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112章 明天我们就要远走,干了这杯酒
    主持人无言以对,沈奇你说了等于白说!

    但导播并未再次暂停拍摄,“听老师的话,积累知识多刷题”这些常规说词,从沈奇口中讲出,有不一样的意义。

    沈奇继续说到:“我觉得,对于学过知识的总结归纳也特别重要,这需要靠电视机前的各位同学自己梳理,老师主要是讲方向性的内容,以点拨为主。实际上呢,这次我考到750的满分,语文和英语可能有些运气成分,但理科的四门对我来说,拿不到满分就是失败。”

    “数理化生,我为什么如此强势呢?因为我经常做总结、写心得,不断梳理知识结构,避免大量知识信息无意义的堆积。”

    “以数学为例,我写的心得完全可以出一本书了,不管是竞赛也好,高考也罢,我数学从没拿过非满分。这就是自我总结归纳的重要性。”

    ……

    省卫视台对沈奇的采访在次日晚上播出,引起了社会上广泛关注。

    沈奇家中。

    沈志山不停的接电话、挂电话,他的第一身份是沈奇他爹,第二身份是公司里的沈老板,第三身份兼职沈奇的经纪人。

    “喂,你们是哪里?xx台xx节目组?你们这是综艺娱乐节目吧?”

    “我儿子不想去娱乐节目,这与他的身份不符。”

    “科学教育探索发现类的节目,他可以考虑一下。”

    “贺经理你好,沈奇那本书啊?哦,你们可以出价到10万元买断。”

    “抱歉了,沈奇他不想卖书了,再见。”

    “商总,你好你好,好久不见。哦,你想做沈奇那本数学心得的出版销售,按销量分成?这个可以谈,可以谈的。”

    沈志山可忙了,要帮沈奇处理的业务既多且杂。

    高考满分状元上了电视,全国播放,沈奇的名声抵达了他十八年人生中的顶峰。他之前写的那本尚未出版的数学秘籍,身价水涨船高。

    “新成就!恭喜宿主出书一本,社会知名度进一步提升,特奖励3万点学霸积分。结余94607点学霸积分,请宿主确认。”

    七月底,沈奇的书《奥数冠军沈奇的数学技巧》终于开始印刷,并将在八月上市销售。

    出版商换了一家,沈奇在合同的乙方处签下自己的名字,这算是白纸黑字具备法律效益了。

    签约的这家出版商给了沈奇不错的商务条件,《奥数冠军沈奇的数学技巧》上市后,甲乙双方根据销量按一定比例分成销售所得。

    不出名的作家往往享受不到这种分成待遇,出版商给个几万块最多十几万买断是正常情况。

    沈奇并非著名作家,他甚至都不能算是一个作家。

    高考满分状元的光环熠熠生辉,奥数冠军、物竞冠军的头衔如虎添翼。

    年仅18岁的非著名作家沈奇在高三暑假出了本书,旨在帮助广大高中生朋友提升数学成绩。

    沈奇回想高中三年,自己干的大事不多,拿过几个学科竞赛冠军,夺过高考状元,出过一本书,仅此而已。

    若干年后,中学生涯的琐事或许忘的一干二净,能记住的大概就是这几个冠军、一个状元、一本书。

    即将读大学了,该收收心了,沈奇重新集火数学,还剩一个月的时间,生物、化学可以暂时放到一边,物理需要兼顾一下。

    数学升到7级,沈奇在数学领域的推导力、洞察力、判断力等指标明显提升,他回头看看之前写的那篇论文,《二阶常系数线性非齐次微分方程的一些新解法》,太肤浅了,太low了,我咋能写出这么没水平没深度的论文?

    二阶常系数线性非齐次微分方程,这课题就是普通本科生研究的内容,算不上高深。

    这几天沈奇在深入研究高阶常微分算子特征值的重数关系,即斯图姆-刘维尔问题。

    常型的斯图姆-刘维尔问题是一个经典问题,借助边条件空间的几何结构,可以对自伴的高阶常微分算子特征值的解析重数进行深度分析。

    沈奇在斯图姆-刘维尔问题上取得了一些进展,当然也有阻碍。

    能用几何解析的代数问题沈奇尽量使用几何方法,能用代数穿插的几何问题他尽量穿插代数,实际上当代数学,代数和几何越来越不可分割,纯粹的代数和纯粹的几何也可以做出成绩,但越来越困难。

    沈奇不会忘记燕大的那场演讲,数论+代数几何是数学实现大一统的方向。

    他知道自己还有很多知识要学,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不管如何,虽然《二阶常系数线性非齐次微分方程的一些新解法》这篇论文很low,但沈奇毕竟是发过论文的人了,普刊论文那也是论文呀。

    这就是学术资本,即便这么一点点资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一区二区之类的还遥遥无期,然而有总比没有好。

    去首都报到之前,沈奇请几个高中好友一起吃饭。

    “来吧,我们都已成年,请举杯,干了这杯酒。”沈奇端起啤酒杯,尽东道主之礼,今天他请客,毕竟是出书开卖的人了,即将有收入。

    “干!”徐锐二话不说,仰头饮尽一杯啤酒。

    “那……那我也干了?”陈晓婷呡了一小口酒。

    “陈晓婷别养金鱼,不醉不归!”徐锐劝酒,气势逼人。

    “我喝不了酒啊!”陈晓婷只喝一小口,打死也不喝第二口。

    “沈奇请你喝酒你不喝?做人怎么可以这样?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徐锐非常严肃的谴责三连。

    “我……”陈晓婷非常犹豫,看的出来她对酒精有畏惧感。

    徐锐特别感慨:“我可怜啊,一个人,没有同类。张老师从没给我配过同桌,男同桌都没配过。陈晓婷你和沈奇这么多年的同桌,你不得敬沈奇一个大的?他对你好不好,你自己心里没点数?算了,不说了,都是老同学,说多伤感情。”

    “我……”陈晓婷偷偷瞧了沈奇一眼,然后快速举杯:“沈奇,谢谢你,没有你的帮助和指点,我不可能考上传媒大学。那我干了,你随意!”

    咕咚咕咚。

    说干就干。

    陈晓婷干了一杯啤酒,这是扎啤,一杯的分量可不少。

    “喂,这么逞强,行不行啊?”沈奇问陈晓婷,呵,女人,真是不理智的生物,一言不合就喝大酒。

    “小……小问题!”陈晓婷满脸通红,她拍拍不太的胸脯表示自己很淡定。

    完事陈晓婷又给自己满上一杯扎啤,语无伦次的吆喝:“来来来,喝了……这杯……还有三杯……”

    “喝一杯酒,就发疯了?”徐锐算是见识陈晓婷的酒量了,传说中的一杯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