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这些媒体也没歪曲事实啊,网络时代不就这种风格吗?”穆蓉笑道,然后正正色说到:“沈奇,打扮的帅一点,参加颁奖仪式去了。”

    中华物理会总部多功能宴会厅。

    本届cpho即将落下帷幕,最后一个项目是颁奖仪式。

    教育部、科技部、中华物理会的相关领导莅临现场指导工作。

    下午三时许,颁奖仪式正式开始。

    水木、燕大离着近,两所学府的相关领导、院系教授、招生负责人也来到了中华物理会多功能宴会厅,他们的目标是40位物竞国家队集训选手,能抢几个算几个。

    当然了,如今的燕大比较有优势,在物理领域水木大学处于弱势。

    现在政策有所调整,只拿到cpho国决金牌的高中生,很难获得水木、燕大的保送名额。

    但入选国家集训队的高中生,水木、燕大一定抢着要。

    所以50位金牌选手中排名靠前的40位是幸运的,物竞国家集训队的分数线就划到了前40位。

    排名41-50的十位金牌选手比较悲催,哎,咋办涅,考试的时候多考几分,人这辈子的命运就改变了。

    观众席上。

    “老孙,什么个情况?你的得意弟子沈奇咋跟咱们抢饭碗呢?”燕大物理系的一位教授说到,他姓傅,身边有位200斤体重的胖子孙二雄。

    “这不叫抢饭碗,而是公平竞争,谁规定奥数冠军不能参加物理竞赛?”孙二雄白了傅教授一眼,非常不爽:“当年胥小雨是先拿的c满分金牌,被我们数学系预招了,你老傅真不厚道,横刀夺爱,把胥小雨骗去了物理系。”

    “胥小雨就适合搞物理,这是他的天赋。我的尝试没有错误,胥小雨后来拿到了ipho金牌,金牌中的第一,世界第一。”傅教授针锋相对,从老孙手里抢来胥小雨是他最得意的操作。

    孙二雄:“最后人家还不是去了普林斯顿。”

    “人各有志。”傅教授看似大度,实则有点酸。

    “所以老傅你的个人魅力和情商还是堪忧,胥小雨要是在我手里,来我的金秋营或者冬令营,他绝对会留在燕大,至少本科阶段会留在燕大。”其实孙二雄也不厚道,无形补刀最致命。

    “孙胖子你他妈……”傅教授气死了,即便是有涵养的教授也想骂人。

    “老孙,老傅,少说几句行不行?沈奇上台了。”一位儒雅的校方领导说到。

    “好,好,莫校长,我们不说话了。”老孙、老傅随即闭嘴,莫校长是副校长,主管招生这一块。

    燕大挺重视cpho国决颁奖,主管招生的副校长亲自过来选材。

    燕大副校长的行政级别可不低,在场的教育部、科技部相关领导没几个比莫副校长的级别更高,教育部也管不了燕大,燕大直接归中央管。

    实际上这届cpho国决的no.1早在去年就被燕大预招了,日理万机的莫副校长没有亲眼见过沈奇,今天是第一次。

    物竞的颁奖仪式,其实孙二雄不该来,他是教数学的教授。

    但没有办法,孙二雄的得意门生沈奇做了件牛逼的事情,他必须来现场。反正从燕大步行过来也就十分钟,他顺便还在路上买了两斤猪肉大葱包子。

    “下面请本届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金牌第一名沈奇同学上台,发表获奖感言!”中华物理会的主持人热情洋溢的有请沈奇上台,这是惯例,每届国决的总分no.1都要例行公事的发表感言。

    no.1一般都会拿到中华物理会颁发的“最佳选手奖”,这届最佳选手奖颁给了沈奇。

    沈奇今天打扮的蛮帅的,穆蓉帮他挑的黑西服,还打了条蓝领带,很有仪式感。

    “沈奇,帅小伙!”孙二雄竖起大拇指。

    “我觉得吧,沈奇搞物理其实也挺合适的。”傅教授发自肺腑的说到。

    “去你大爷的傅炳森!”孙二雄破口大骂,“你别痴心妄想了,事不过三,适可而止,你赶紧断了挖我们数学系墙脚的念想。你要是对沈奇哪怕有一丝非分之想,信不信我强拆了你们物理学院?”

    “你一搞数学的纸上谈兵,拆的过我们物理学院?”傅教授不屑的冷笑,完事补充一句:“堵不如疏,人各有志。”

    “你俩消停会儿行吗?”旁边座位上的莫校长不高兴了。

    孙二雄和傅教授再次闭嘴,而后二人皆神情专注的望向台上。

    沈奇上台了,先鞠个躬,然后开始发表获奖感言:“首先,感谢中华物理会给我颁发这个最佳选手奖。在其他领域我也拿过最佳选手奖,但cpho的最佳选手奖对我来说有不一样的意义。”

    孙二雄默默的笑了,沈奇你小子一上台就耍威风,好样的。

    其他领域当然是指的数学领域,孙二雄表示欣慰。

    沈奇也没准备什么演讲稿,就是即兴发挥,想到哪说到哪:“网上流传着一些顺口溜,燕大还行、太太不美之类的,我进行了大致的总结归纳,这些所谓的梗映射出的社会现象是,取得卓越成就的成功人士不经意间透露出一些信息,我很普通,我无意中完成了某件事情,等等。”

    “我只是个高中生,我没有太多的社会阅历,我无法评判什么。”

    “参加颁奖仪式之前,我粗略看了看新闻,关于我的评论有一些。”

    “我不是一个随随便便的人,我流了很多汗水、付出了艰辛的努力,才取得了一点点的小成绩。”

    “不夸张的说,这一年多来我看过的专业文献、研究过的学术论文数量,超过了99%以上的高中生甚至本科生。”沈奇很感慨啊,他继续说到:“我不是个聪明人,所以笨鸟先飞。”

    “我不爱听人家说什么燕大还行之类的话,燕大怎么还行了?明明是很可以嘛!”

    “谁再说燕大还行,我跟他急。”即兴发挥到这里,沈奇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台下发出笑声。

    燕大莫副校长也被沈奇逗乐了,沈奇的感言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对于这次拿到cpho的金牌第一名,我非常高兴,也很感恩。感谢一直悉心指导我的物竞老师,南港二中穆蓉穆老师。”沈奇说到这里停顿两秒,望向台下某处。

    台下的穆蓉倍感欣慰,微微一笑好开心。

    “穆蓉去南港二中当了中学老师?哪个穆蓉,不会是我们物理学院的那个穆蓉吧?”傅教授疑惑的自言自语。

    “自己学院的学生毕业后去哪了都不清楚,天底下居然还有这种教授。”孙二雄忍不住怼了一句。

    傅教授不搭理孙二雄,自顾自的小声道:“咋跑去南港二中这种高中了?不应该啊,燕大的物理学院毕业生好歹也去个强一点的高中吧?”

    台上,沈奇进行总结性发言:“最要感谢的是我父母,老爸老妈,我爱你们!我的获奖感言发表完毕,谢谢。再次感谢中华物理会颁这个奖给我。”

    啪啪啪,掌声响起。

    咔咔咔,记者拍照。

    沈奇的cpho之旅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