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077章 从哪里来,去往何处
    张万邦办公室,沈奇从家中过来。

    “这个月我就没见过你几次。”张万邦说到。

    “张老师是你说的,我想来学校就来,不想来就不来。”沈奇说到。

    “最近在忙什么?”张万邦随口一问。

    “写了篇数学心得。”沈奇随口一答,陈晓婷已经给他通风报信了。

    “这……”张万邦早已酝酿好的台词全部失效,他从抽屉里拿出一沓a4纸,往桌面上一拍:“沈奇你干的好大事。”

    沈奇解释到:“这不算什么大事啊张老师。”

    “这还不算大事?”张万邦瞪了沈奇一眼,遂转阴为晴:“你这篇数学心得写的非常好,除了行文风格我不敢苟同,其他的都很有参考意义。编写数学心得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情,沈奇你为什么不跟我讲?”

    沈奇说到:“这不是初稿吗张老师,仅限于我和陈晓婷、古小丹三人之间小范围传递。”

    “不,不能小范围传递,必须全市面流通,出书。”张万邦笃定说到。

    “出书?”

    “是的,找出版商,印刷成册,出书。”

    “我就是写着玩的,出啥书啊张老师?”

    “你不出版,被某些居心叵测之人剽窃了怎么办?到时候你去法院都没得告。我不是说陈晓婷、古小丹的人品不行,他俩都是善良本分的学生。但这种事情一传十十传百,沈奇你写的数学心得,谁知道会不会落到其他人手中?就算你有防范之心,你能保证陈晓婷、古小丹跟你一样吗?”

    “这……”沈奇略作思考后拿出决定,“好,出版。”

    但在张万邦看来,沈奇的数学心得初稿尚存一些瑕疵,师生二人就一些专业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春节放假前,沈奇数易其稿,终于定稿。

    接下来就是找出版商投稿。

    联系出版商的渠道不止一条,南港二中有路子,沈奇他爸同样有路子。

    沈奇家中。

    “我帮你联系一家出版商?”沈志山问到,他确实有路子,虽然不是做文化传媒方面的生意,但沈老板生意场上朋友的朋友有做这一块业务的。

    沈奇点点头:“对啊老爸,这属于个人行为,我不想麻烦学校。”

    “前几个月,沈奇你说写着玩,写着写着就要出书。马上就要过年了,年前不太好操作,主要是该放假的都放假了,该旅游的都出去旅游了,最早也要元宵节之后我才能帮你操作。”

    “你要是12月份跟我说你想出书,我现在已经帮你搞定了。”沈志山在手机通讯录里找人,看看哪位文化界的朋友可以帮忙,还真不少,唐老板、辰总编、豆作家、梦老师、红大咖……一巴掌数不过来,有几个挺熟,有几个一面之缘。

    沈奇摊手耸肩说到:“我真是写着玩的,后来张老师提醒我要注意知识产权的保护,所以啊,干脆出本书呗,过一把文人瘾。”

    “主要是你肚子里有货,这点很关键。虽然我也看不懂你写的是啥玩意,但沈奇你放心,出书这事我一定给你办妥了,甭管能卖掉几本,你开心就好,反正咱家又不缺这几个钱。”沈志山斩钉截铁的说到。

    “至少能卖掉三本吧,张老师、陈晓婷、古小丹,嗯,剩下的如果卖不掉,我就全部送给班里的同学,留个纪念。”

    “还是那句话,你开心就好,走了,去你爷爷家吃团圆饭。”

    辞旧迎新,春暖花开。

    过完年,沈奇满了18周岁,从法律意义上说他成年了,拥有了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以及法律上的其他义务、权利和责任。

    孩子们都已经长大,好多梦正在飞。

    沈奇的身高已接近180c他的梦是尽快突破180,成为身长八尺的好男儿。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基于傅里叶级数,各谐波在空气中的相对强度可以和在弦中不同,如果弦是通过共鸣板和空气耦合的,那么f(t)展开后乐音的a0通常为零,谁能给我解释一下啊?一开年沈奇就进入状态,思考声与波动方程,音色与谐和,二维波模与耦合摆……等等等等。

    数学几乎不需要使用任何道具仪器、实验设备,但物理学不同,这是一门实验科学,即便是偏理论的物理学派,物理学家们的一些重要理论依据也来源于实验。

    没有任何一名物理学家会说,我的理论全是我脑补出来的。而数学家说我的理论全靠脑补,没人会去抨击他们。

    高三年级的物理课堂基本上已经接近纯脑补了,就是刷题讲题,讲题刷题。

    化学、生物的课堂同样如此。

    沈奇不喜欢这样的课堂氛围,他认为自然科学的打开方式不该如此。

    数学的性质就是这样,除了看书做题写论文、发呆yy画图形,也没其他更好的实践手段。

    然而物理不应如此,物理应该是一门充满趣味性和探索性的实验学科。

    南港二中高三年级大年初五就开学了,学生们辛苦,老师也辛苦。

    没办法,再苦再累也得咬牙挺住,熬过这几个月高三学生们天高任鸟飞,而老师们将继续投入战斗,和新生们一同进入新的高考周期,年复一年,周而复始。

    沈奇初五这天来到学校,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想过来转转。在家宅着也思考不清楚那些物理问题,不如出来透透气,单纯的依靠看书刷题,很难体会到物理学的精髓。

    来到教学楼一楼,沈奇犹豫不前,他习惯性的来到这里,却不想上楼。

    上去了又能干嘛?

    “二中之大,竟无容我之处吗?”沈奇惆怅的在一楼通往二楼的楼梯台阶上坐下。

    一年前的沈奇也是惆怅的坐在这里,因为成绩太烂,当时的他不愿走进教室,进去了也听不懂,干脆溜到食堂后面打游戏得了。

    此时此刻此地,沈奇再次萌生不愿走进教室的念头,因为成绩太好,老师讲的太无聊,进去了也没啥意思。

    蹬蹬蹬。

    这时从二楼跑下来一位男生,他跑过沈奇三五步之后突然止步,回头一瞅:“沈奇大佬,你坐在这里干嘛?”

    沈奇抬头看了男生一眼,索然无味的说:“别叫我大佬,我不是大佬。”

    男生非常诧异:“你就是大佬啊,二中谁人不识君?”

    “哟呵老哥,挺醒目的,来,坐。”沈奇觉得这位男生有点意思,他拍拍台阶,示意男生坐自己边上。

    “别别别,你是老哥,沈奇老哥,高三的老大哥。”男生顺从的坐在沈奇身边,眼神中带有仰慕之色。

    “你高几的?”沈奇问到。

    “高二。”男生答到。

    “叫什么名?”

    “林星宇。”

    “从哪里来,去往何处?”

    “从高二(2)班来,去往实验楼。”

    “星宇老弟,咱俩有点缘分,去年此时我也是高二(2)班的。”

    “我知道啊沈奇大佬,你当年的座位现在我坐着呢,沾点仙气。国际冠军我是不指望了,只求能去国决玩玩就好。”林星宇嘿嘿笑道,他貌似是沈奇的迷弟。

    “嘿,同门师弟!”沈奇拍了拍大腿,问到:“你啥时候入校数竞队的,我之前怎么没见过你?”

    林星宇摆手说到:“不不不,我不是数竞队的,我是物竞队的,南港二中物理竞赛队。数学是理科之王,i的逼格胜过其他学科竞赛,谁没听说过i呀,特别是我们理科班的,i满分冠军在我们心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但是,听说过ipho的人可能没那么多吧。”

    “哦,物竞队,隔壁的。想想也是,大年初五就来学校的,除了高三学生就是学科竞赛队的队员了。喂,林星宇,你去实验楼干嘛呢?”

    “训练啊。”

    “什么训练?”

    “物竞队的训练。”林星宇说到。

    “不早说!走走走,我也去实验楼,去你们物竞队学习学习。”沈奇站了起来,终于找到一点好玩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