了。其实逻辑不难,帕斯卡定理和布里昂雄定理相互对偶。”

    “打个比方,沈奇你摊开手掌看到了掌心,然后翻过手掌让手背朝上,便完成了答题,就是这么易如反掌。然而,你为了完成这易如反掌的步骤,先做了一套热身操,再跑步五公里,把自己累趴下。实际上,反掌前的大量运动是徒劳的,并不是说一无是处,没必要罢了。”

    “卧槽……”沈奇摊开手掌,手心朝上,然后反掌,手背朝上,再来一次,一二三四。

    “所以沈奇,你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在哪里了吗?”孙二雄问到。

    “我只怕是走火入魔了。”沈奇面色凝重,数学领域的修炼可能到了渡劫期,进一步迈入仙界,退一步天打雷劈。

    “你看过武侠小说吗,沈奇。”孙二雄忽然扯了个看似不相干的话题。

    “当然,金古梁温烂熟于心。”

    “那我问你,张无忌的内力强不强?”

    “张教主有九阳神功护体,内力强的一比啊。”

    “那张无忌经常使用的具体招数是什么?”

    “他……他好像没什么具体招数吧?乾坤大挪移随便弄两下,就把对手秒杀了,这属于意识流的操作。”

    “所以沈奇,你从张无忌身上领悟到了什么?”

    “难道……莫非……武学的最高境界就是无招胜有招,三招之内打不死你算我输?”沈奇莫名颤抖了一下。

    孙二雄笑道:“基础数学同样如此,越简单,越复杂,越复杂,越简单。你能体会吗?”

    目瞪狗呆一分钟后,沈奇幡然醒悟:“我懂了,我懂了!谢谢你孙教授,我领悟了新的技能!我知道我的那部解题技巧指南该怎么写了!高手,孙教授你一定是绝顶高手,张三丰一般的存在!”

    “我不是什么宗师,一个普通的教书匠而已。”孙二雄摆摆手,说到:“距你来燕大正式报到还有九个月时间,这九个月我给你的方向性建议是,不必在数学上新增阅读内容,温习一下你已自学过的数学理论即可。这期数学营结束后,沈奇你回到家中,应该发散一下知识广度、扩充知识覆盖面,基础物理、基础计算机理论是较好的补充。”

    “乃至入门级的建筑学、绘画原理、音乐基础,你有时间也可以尝试接触,相信我,这对你在数学上踏入更深层次的境界有所帮助。我们燕大从来不培养书呆子,我们是学术大师的缔造者。只会做题而没有思想,就算从燕大毕业拿到毕业证,你无非就是一个高级打工者罢了。”

    沈奇为之耸动:“明白了,听孙教授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明年九月,我希望能见到一个更好的沈奇。”孙二雄笑了笑,从袋子中掏出个包子递给沈奇:“该说的我说完了,吃包子吧沈奇。”

    沈奇接过包子,吃的特别香。

    这时,墙壁上的挂钟滴答响了一声,沈奇扭头一瞅,哎呀,六点了!

    “孙教授,明年九月你一定能见到一个更好的沈奇,但是现在,我得走了。”沈奇抓起两个包子塞口袋里,急匆匆要走的样子。

    “这么着急,去哪?需要我送你吗?”孙二雄摸出他的汽车钥匙。

    “首都体育大学运动场,我有个好兄弟马上要比赛了。”

    “那沈奇你自己坐地铁去吧,这个点开车到首都体育大学,路上至少要堵两个小时。”

    “我走了,明天见!”沈奇飞奔而去。

    赶死赶活的,沈奇于六点半抵达首都体育大学运动场,全国u19田径运动会在此举办。

    “还好赶上了,哪个是徐锐?”

    观众看台上,沈奇放眼望去,塑胶跑道上的百米起跑线处,八位年轻选手一字排开。

    第4道那个肌肉发达的家伙,穿一身蓝色运动装、背后贴有“南粤省”字样的选手就是徐锐。

    砰!

    这时发令枪响,全国u19田径运动会男子100米跑决赛开始。

    徐锐的出发很糟糕,他明显比其他选手慢了一拍起跑,一出发就掉到最后一位。

    加速跑和途中阶段,徐锐亡命似的发足狂奔,他连超数人追到第三位置。

    “冲啊徐锐,再爆两个!”沈奇观战的是精神紧张,他知道只有百米冠军对徐锐有意义,第二、第三等同于失败。

    然而冲在最前的两位选手途中实力非常强劲,就算徐锐压到枪起跑,也不见得有绝对胜算拿到冠军,更何况他的起跑出发烂的一比。

    第5道的红衫选手率先冲线,沈奇捂脸不敢继续看下去了。

    最终,成绩大屏幕上显示,来自首都队的选手以10秒79获得男子百米冠军,徐锐10秒90排名第三。

    沈奇不看也得看,只见赛场中,完成比赛的徐锐一屁股坐在地上,他神情呆滞,失落到了极点。

    “哎,要拿个全国冠军真不容易。”沈奇赶死赶活来到比赛现场,他没能亲眼见证徐锐夺冠,见到的只是失败。按照徐锐的说法,水木大学只收各个单项的全国冠军,所以徐锐通过体育特长保送到水木大学有点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