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099章 从前,我没得选
    “随缘。”沈奇笑了笑。

    “看来你又恢复神勇状态了?”穆蓉的一颗心放下了99%,但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好像总有点不对劲啊?

    沈奇避而不谈国决话题,问到:“穆老师,你在燕大呆了多少年?本科+硕博连读,最少九年吧?”

    “刚好九年。”穆蓉说到。

    “穆老师进过燕大物理试验班吗?”

    “没有,但我读研时在试验班当过助手,我在南港二中跟你们讲的题,很多都来自燕大物理试验班内部训练题,我以燕大试验班的标准教你们,可惜,只有你一人来到国决。”穆蓉叹了口气。

    沈奇问到:“你不是保送到燕大的?”

    穆蓉摇摇头:“不是,我高考就这么一考,考上了燕大,随缘。”

    “哈哈!你也随缘。”沈奇大笑,“穆老师你这语气神态,很像我在隔壁大学遇见的那位女逼王啊。”

    穆蓉说到:“我们燕大的女生一般不装逼,等你来燕大正式报到你就知道了,燕大的女孩子要可爱一些。行了沈奇你自己逛逛吧,我要去组委会开会。明天休息一天,后天考实验题。”

    这时雨停了,沈奇把伞还给穆蓉,自己在燕大校园内散步。

    其实吧,对于刚结束的cpho国决理论考试,沈奇不敢打包票,他完成了280分的全部答题,时间有些紧,有可能拿满分,也有可能拿不到满分。

    一半一半,拿不到满分的可能性占一大半。

    沈奇随意找条石凳坐下,这时手机响了,他接通电话:“喂,秦老师。”

    来电人是个熟人,扣扣新闻大粤版块的记者秦武:“沈奇你好,物竞国决理论题考完了吧?方便见个面吗?”

    “秦老师你在首都?”

    “在的,我就在燕大里面,这次过来跟进物竞国决的报导。沈奇你的坐标是?我过来找你。”

    “坐标:逸夫楼西北偏北的一颗树下。”

    “好,我就在附近,马上过来。”

    不多久,秦武找到了沈奇:“怎么样,理论题考的不错吧?”

    “我就这么随便一考,无所谓结局。”沈奇平静的说到。

    “那看来形势不错!”秦武掏出录音笔。

    “喂喂喂,秦老师别录音了行不行?”沈奇见到录音笔后,有些不自然。

    “不录音我哪记得住你说过什么?”秦武解释到,“我想对沈奇你做个专题,希望能多收集一些关于你在竞赛、高考前后日常的点点滴滴素材,还请理解啊。”

    “来首都之前,咱俩在我家附近的咖啡厅有过一次谈话,当时我就是随口一说,有想法冲击今年的高考理科状元。秦老师你倒好,你写出来的稿子是,奥数冠军沈奇随便考考,目标全省理科状元……你以为我不上网看新闻的啊?”沈奇吐槽到。

    “随便考考,这是你的原话啊,我没有胡编乱造。”秦武说到。

    “我也是傻,真的傻,没曾想你们这个行业水这么深,秦老师你这样一写,人民群众会怎样看我?群众们肯定会说,沈奇就是个装逼玩意儿,到处立g!秦老师,你这是陷我于不仁不义之地,对我今后入党会造成极其不良的社会影响。”

    说着说着,沈奇以光一般的手速从秦武手里夺过录音笔,作投掷状:“要啥录音笔?”

    “别扔!”秦武赶紧制止,夺回录音笔:“这录音设备挺贵的。”

    “用笔和纸记录对我的专题采访行不行?”沈奇提出建设性意见。

    “也行,也行。”秦武妥协了,遂收起录音笔,取出随身携带的小本本和水性笔。

    二人聊了会儿天,秦武时不时在小本本上记录文字。

    ……

    cpho国决理论考试的分数于次日上午9点放出。

    各选手查到分数后,如果觉得有争议,可以在10:00-11:00这一个小时内申请复核。

    沈奇、穆蓉二人在9点多的时候,来到组委会临时办公室的门口。

    “查分吧,沈奇,要是你觉得有争议,我们直接进去申请复核。”穆蓉说到,她看上去有那么一点点忐忑。

    “查呗。”沈奇掏出手机,虽然表面上云淡风轻,其实他心里也有些紧张。

    我不想失望,但是这次,也许我会失望……沈奇手机上网进入中华物理竞赛网查分系统,输入姓名、考号。

    点击查询之后,手机上秒刷出一些信息:

    沈奇

    南港二中

    cpho国决理论试题分数:280

    “这……”沈奇有些意外,再刷一次,还是280。这尼玛,满分呀!

    穆蓉的心跳加快,她无法从沈奇的表情上判断是好消息或坏消息。

    “喏,穆老师你看。”沈奇将手机递给穆蓉。

    穆蓉接过手机一瞅,非常开心:“280,满分!沈学霸终于重回巅峰!”

    “开考前我就说过,顺其自然嘛。”沈奇微微一笑,仓促交卷什么的绝口不提,这种事情就让它永远消失在历史的迷雾中吧。

    这真的是顺其自然呀,沈奇说的是真心话,前两次自信满满考满分,连拿两个199,这次光速答题却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中午请你吃顿好的。”穆蓉说到,然后提醒:“明天的实验题不要松懈,实验题的分值是80分,只要实验步骤不出现明显的低级失误,不把实验仪器玩坏掉,各选手之间往往拉不开较大的分数差距。”

    “cpho说白了,主要考的是理论,而沈奇你拿到了理论考试满分,国决总分前十可期!我现在去组委会签字确认你的理论成绩,然后抽你的实验题顺序签,你就在附近转转别走远了。来,填张表,签个字。”穆蓉从包包里拿出一张表一支水性笔递给沈奇。

    沈奇在表格中写上自己查询到的理论题分数,服从组委会的评判,明天的实验题抽签顺序同样服从组织安排。

    很快的填完表签完字,沈奇将表格递给穆蓉。

    穆蓉接过表格,迈着轻快的步伐进入组委会办公室。

    “喂穆老师,你的水性笔!”

    沈奇喊到,但高兴坏了的穆蓉已进入大楼消失不见。

    忽然,沈奇发现不远处的一棵树下有个熟悉的身影。

    沈奇再次确认,树下的这位同学非常眼熟,没错,是他,苏杭二中的选手。

    昨天考理论题的时候,这位苏杭二中的选手就坐在沈奇前面的座位,他提前十分钟交卷,信心满满,优雅从容。

    沈奇对他印象深刻。

    此刻,这位选手蹲在一颗树下哭泣,伤心欲绝。

    沈奇走到这位选手身边,劝慰到:“同学,请不要哭泣,作为一名国决选手,一名学霸,必须保持足够的尊严和从容的姿态。”

    “保……保你妹啊……我理论考试才172分……呜呜呜,我完蛋了……我进不了前30名,也许连前50名都进不了啊……”苏杭二中的男生流下了男儿泪。

    “从前,我跟你一样。”沈奇蹲了下来,跟男生面对面,心平气和的说到:“在你身上,我仿佛看到了自己从前的影子,骄傲,冲动,甚至还有一点点的狂野。”

    “你特么……到底想说什么?”男生一脸懵逼。

    “以前,我总是提前交卷,不吹牛,在国际最顶级的学科竞赛赛场,我也是这么干的,还拿到了满分,甚至加分。”沈奇非常平静的说到,没有任何装逼成分,就是一些心里话想跟像他的人、懂他的人倾述:“后来,我不这么干了,即使再简单的卷子,我也会等到铃声响起再交卷。”

    男生猛然醒悟,仔细打量沈奇的容貌:“你……你是沈奇?i冠军沈奇?被保送到燕大的沈奇?”

    “我是谁并不重要,请不要打断我的倾述。”沈奇不嗔不躁的说到,“以前,我没得选。现在,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

    (今天从老家返回工作地,一天都在路上,码不了字。因为3月1日上架,没几天了,所以要存点稿,今天这章是发的存稿,自动上传。今天只有一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