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109章 不用谢我
    然而阻止无效。

    同学们继续撕书,至少有一半刚参加完高考的高三学生在这么干。

    沈奇在新闻里见过类似的报道,高考后撕书似乎成为了一种仪式化的行为,宣泄,发泄,与应试教育说拜拜。

    亲眼目睹这一切,沈奇还是感到震撼,非常的痛心。

    应试教育或许不那么尽善尽美。

    但书本是无辜的。

    为什么要撕书?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啊?

    把高中课本留着,今后说不定还能派上用场呢。

    “哎,算了,随他们去吧。”沈奇朝张万邦的办公室走去。

    张万邦拿出两本数学专业文献给沈奇,这是沈奇寄存在他这里的。

    “状元了?”张万邦问到。

    “不好说。”沈奇摇摇头。

    “你自己预估是多少分?”张万邦又问。

    “不知道,没估。”沈奇说的是实话,凭他的记忆力和计算能力,真要想估分,能估个八九不离十。没这个必要,顺其自然吧。

    “这么低调,不会考砸了吧?”张万邦皱了皱眉,随即又笑了:“其实对于你沈奇来说,高考不存在考砸之说,只存在状元与非状元的区别。”

    “顺其自然。”沈奇也笑了,然后他正正色,非常认真恭敬的给张万邦鞠了个90度的躬:“谢谢张老师对我的栽培,将我从泥潭中拉出,带我走上正道。师恩常在心中,不敢忘。”

    张万邦的心猛然抖动了一下,他从教二十年,给他鞠过躬的学生有不少。

    这些学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不是状元也没考上水木和燕大,最后大多去了普通大学读书。

    这些普通的毕业生给张万邦鞠躬是因为,如果不是张万邦吼他们骂他们,没收他们的手机和psp,他们现在不知道会在哪里干苦力甚至当古惑仔。

    也有考上水木和燕大的学生,但他们没有一个回来给张万邦鞠躬。

    沈奇是第一个。

    张万邦转过身去,天天骂学生砸讲台的暴躁硬汉数学老师,眼圈有点湿润。

    沈奇是张万邦教过最有特点的学生,没有之一。

    沈奇以前是个学渣,后来他奇迹般的拿到i冠军,c、cpho双冠王,他被保送到燕大,高考一结束,他就回来给张万邦鞠躬。

    能教出这样的学生,张万邦觉得老师这一行没有白干,他擦拭眼角,满怀感情的转回身:“沈奇啊,这是一名人民教师应尽的责……人呢?”

    沈奇已消失不见踪影。

    “臭小子,浪费我的感情!”张万邦破口大骂,猛捶他的办公桌,捶的很爽,捶的很开心很欣慰。

    沈奇离开张万邦的办公室,下楼。

    一路上遇见了语文老师、英语老师,沈奇也跟她俩道谢,两位都是女老师。

    “不用谢我啦沈奇,你读高三以来,我都没怎么教过你。”语文老师说到。

    “想教你也没机会,你长期在外面搞竞赛,见沈奇你一面都很困难。”英语老师附和到,她看沈奇的眼神是闪闪发光。

    沈奇跟两位女老师聊了几句,告辞撤退。

    下到教学楼一楼,沈奇又碰到一位教过他的老师,他们高三(2)班的正牌物理老师赵红桃。

    赵红桃一见沈奇转身就走。

    沈奇大踏步追上去:“赵老师,谢谢你!”

    “别别,我赵红桃承受不起。”

    赵红桃连忙摆手,面有愧色:“沈奇你谢我干啥呢,你找我问物理问题,我从来都不告诉你答案,你取得的巨大成就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不不,如果不是赵老师在高一、高二给我打下了坚实的物理基础,我不可能获得cpho的冠军。总而言之谢谢你,赵老师!”沈奇给赵红桃鞠了一躬,没有90度但也有一些角度。

    赵红桃将信将疑:“沈奇你真这么想?”

    沈奇诚恳的说:“千真万确,一日为师,终身为母。”

    赵红桃的疑虑消除,她瞬间充满了母爱,看沈奇的目光愈发慈祥:“我生小孩比较晚,我现在五十岁了,我的女儿才不到19岁,挺巧的,她也在首都读书。当然了,她读的是普通大学,不能跟沈奇你的燕大相提并论。沈奇啊,我这人呢看上去严肃,其实思想是比较open的……”

    “谢谢赵老师,赵老师再见!”沈奇一转身跑掉了。

    “嘿,臭小子!”赵红桃直跺脚,后悔啊。

    赵老师都感谢了,穆老师能不去感谢感谢她?

    沈奇去找穆蓉,结果被告知穆老师放假了。

    那只能微信上感谢了,沈奇给穆蓉发微信,感谢穆老师在物竞上对自己的指导,并发了个9.10元的红包给穆蓉,寓意9月10日教师节,师恩不忘永存心中。

    穆蓉回到:“自学成才,不用谢我,正在拍鸟,祝锦绣前程。”

    南港二中物竞队扛把子沈奇已经高中毕业,新一届的校物竞对处于洗牌重建阶段,穆蓉最近没啥业务,她便提前放了暑假,去野外湿地拍鸟去了。

    就在沈奇感谢各位老师的同时,南粤省高考阅卷工作同步进行中。

    南粤省教育厅下属的一个神秘机构,坐落在一处幽静之地。

    一个房间内摆有几十台电脑,每店电脑前坐着一位阅卷老师。高考阅卷工作在此进行,这样的阅卷室有不少间。

    高考网上阅卷已实施了很多年,客观题的答案以2b铅笔写在答题卡上,由电脑自动评审。

    主观题在教育部内部系统里上传到阅卷老师的电脑中,由阅卷老师手动完成批阅、打分的工作。

    一般每道主观题由两位老师独立评分,评卷前会在系统中设定一个允许误差值,比如1分、2分。

    若两位老师的评分不超过允许误差,则按平均分值计算。

    若评分超过允许误差值,则由第三位老师进行仲裁,作为最终结果。

    阅卷老师也看不到答题者的姓名、学校,高考阅卷模式是公平完善的。

    语文阅卷的第一天,便发生了一件作文仲裁。

    有篇作文,一位男性老师给了60分的满分,一位女性老师给了57分,扣掉3分。

    3分的差异,已超出了允许误差值的范围。

    于是这篇自拟命题为《执着》的作文,提交给第三位老师进行最终仲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