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096章 数论+几何=强力CP
    “刚才我说到了朗兰兹纲领是数论+代数几何的一种新纲领,我的数论非常烂,但我的搭档是数论专家,请允许我客串一把主持人。”云威望向不远处站着的正牌主持人。

    主持人笑着退后几步,做了请自便的手势。

    云威:“下面隆重介绍我在燕大数学系时的同班同学,科学突破奖、拉马努金奖获得者,麻省理工数学系教授龚长伟先生上台演讲!”

    掌声再次响起,一位戴眼镜瘦瘦的男子上台,他和云威热情拥抱,然后云威下台。

    “大神大神,都是大神,轮到伟神秀了。”沈奇大呼过瘾,今天这场演讲没白来。

    龚长伟是云威在燕大数学系时的同班同学,他比云威大一岁,比云威瘦一点,头发没云威那么茂密。

    “我出身在农村,小时候家里没有闲钱培养我什么兴趣爱好,于是我就自己算数字玩,打发时间,算着算着就拿了几个奖,然后幸运的来到燕大数学系读书。”龚长伟的开场白在淡淡的回忆中,显露出一种算术神童的气息:“我对数字特别敏感,可能是天生的吧,小时候心算速算全村第一。”

    台下笑。

    “但算的快算的准没用啊,云威从来都算不过我,然而他的成绩永远比我好。云威拿过i满分金牌,我比他少一分,这一分就是我跟他之间的差距。”龚长伟笑着看了眼台下,云威的座位。

    云威和龚长伟对笑一眼,装,龚长伟你继续装。

    秀,伟神请继续秀。沈奇知道龚长伟也是i金牌选手,只不过没拿到满分而已。

    云威和龚长伟那一届的中国奥数队真的相当强悍,打的其他国家只能跪着哭。强到什么程度了呢,那届中国奥数队只需派出五位选手就能拿到i团队冠军,而满员人数是六人。

    去年沈奇参加i时,中国队要是少一人,那只能拿到团队铜牌。

    纵观国际数学界,近30年来f、w、a、拉马努金奖的获得者,大多有i参赛经历并取得好成绩。

    中国派员参加i其实是比较晚的,85年才开始参赛。

    跌跌撞撞了十年,90年代中后期开始,中国奥数队强势爆发,成为i赛场上的常胜将军。

    以云威、龚长伟为代表的80后年轻数学家,正是在中国奥数队强势爆发时期涌现出来的。

    90年代中后期到2000年前后,云威、龚长伟都是十几岁的少年,现在他俩三十几岁,冲击菲奖也就是五到十年之内的事情了,过了40岁便自动丧失获得菲尔兹奖的资格。

    “既然我只会算数字,得了,那我就研究数论吧,我很早就确定了研究方向,那时是大一还是大二来着,孙二雄老师建议我主攻数论方向。”龚长伟面向台下鞠了一躬,说到:“感谢燕大数学系老师对我的指导,我终生受益匪浅。”

    卧槽,胖老孙可以啊,云神、伟神他都教过?莫非孙二雄是燕大数学系的隐藏boss?沈奇环顾大礼堂一周,还是没有发现孙二雄。不过想想也是,云神、伟神在燕大数学系读本科时是同一届的同学,孙二雄既然教过云神,那肯定也教过伟神。

    云威从燕大本科毕业后,去世界上数学专业最吊的普林斯顿数学系深造,拿到数学博士学位。和云威同赴美国的龚长伟选择了哥伦比亚大学,在那里获得数学博士学位。云威、龚长伟这一代80后年轻数学家,被誉为中国的黄金一代。

    龚长伟30岁时就开始带博士生,现在是麻省理工数学系教授。龚长伟在美国带的博士生,有些岁数比他还大。

    “自从确认了数论方向后,我原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跟云威发生交集,我的研究切入点更偏向算术,而云威的切入点更偏向几何。”龚长伟继续演讲。

    “云威刚才说了,朗兰兹纲领是数论+代数几何的纲领性研究,具有划时代意义。从燕大本科毕业十年之后,我和云威再次走到了一起,我俩是搭档,我们十分默契,我们渴望取得突破。中国数学家从来不曾沉默过,而这个时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中国人的呐喊将响彻世界!”龚长伟慷慨激昂的说到。

    80后的年轻数学家跟老一辈不一样,他们更自信,更渴望展现自己的才华,在全世界面前。

    “说的好!”沈奇喊了一声,带头鼓掌。

    “云教授、龚教授真棒!”

    “菲奖是你们的!”

    台下掌声连绵不绝,演讲结束。

    龚长伟和云威先后获得了拉马努金奖,最近几年他俩联手向朗兰兹纲领发起攻势,前不久他俩联合写了篇论文,关于朗兰兹纲领的一些解析,共同获得了科学突破奖中的数学奖,平分了300万美金的奖金。

    从奥数国家队到燕大数学系,再到一起研究朗兰兹纲领,年轻有为的龚长伟和云威是一对黄金拍档,他俩一个精通数论,另一个擅长代数几何。

    “云神和伟神这对cp真是相得益彰,代数几何+数论,他俩的组合研究朗兰兹纲领再合适不过了。”沈奇感慨到。

    说到数论,谈到天生对数字敏感,沈奇忽然想起一个人,欧叶,计算姬。

    欧叶强的就是算术,她的特点跟伟神有些类似。

    沈奇记得孙二雄教授带他们这届金秋营时评价过欧叶,胖老孙说今后最适合欧叶的方向是数论。

    看来胖老孙不是胡扯的,欧叶有模板,她的模板就是伟神。

    虽然大多数时候数学是男人的数字游戏,但历史上也不乏杰出的女性数学家,比如茱莉娅-罗宾逊,她就是个数论专家,因解决希尔伯特23问中的第10问题而闻名数学界。

    “欧神,在干嘛?”沈奇跟欧叶发了条微信。

    一直到一小时之后,欧神才回信:“刚睡醒。”

    沈奇:“神特么刚睡醒,快吃晚饭了才睡醒?”

    欧叶:“嗯。”

    沈奇:“欧叶你知道吗,我今天在现场听了云神和伟神的演讲,我觉得你的模板就是伟神。”

    欧叶:“哦。”

    沈奇:“你知道伟神是谁吗?”

    欧叶:“龚长伟。”

    沈奇:“那你哦哦哦,哦个鬼啊。数论是很有前途的,也很难搞,连云神都不敢碰数论,但你可以尝试一下。”

    欧叶:“已开始尝试。”

    沈奇:“很好!9月燕大开学后,具体业务咱俩详谈。”

    欧叶:“哦。”

    沈奇:“别哦哦哦了,我最讨厌的就是哦哦哦!”

    欧叶:“……”

    沈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