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大二上的数学专业基础必修课有几门,数分i到数分iii,高代上下册,解析几何,抽象代数,大学物理,等等。

    科学与工程计算这个专业不是计算机专业,它可以理解为计算数学,运用现代数学的理论和方法解决各种工程问题,是非常偏应用的一个专业。

    这个专业的学生毕业后就业面较广,航天、无线电、遥感、建筑设计、国防军工、化工冶金、机械制造……去哪个行业都ok,只要和工程相关

    数学系的学生离开了校园或者学术一线阵地,找工作则稍微困难一点。

    但这重要吗?

    学数学难道仅仅是为了毕业后找份好工作,买房买车娶媳妇而已吗?

    “当然不是。”讲台上,数分课的教授坚定的说到,他的脑门上头发并不茂密,前额纵横交错的褶子凸显智慧。

    “我不管你们是数院哪个专业的,你们必须给我记住,数学绝不是谋生的工具,而是一门伟大的艺术。”数分课的鲁教授正在讲解的是数分i,浅色皮的数分教材,燕大数院自家产的教材。

    国内其他大学数学专业常用的数分教材大多是两种蓝皮,即复旦的数分上下册、华东师范的数分上下册,这两种《数学分析》教材都是蓝色封面。

    燕大及水木大学出版的数分教材跟他们不一样,燕大的浅皮版数分教材是一套三册,数分i、数分ii、数分iii。水木的黄皮版数分教材也是三册。

    数学系的学生不学高数,太low,数分算是数学系学生在刚入门时较头疼的一门课了。

    “数学分析,谁能告诉我设置这门课程的意义是什么?”鲁教授环顾台下一周,不给学生们回答的机会,他语速极快的自问自答:“要深入了解数学的终极意义,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就是……先做几道题吧。”

    “又来!刚开学就做题!”台下学生欲哭无泪。

    数院这些教授都是一个作风,高代教授、解几教授、数分教授,他们的教案上一定写着同一句话:“你们都是学数学的,来,先做几道题吧。”

    数学这门学科就是这样,在打基础的阶段就得做题,通过题目加深对数学理论的理解。

    《数学分析》这门课程到底是干嘛的?

    其实数分就是高级微积分,它以微积分和无穷级数一般理论为主要内容,并包括它们的理论基础形成一个较为完整的数学学科。

    数学玩的是理解以及计算,而数分的计算量较大,教授只讲理论等于纸上谈兵,所以鲁教授让学生们做题,以题为引,穿插理论。

    针对一道题目,一位学生写出他或她的解题思路或具体过程,然后师生一起讨论,哪里是亮点,哪里是漏洞,如何改进……在这一教学环节中,教授与学生充分互动、深入探讨,而非教授一人填鸭式的讲解灌输,这是鲁教授的教学理念。

    “上节课,我已经跟你们讲过一遍数分i了,相信你们对这门课程已有了大致的了解。”鲁教授理所当然的说到。

    “了解,了解。”教室里的少数学生点点头,比如沈奇、周雨安、蔡青、罗季,以及欧叶。

    沈奇、周雨安、蔡青、罗季四人来自数学系,住同一间宿舍,他们去年一起参加过燕大金秋营。

    欧叶也是燕大金秋营出品,她玩计算是一把好手。

    数字运算是数学计算的一部分,这个暑假欧叶也没闲着,从她片言碎语的描述之中,沈奇了解到欧叶在暑假强化了她的数学计算能力。欧叶大概是听取了孙二雄和沈奇的建议,她在计算姬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沈奇寝室四人以及欧叶,他们表示对数分i已有大致了解,可以做几道题目练练手。

    科学与工程计算系的一位圆脸男生则愁眉苦脸:“鲁教授,上次你用一节课的时间,把一整本数分i都给讲完了。今天是你的第二节数分课,你就让我们做题,咱们哪做的出来啊?”

    鲁教授不高兴了:“我题目都没出,你就退缩、畏惧,这位同学,你以这种态度怎么能学好数学?”

    这时沈奇发言:“出题吧鲁教授,数学就是需要做题并探讨,才能产生化学反应,让思想的火花碰撞、闪耀。”

    “看,这就是奥数冠军的觉悟!”鲁教授对沈奇十分赞赏的说到,英雄惜英雄。

    “贱人!”科学与工程计算系全体学生心中骂着p,唯有一人冷冷发笑不作声。

    军训之后刚上课没几天,鲁教授用一节课把数分i讲完,第二节课是习题练习课,中间隔了3天。

    一整本数分i啊,一字不差照着读一遍也需好几节课,鲁教授如何做到一节课讲完一本数分i?

    “数列极限你们自己看书吧,这太简单了。”

    “导数的莱布尼茨公式是重点,此处我要多讲两句。”

    “带各种余项的泰勒公式是重点中的重点,此处我要多讲两分钟。”

    ……

    鲁教授就是这样,用一节课讲完了本应讲一学期的数分i。

    鲁教授或许有自己的教学方案及后续的计划,但有些学生无法接受目前这种教学速度。

    正常人是无法接受这种教学速度的,然而总有些人不正常。

    燕大确实有天才、有逼王,但并非人人都是天才和逼王。

    普通学生当然也是有的,常有人躲在未名湖畔偷偷哭泣,自己这辣鸡水平跟班里那些天才、逼王差太远了,好气哦,气哭了。

    数学系的班长沈奇神色轻松渴望解题,科学与工程计算系的一位小眼睛男生一直在冷笑,他在他们系显的与众不同。

    鲁教授在黑板上写出一道题目:

    “计算i=∫∫-ydzdx+(z+1)dxdy,其中s为圆柱面x^2+y^2=4被平面x+z=2和z=0所截部分的外侧。”

    出完题目之后,鲁教授说到:“不要抢,都有份,黑板上的第一题由数学系派员求解,并说出自己的思路、看法、见解。第二题将由科学与工程计算系求解,请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