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089章 我会坚定,得到常量
    然后穆蓉抄起一块电路板:“下周你们将参加全国复赛,复赛的理论试题依旧是全国卷,实验题由各省自行安排。虽然在复赛中理论试题占160分,实验题只占40分,但接下来的一周我会重点培训实验环节,这是你们大部分人的弱项。”

    接下来进入实验操作的培训。

    如果穆蓉讲理论题,沈奇一般不跟大部队会师,他会单独向穆蓉讨教理论知识,然后回家自己刷题。

    做物理实验还是得来学校实验室,毕竟学校实验室设备完善、仪器齐全,用的是公家的水电。

    有些实验还会用到压缩空气,普遍百姓谁会在自家安装压缩空气管道?

    跟自己储备的理论知识相比,沈奇很清楚实验并不是他的强项,所以他加入大部队,做实验。

    力学实验、声学实验、光学实验、电学实验、磁场实验……实操进行中。

    一周很快过去了,转眼到了4月,cpho复赛即将开始。

    复赛的赛程安排是,先考理论试题,满分160分。

    几天后考实验部分,满分40分。

    理论+实验的总分,就是复赛选手的最终成绩。

    各省根据复赛总成绩,推荐最优秀的选手参加国决,一般一个省也就是挑选复赛一等奖中得分排名前十的选手去国决。

    湘南省、鄂北省、浙东省这三个物竞强省要厉害一些,他们派去参加国决的选手不会少于二十人。

    有的省重视高考,有的省重视学科竞赛,数竞强省和物竞强省数来数去其实差不多,就那么几家。

    湘、鄂、浙三家在数竞和物竞上都很牛,但这三家从没出过一位数学、物理双料国决冠军的选手。i、ipho的双料金牌选手,国际上也没出过。

    “物理啊物理,你不要太傲娇,我这人不干则已,一干就要把你刷爆。199分,靠,我最讨厌的就是满分减一分,你在为难我沈奇是吗?”

    沈奇憋着一股劲,cpho的初赛已经失手了,复赛,绝不能重蹈覆辙。

    “哟,沈奇,受刺激了?”穆蓉一边收拾实验仪器,一边跟沈奇聊天。

    沈奇小心翼翼的拆卸一组玻璃透镜仪器:“还好。”

    “明明就是受刺激了,你有强迫症吧,看见99、149、199这些不完美的数字,你就会抓狂是不是?”穆蓉问到。

    沈奇摇摇头:“不,一刀999级,我就不会受刺激。”

    明天就将进行cpho的复赛,穆蓉完成了赛前最后一节实验课。

    沈奇、林星宇留在实验室内,帮穆蓉收拾实验仪器。

    “沈奇初赛199分,林星宇初赛138分,两位帅哥,你们都是我的王牌哦。”穆蓉收拾好最后一块电路板,面带鼓励之色说到。

    林星宇惶恐说到:“不不不,我不是,沈奇才是王牌。我就是个马仔,穆老师的马仔。”

    沈奇初赛考了199分,林星宇138分,他俩分别排名队内第一、第二。当然了,第二和第一的差距有点大。

    穆蓉接手这支物竞队有几个月的时间了,初赛之后她有些失望,如果不是把沈奇招进队,她手下的这十几条枪很难打出一片江山。

    即便把沈奇招进队伍,二中物竞队的整体实力离穆蓉的期待值,还有一定差距。

    或许穆蓉对自己的要求太高了吧,收拾完实验仪器,她还不放沈奇和林星宇走,又给他俩讲了三道往届cpho国决的真题,热力学、光学、电学各一题,都非常有代表性。

    “好了,就到这里吧,今晚早点休息,明天大干一场,直捣国决!”穆蓉对沈奇晋级国决是很有信心的,沈奇是她绝对的王牌。副牌中最大的一张就是林星宇了,穆蓉同样希望林星宇能创造奇迹。

    “嗯,穆老师,我一定会努力的,我必须晋级国决!”林星宇跟打了鸡血似的。

    “穆老师也早点休息。”沈奇并未许下什么诺言,只是平静的跟穆蓉道了声晚安。

    “多几个人进国决,我也能多发点奖金呢,加油。”穆蓉让沈奇和林星宇先走,她最后锁实验室的大门。

    沈奇和林星宇结伴而行,朝学校的自行车棚走去。

    “穆老师有学问吗?”沈奇问到。

    “有!”林星宇不假思索的答到。

    “穆老师讲课讲的好吗?”

    “好!”

    “穆老师美吗?”

    “美!”

    “穆老师缺钱吗?”

    “缺!”林星宇不知不觉的被套路了,他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解释:“我哪知道穆老师缺不缺钱啊?”

    “我怎么感觉穆老师缺钱呢?”沈奇有这种感觉,上次单独跟穆蓉相处时,穆蓉说她的车都没钱做保养了。

    不应该啊,不能够呀,二中的老师薪水福利本就不低,穆老师课讲的好,又有燕大博士头衔撑门面,她出去随便带个什么物理培优班,小日子就能过的美滋滋。

    林星宇东瞧瞧西瞅瞅,然后小声说到:“听说穆老师的房子、车子,都是她一个人供着,很辛苦的。”

    “你听说的还真不少。”沈奇走到自行车棚,推着自行车跟林星宇道别,这便回家。

    次日早上,穆蓉带队来到市六中,cpho的复赛理论考试在此举行。

    复试理论考试也是3个小时,从9:00考到12:00。

    叮铃铃,9点整,考试开始。

    6号考场的沈奇拿到复试理论试卷后,同样是先快速的扫一遍全题。

    理论试卷共有八题,第一题是填空题,后面七题全是计算题。卷面总分为160分。

    第一道填空题是热身题,分值最低,为12分。

    虽然是热身题,但这道分值最低的填空题绝不是送分题。

    “这……果然是复赛,难度有所提升。”沈奇昨晚休息的很好,今天他不会打瞌睡了,也不敢打瞌睡。

    因为复赛的这道热身填空题,在沈奇看来已显露几分送命题的狰狞,稍有闪失,即便是初赛199的沈大佬也有可能送命。

    这题的题面是:

    “北宋沈括著《梦溪笔谈》,内载:登州海中,时有云气,如宫室、台观、城堞、人物、车马、冠盖,历历可见。”

    “有式如下:n^2(y)=n0^2+np^2(1-e^-αy)”

    “令x=0(x为水平轴),高度y=h,n0为y=0处的折射率。np和α为常数,随温度分布而定。”

    “则该光线在空气中传播的轨迹方程为______”

    木有了,题面到这里就结束了,连个示意图都不给。

    “这……”沈奇凝眉思索,五分钟过去了,不敢动笔。

    很明显,这是道光学题。

    别以为搞物理竞赛的人就不用学语文,学好语文之目的,是保证你能认全题面的字儿。

    认全沈括在千年前写的字儿之后,要进行一个简单的分析,北宋首席科学家沈括沈工描述的是啥玩意?能否从物理角度予以解释?

    如果又认识字,又懂一些物理常识,那么北宋沈工在他的论文集《梦溪笔谈》中所记载的这段话不难理解,沈工以文字方式描述了海市蜃楼现象。

    相信绝大多数高中生都能从这道填空题的第一段古文中,推导出海市蜃楼。

    但接下来的纯粹物理学描述,恐怕只有少数高中生能看懂是个啥意思。

    不!

    第一题绝不是送分题!

    这题颇有难度,千万不要被它12分的卑微外面所迷惑,它具备送命潜质!

    沈奇不敢大意,他再次仔细审题,十分钟过去了。

    初赛的这个时辰,沈奇已连破15题。

    而复赛的这个时辰,沈奇一个字儿都没写。

    填空题根本不给你详细解释的机会,不是12分就是0分,没有所谓的步骤分。

    “哼哼哼,哼哼哼哼……”又过去了5分钟,沈奇笑了笑发出低吟,这是他发起攻势的前奏。

    沈奇找到了思路,更是找到了难得的对手:“呵呵,呵呵呵……出题老师很调皮呀,对嘛,这才对,这才像正规物理老师的作风。沈括,沈工,老祖宗,你是我们老沈家第一代科学家,放心,我不会给老祖宗丢人的。”

    海市蜃楼说白了就是个光学现象。

    光线经不同密度的空气层发生显著折射,将远处景物以一种奇幻的方式显示在人们眼前。

    亲眼见过海市蜃楼的人不多,这需要缘分。

    但没有关系,我们可以通过做物理题感受海市蜃楼的梦幻场景。

    沈奇提笔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

    空气啊,没有方向。

    平行啊,就像分割的衣裳。

    薄层啊,折射渗出翅膀。

    我的夹角,穿过法线的胸膛。

    飞翔的θ,强忍着伤。

    逃离了,dx的猎枪。

    亲爱的光线,挚爱的积分。

    我会坚定,得到常量。

    ……

    啊,多么优美的物理乐章。

    沈奇打着草稿,打着打着就快唱了起来。

    做题并没有那么枯燥,何不把它当作一种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