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114章 什么鬼
    “沈奇,看来你当班长是众望所归,人民群众的意志不可违背呀!”

    辅导员18岁时成为预备党员,党龄接近10年,他的政治素养特别高,体现在他的言行中。

    沈奇摇头摆手继续婉拒:“不不不,我也是群众,万千普通群众中的一员。班长这个担子,我真的承受不起。”

    “当班长吧,沈奇!”众同学齐声高呼。

    “我的行政管理水平有限啊同学们!”沈奇好为难的,从小到大他就当过一道杠小队长,突然间他被要求当班长,燕大数院最核心专业的班长,肩上的担子太沉了。

    “这跟行政管理什么的无关,主要是思想品德方面的素质要高,对了沈奇,你不是你们省的三好学生吗,那你的思想品德呱呱叫,棒极了!由沈奇你当咱们数学系xx级的班长,同学们放心,我也放心,院系领导放心,校方领导更加放心。”辅导员出口成章,他非常适合辅导员这个岗位。

    周雨安补充到:“燕大放心,国家也放心,基层放心,中央更放心。沈奇你别演了,赶紧宣誓就职吧,沈班长!”

    “这……还是不合适吧?”沈奇一推再推三连推。

    周雨安快要崩溃了:“沈奇,你踏马太爱演了,戏精,资深戏精!你以为你是曹操啊,三让魏王?别推脱了大佬,你就从了吧,沈班长!”

    “从了吧,沈班长!”

    “从了吧,沈班长!”

    “从了吧,沈班长!”

    各群众高呼三连,差点下跪叩首了。

    就连欧叶这种万年没表情的三无少女,也忍不住微颤朱唇,她大概是在笑吧。

    “辅导员……这?”沈奇无奈的望向辅导员,试探问到:“那我试试,要是班长当的不好,你随时罢免我。”

    “就这么定了!”辅导员大手一挥,宣布沈奇为数学系xx级的班长。

    书还没念,倒先当了个小官,这跟沈奇预想的不太一样,哎,国情如此,技术小能手也得兼管行政,走一步瞧一步吧。

    之后是军训,脱下牛仔裤,换上绿军装,新大学生们接受军人的洗礼。

    “全体都有,立正!稍息!坐下!”军训教官大喝一声,“数学系,军歌唱起来!”

    沈奇带头吼一嗓子:“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像首歌!”

    数学系三十几位男生集体高唱:“绿色军营,绿色军营,教会我!”

    说是唱歌,跟吵架也没两样。

    对面那支队伍是娘子军,她们巾帼不让须眉:“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

    数学系:“一呀么一呀么一呀么一,一杆钢枪交给我!”

    娘子军:“米索啦米索,啦索米多来!”

    数学系的男生跟这支娘子军干上了,两支队伍一言不合就飙军歌。

    其实他们都是数院的新生,数院的女生不多,五个系就组成了这么一支二十余人的女兵队伍。

    数学系仅贡献了欧叶一位女生,她混在队伍里特别显眼,唱着唱着就晕倒了。

    女生们大惊:“报告,欧叶昏过去了!她这是中暑了吧?”

    对面的数学系男生们停止唱军歌,皆焦急的望向女兵队伍,他们的班花倒下了,这可是大事啊。

    数学系就欧叶一位女生,甭管她是丑是美,都得当班花给数学系撑门面。

    沈奇嗖的站起来,向本队教官请示:“报告,我班女战士欧叶倒下了,我必须立即对她实施人道主义援救!”

    “批准!”数学系教官跑到女兵队伍那边,和女兵教官一起抢救昏迷不醒的欧叶。

    欧叶的肤色本就苍白,此刻愈发没有血色。

    经过教官的应急处理,欧叶恢复了知觉。

    “嘿,没事吧?”沈奇蹲下来问欧叶。

    “没。”欧叶摇摇头,很明显,非常有事。

    “你是友军?”女兵队伍的教官问沈奇。

    沈奇答到:“对,我是欧叶班上的班长,沈奇。”

    教官做出指示:“沈奇你背欧叶去医务室,她需要休息,送她去医务室后你即刻归队。”

    “是!”沈奇背起欧叶朝医务室方向移动。

    “你很轻啊欧叶,90斤有没有?”沈奇背着欧叶并不吃力,她身高一米六七、六八的样子,不到90斤,偏瘦。

    欧叶有气无力的说:“87斤。”

    “哦,你最近身体好点没?”沈奇问到。

    欧叶声如细蚊:“老样子。”

    “行了,你别说话了,好好休息。”沈奇将欧叶送到医务室,交给医生,然后归队。

    在为期一个月的军训中,各新生之间的认识和了解不断加深,沈奇作为数学系的班长,和班上的35位男生及1位女生建立了不错的群众关系。

    沈班长杂七杂八的啥都要管,在班级群里发教务信息,集资搞团建活动,组织人马参加校运动会……这是行政方面的业务。

    技术方面的业务更多,哪家的数分教材更吊,泛函是否真的让人心泛寒,无穷级数的终极奥义是什么……沈奇跟同学们交流探讨。

    男生之间比较方便交流,大家都住一栋宿舍楼,寝室之间互访是常见的事情。

    燕大数学系的男生并不是书呆子,他们跟普通大学生没有太大区别,无非数学基础好一些。

    他们讨论数分与解几,他们同样开黑打游戏,沈奇他们宿舍四个男生加隔壁宿舍一个男生,五人开黑罕逢敌手。

    没人打的过燕大数学系五个懂兰彻斯特方程的男生,除非是职业选手。

    兰彻斯特线性律用于五战士局,只拆塔不杀人,咱们输人头推水晶,victory!

    兰彻斯特平方律用于五射手局,只杀人不拆塔,咱们88比0打的对面叫爸爸,然后对面屈辱的投降了。

    沈奇很久没打游戏了,他心血来潮将兰彻斯特方程运用在游戏中,简直就是超神。

    如果对面知道他们的游戏对手全部来自燕大数学系,这些数学系高材生都拿过奥数竞赛的国决奖牌甚至金牌,应该也会心服口服。也有一种可能,会是举报。

    数学系的男生们很快打成一片。

    数学系的女生略显孤独,欧叶这唯一的女生连室友都不是一个班上的,她跟其它系的三位女生合住一间寝室。

    国庆假期之后的一个夜晚,阴云密布,夜空中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

    沈奇拿着一本书来到女生宿舍下面,他打电话给欧叶,让欧叶下楼。

    只见一道白色身影缓缓从楼梯处飘了下来,她套一件宽大的白色长袖t恤,没住了膝盖,及腰的黑直长发拨到胸前,遮掩住了面容。

    呜~

    不知是风声,还是什么怪鸟在嘀鸣,特别的凄厉。

    “卧槽……什么鬼!”沈奇吓了一跳,他高举英文版的《代数指南》连连后退,心中默念:高斯、欧拉、牛顿、阿基米德四大主神面前,一切妖魔鬼怪皆为灰烬!

    白色身影摇曳到沈奇面前,她撩开一半长发,露出半张苍白的脸:“是我。”

    “靠,欧叶!”沈奇看清这位白衣女子的相貌,遂放下镇邪宝典《代数指南》,强烈抱怨:“大半夜的月黑风高,你打扮成这样,是闹哪般啊欧叶?”

    欧叶诡异一笑:“呵呵,刚洗完澡,风干。”

    “别笑,不许笑,你是我见过唯一的一位,笑比哭更难看的女生。”沈奇稳定下情绪,将英文版的《代数指南》递给欧叶:“你找的书,是这本吗?”

    欧叶接过书,点点头:“是的,国内并不好找。”

    “别搞丢了啊我跟你说,这书是去年我从英国带回来的。”沈奇提醒到,“这本《代数指南》是牛津大学数学系内部教材,安德鲁-怀尔斯是编者之一,他主要研究椭圆曲线的吧,但在数论上的造诣也很高,否则证明不了费马大定理。看看这书,对你有帮助。”

    “好。”欧叶点点头。

    “欧叶,今后你晚上出门能不能扎条辫子,把脸露出来?”沈奇提了个建议,并说明原因:“你这尊容,直接去午夜凶铃的片场,都不用化妆的。”

    欧叶:“我尽量。”

    “还有。”沈奇走之前补充到,“孙教授托我给你带个话,大一的基础课该上就得上,不要翘课,记住没有?”

    欧叶:“嗯。”

    “那你昨天为什么翘了胖老孙的高代课?”沈奇问到,“作为咱们班的班长,我必须提醒你欧叶,就连我都不翘课,你凭什么翘课,你数学学的比我好吗?这才开学几天,你的组织纪律性在哪里,啊,欧叶,你到底有没有组织观念?”

    “我……”

    欧叶犹豫了一下,随后告知原由:“昨天例假来了。”

    “计算姬也来例……”沈奇话说一半戛然而止,计算姬也是女人,她当然会来例假,可以理解,算了,下不为例。

    二人就此别过,一夜无话。

    次日,数学系、科学与工程计算系的大一学生一起上课。

    两个系同属数院,前者偏理论研究,后者偏应用。

    数学系、科学与工程计算系在大一及大二上的课程设置一模一样,马哲、毛概、邓论、军事理论、大学英语、计算机、体育课这些公共必修课得拿够学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