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118章 周大嘴的功力(颜宝盟主加更)
    按照《数学分析》的教学大纲编排,应该是先讲数列极限、函数极限,然后进入莱布尼茨和洛必达的领域,也就是导数和微分。

    之后泰勒和黎曼登场,泰勒公式、黎曼积分将贯穿整个数分,乃至数学工作者的整个职业生涯。

    以上是数分i的教学内容。

    正常情况下,是这样的。

    很明显,鲁教授并未按正常套路走。

    二重积分、三重积分、n重积分的计算,以及第二类曲面积分、定向流形上外微分形式的积分等概念,是数分ii的教学内容。

    总而言之鲁教授没有照搬教育部的教学大纲,他有自己的一套教学方案,燕大又不归教育部管,这所大学直接归中央管。

    在三十年的课题研究及教学中,鲁教授摸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教学体系,他不会乱来,他是燕大的正教授,拿过奖。

    在沈奇看来,鲁教授至少是数学8级以上的水平,这种数学精英怎么可能乱来呢?

    沈奇喜欢鲁教授的教学风格,对啊没错,师生之间,同窗之间,就该深入互动,剧烈的碰撞必将产生非一般的反应,直达灵魂的交流酝酿学术成果的爆发。

    鲁教授以题为引,通过题目让学生更好地理解数分的计算方法、理论概念、相关技巧。

    第一题计算重积分,数学系、科学与工程计算系的两位班长展现了各自实力,鲁教授表示认可。

    鲁教授继续自己的教学风格,他又出了道题,计算极限:

    lix→0](e^x+e^2x+……e^nx )1/x/n

    “第一题是数学系完成了解答,科学与工程计算系进行了补充,提供了新的算法和思路。那么第二题,请科学与工程计算系派员上台求极限。”鲁教授说到。

    “我来。”邵天天举手。

    “又是你邵天天?科学与工程计算系的其他同学,就没有想法?”鲁教授问到。

    “没想法没想法,他来他来。”其他同学推荐邵天天班长上台为班争光,为系添彩。

    “行吧,邵天天就邵天天,你来。”鲁教授没的选。

    邵天天上台,刷刷刷三下五除二完成了计算,他笑眯眯望向台下,成竹在胸。

    “对于邵天天的极限计算,请数学系的同学点评。”鲁教授看着沈奇的方位。

    数学系紧密团结在以沈奇同志为核心的中央周围,他们班的人都坐在一堆,除了后排的欧叶和周雨安。

    “我先说吧。”沈奇起了个头,“邵天天的计算完全正确,我的答案和他一样。”

    “哦。”鲁教授点点头,期待沈奇继续分析评论。

    沈奇:“我说完了。”

    鲁教授:“没了?”

    沈奇解释到:“极限这种事情,把答案计算出来就行了,过程都是常规化的,我相信各位同学看看就能明白,我就不啰嗦了。”

    “连点评都懒得给,瞧不起我们天天班长啊?”科学与工程计算系的学生对沈奇颇有微词。

    “这样啊,那邵天天你下去吧,你的计算正确。”鲁教授尊重沈奇的回答。

    邵天天下台,路过沈奇的座位时发出笑声:“呵呵。”

    沈奇还之一笑:“呵呵呵。”比你多一个呵,气势上压制你。

    第三题,又是计算极限,二重极限。

    这次轮到数学系派员,沈奇回头找周雨安,他用眼神向周雨安传达一个意思:周雨安,这题你上,极限这么简单的东东,由我出面解决不太合适。

    周雨安心领神会,他上台解决了这道二重极限问题。

    根据惯例,周雨安下去之前要解析一下自己的思路,将自己的成功经验充分共享给数院的广大同学,大家一起交流探讨,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共同进步集体升华。

    周雨安跟沈奇一个寝室,在日常的学习生活中,周雨安也留了心,他从沈奇身上偷学到一些数学技巧,口若悬河的解析到:“亲爱的同学们,你们知道吗,求二重极限比求一元函数的极限要困难很多,二者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为什么涅?因为一元函数的定义域是实轴上的点集,求极限只需考虑从左右两个方向趋近的情况。”

    “而二元函数的定义域是坐标平面上的点集,换言之,求二重极限必须考虑从任意方向的趋近路线……”

    鲁教授怒了:“周雨安,说重点!大家的时间很宝贵,别在这里给我背教科书!”

    “好好好,别着急鲁教授,马上到重点部位了。”周雨安不慌也不躁,他不疾不徐的继续说:“同学们,你们知道吗,计算二重极限一共有几种途径?我学艺不精,目前只掌握了五种计算途径,第一种,利用定义计算二重极限,最简单也最容易出错。”

    “第二种,利用三角换元法计算二重极限……”

    “第三种,利用函数的连续性计算二重极限……”

    “第四种,利用一元函数重要极限的思想求二重极限,此处我要重点解释下这第四种算法,这也是我的核心算法,运用到了黑板这道二重极限题的求解中。”

    “首先,我要阐述的是,利用一元函数重要极限的思想求二重极限,它的核心要领是……”

    biu!

    鲁教授一掌拍在墙上,震的黑板抖动:“周雨安,我再给你20秒钟的时间!明明三句话就能诠释清楚的二重极限算法,你小子给我啰里吧嗦了整整五分钟!周雨安你属什么的?”

    哎,沈奇无语的望向窗外,叹了口气。周雨安太踏马磨叽了,本来他算这个二重极限算的挺6,这个方法是我教他的,他秀的不错,已得我七八分真传,这个时候最洒脱的做法是用一句话阐述核心思路,然后牛逼哄哄的下台,也算能攒点逼格。

    可周雨安倒好,磨磨唧唧跟个娘们似的,前功尽弃啊兄弟,搞的一点逼格都没有了,甚至还有点low,这世界上大多数女人都没你周大嘴的废话多……沈奇握拳托腮,无可奈何远眺窗外的空气。

    与此同时,后排的欧叶做出跟沈奇类似的托腮动作,哎,她也叹了口气,不清楚她的内心活动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