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104章 高考来临
    所以,开始刷题吧。

    化学生物稍微好说一点,一个月刷他个几十套卷子够了,找找感觉。

    配合物理,理科综合考满分对沈奇来说是可操作的。

    数学,考不到满分等同于失败。

    英语,尽量考满分,沈奇能做的就是争取。

    语文,沈奇不敢保证满分,主要是作文,谁敢打包票高考作文一定拿满分?

    这玩意又没有标准答案,取决于阅卷老师们的主观判断。

    说到写作文,沈奇他老爹就很不爽。

    沈奇写的那本《奥数冠军沈奇的数学技巧》,沈志山跟出版社谈了两三个月,这书还没开始印刷。

    责编、主编等负责的内容业务层面没有分歧。

    分歧在于商务,商务不归编辑们管,出版社有专门的商务谈判部门。

    出版社的商务谈判部门说,一次性付给沈家5万块钱,买断沈奇这本书的所有版权。

    沈志山当时就怒了,你们他妈打发要饭的?我和我儿子都不缺这5万块钱,我儿子出书主要是图个开心,但你们不能把我们当弱智来欺骗。

    高考前几日,沈奇家中。

    “所以5万块钱买断所有版权,是付给不知名作家的额度标准?”沈奇问到。

    “是的。”沈志山说到。

    沈奇:“可我连不知名作家都算不上。”

    “性质不一样,无法对比。我们家真不缺这5万块钱,但我沈志山看不惯那家出版社商务经理的嘴脸,其实他们的编辑都挺好说话的,商务经理的眼里只认钱。买卖不成仁义在,如果不谈仁义只谈钱,那行啊,我就只跟他们谈钱。”

    “谈钱伤感情的了,这需要点时间。不过沈奇你放心,你这书虽然还没出版,但我已经帮你申请了知识产权保护,未出版的书稿同样拥有知识产权,去相关部门走个程序就行了。不要心急沈奇,出书这事我一定帮你办妥,我会多跟几家出版社谈判,总有一家会让我看着顺眼的。”沈志山说到。

    沈奇点点头:“我不急的,没事。老爸你说的很对啊,做买卖最重要的是看对方顺眼,不开心的买卖做着有啥意思?行了,我去刷刷题,下周就要高考了。”

    “你参加高考真像媒体说的那样,能轻轻松松拿状元?”沈志山问到。

    “我哪知道啊老爸,我又不是神。”沈奇笑了笑,随后走进自己的卧室,翻阅《高考作文高分模板》。

    高考作文这种事情也有一定的模板化套路,如果无法用纯粹的文学方式获得作文满分,那就改用数学方式尝试一下吧,我把高分作文模板全部背下来,可不可以?沈奇开始背诵作文。

    “高考啊高考,你终于来了,作为高中生涯的最后一个副本,你说,我该如何刷你呢?”

    通常在高考前一周,考生的准考证会发放到各高中。

    有些高中领到准考证后,会立即发给本校考生。

    有些高中则由老师统一保管准考证,到了高考前一天甚至高考当天早上,才发放给本校考生,以防马虎的学生丢失准考证。

    过完儿童节,6月2日,沈奇回了一趟南港二中,领准考证。

    南港二中的操作方式是6月6日发准考证,也就是高考前一天发。6月7日是高考首日。

    沈奇跟其他学生不一样,他想什么时候领准考证就什么时候领。

    大佬驾到,闲杂人等避让。

    沈奇大摇大摆朝张万邦的办公室走去,他穿着短裤、短袖、凉鞋,我看你们怎么扒我的衣服。再扒就属于违法行为了。

    其实沈奇多虑了,到了这个阶段,高考前几天,围观他的人就有,摸他的妹子就有,摸他的男生也有,扒他衣服的学生还真没有。

    “别摸了,再摸就……”沈奇呵斥一位男生,他班里的同班同学。

    “沾点文曲星的文气,嘿嘿嘿。”男生摸完便离去,目标达成。

    领完准考证,沈奇在走廊上遇见了陈晓婷:“哟,晓婷,还来学校呢?”

    陈晓婷的个子越长越高,瘦瘦高高的她得有一米七七、七八了,沈奇才比她高两三厘米而已。

    “嗯,找袁老师问几道题目,刚问完。”陈晓婷手里拿着一本化学习题集。

    这个时点,高三考生可以来学校,也可以不来。

    各科目的老师全在学校里呆着,你来学校找老师指导指导也行,在家自己复习也可以,随意。

    “状态不错啊。”沈奇发现陈晓婷身上洋溢着一股积极向上的战斗力,同桌能以这种良好状态参加高考,沈奇表示认可,“对了,古小丹呢?最近他老在自己的动态更新上,发表一些很丧的话。我感觉这不是什么好事。”

    陈晓婷摇摇头:“不知道啊,好久没见过他了,我已经半个月没碰手机了,**自己吧,对自己狠一点,人生难得几回搏。”

    “感觉你现在的战斗力x啊。”沈奇笑了。

    “总而言之很谢谢你,沈奇,你的数学、物理心得对我很有帮助。”陈晓婷真诚的说到,她的语文、英语成绩本就可以,数学、物理成绩再搞上去,这是要爆冷的节奏。

    “你再把化学、生物临阵磨磨枪,可以啊晓婷,感觉你要爆发了呀。你这状态相当可以,在高考前几天调整到巅峰状态,你的秘诀是什么呢?”沈奇问到。

    “拉威尔。”

    “拉威尔?”

    “德尔德拉。”

    “德尔德拉?”

    “以及门德尔松。”

    “门德尔松?”

    “对呀,听听音乐,拉拉琴,状态就出来了。”陈晓婷解释到,然后小心翼翼的询问:“沈奇,可以求你件事吗?”

    “说。”沈奇很爽快的答应了,也不问是啥事,因为他知道陈晓婷这种老实性格不会提什么无理请求。

    “你……你用过的黑色签字笔,能送我一支吗?”陈晓婷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她从未主动开口找沈奇要过东西。

    数学心得是沈奇自己吹了牛逼,为了兑现承诺,他主动送给陈晓婷和古小丹的。

    “就这个事儿啊,小事一桩,走,进教室,我马上送你一支笔。”沈奇招呼陈晓婷进高三(2)班的教室,求笔这种事情,我送外地的学生都送过,两三年的同桌没理由不送她一支笔。

    自从4月底离开南港市去参加cpho,沈奇已经有一个多月没回高三(2)班的教室了。

    一进教室,沈奇惊呆了:“我……我去!我的书呢,我的文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