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120章 也有点苦恼
    “这题的证明过程很繁琐,黑板上写不下了。”沈奇说到。

    “沈奇你的这种证法思路很缜密,但过程确实繁琐。不管怎样,你都证了一黑板了,怎么着也得证完吧。”鲁教授说到,他想看到沈奇完成证明:“你大概还需要几黑板?”

    沈奇想了想说到:“1.5到两黑板,应该够了。”

    “请继续你的证明。”鲁教授拿起黑板擦递给沈奇,然后问台下学生:“沈奇在黑板上写的第一部分证明内容,基于法尼亚诺定理的推导,你们都看懂了吧?”

    众人摇头:“不太懂。”

    沈奇解释到:“等我写完全部证明,大家就明白了。”

    有人说:“问题是你把前面的证明擦掉,继续写后面的,那我们也记不住前面的啊。”

    鲁教授提示到:“大家可以将黑板上的内容记在本子上,不用抄全部,摘录核心步骤就行了。”

    “哪几步是核心步骤?”

    “这,这,还有这。”沈奇在黑板上不同几个部位敲了敲。

    周雨安比较灵活,他偷偷拿出手机,拍照。

    然后其他同学开始效仿,拍照。

    鲁教授转过身去面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你们10秒钟的时间,摘录黑板上的核心步骤。”

    10秒内,台下学生通过手机保存了沈奇在黑板上的第一部分证明。

    有手机就是好,几秒钟完成数据传输.jpg

    用手抄一黑板的数学符号,得抄好几分钟,可能都不止。

    “那我擦了啊。”沈奇对同学们说到。

    同学们:“擦。”

    鲁教授转过身来,沈奇擦掉黑板上的第一部分证明,继续他的求证。

    接下来沈奇通过欧拉加法和乘法定理对关键方程进行处理,这是一个相当繁杂的过程,计算量不算很大,难的是推导逻辑之间的切换。

    数分最难的不是计算,而是无从计算,不知道该如何计算。

    很明显,dx/√【x】的积分无法用圆函数或对数函数得到,沈奇需要找到一个代数关系满方程(22)。

    沈奇通过形如两个∫dx/√【r(x)】的积分之和,对第三个积分根式中的系数及积分下限进行变换,这花费掉了半块黑板。

    当沈奇得到了公共下限及两个上限处相应值的代数函数,黑板再次被写满,密密麻麻的连一个?都插不进去。

    沈奇的证明到了这里,台下已有聪明的同学掌握了核心秘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我早该想到,我早该想到呀。”

    “沈奇牛掰,非常牛掰的路数。”

    “原来是……勒让德的三类积分!”周雨安猛拍大腿,这尼玛谁能想到这种证法,恐怕连鲁教授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想到吧。

    “他的逻辑难以理解,但很厉害。”欧叶主动跟周雨安说了句话,通过这道证明题,她也从沈奇身上学到了点东西。

    周雨安:“哟呵,你第一次跟我说这么长一句话,且让我消化消化。”

    叮铃铃。

    这时下课铃声响起。

    沈奇已写满了两块黑板,但他的证明仍未完成,还差一点点大功告成。

    “这……”沈奇没辙了,“下课了,今天就到这里吧鲁教授?”

    鲁教授摆摆手:“不,证完再下课,只差最后几步了。”

    然后鲁教授亲自拿起黑板擦,帮沈奇擦掉半块黑板:“没有完成的证明,和没有结局的小说,同样让人遗憾。”

    “好吧。”沈奇祭出大招,光一般的手速,在黑板上完成最后几步证明。

    粉笔字已经有些潦草了,∫?∞∈看上去就像某种神秘的符号,似乎链接着异次元的虚空法阵。

    台下数院的同学看的痴呆,甚至有点陶醉。

    教室门口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学生,他们不是数院的,来上课,下节是大学英语。

    “他是谁?”

    “他在干嘛?”

    “他是个学生吧?”

    “这这……这都是些啥玩意啊?”

    “鬼画符?”

    “数学课?”

    “这不是沈奇吗,数院的。”

    “果然数学什么的跟玄学差不多,他该召唤宠物兽出来了吧?”

    门口的学生群众们看着热闹,议论纷纷。

    终于,沈奇完了全部证明,一共花费了2.5块黑板。

    “证毕。”沈奇对鲁教授说到。

    鲁教授说到:“如果沈奇你从第24个方程开始,使用双纽线积分之间的代数关系,可以省下半块黑板,甚至更多。”

    “鲁教授说的很对,是我考虑欠周。”沈奇点点头,虚心接受鲁教授的建议。

    “你已经很棒了,短时间内想到这种证法并完成证明,换作三十年前的我,是不可能做到的。”鲁教授非常欣赏沈奇,完事对门口的学生说:“不好意思,马上下课。”

    “秃顶教授说的这种证法很吊吗?”门口的学生不明觉厉。

    “我鬼知道,咱们是文科的。”

    “这沈奇咋回事,刚开学没几天就装x?”

    “技术性装x,完全看不懂他写的是啥玩意,就是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数学什么的秀起来,杀伤力太强了。”

    鲁教授转而对数院的学生说:“时间有限,今天就不详细讲解这道证明题了,下节课再讲,下课。”

    然后数院学生退场,换外院的学生进场上英语课。

    数学系、科学与工程计算系上午没课了,沈奇一个人朝数院大楼走去。

    进入数院大楼,找到孙二雄,沈奇提了点想法:“孙教授,我在燕大没什么熟人,就跟你最熟,有些心里话我想对你讲讲。”

    孙二雄:“说。”

    “孙教授你让我去大课堂上课,重新学习数分、高代、解几等数学专业的基础课程,我按你说的做了,经过一个礼拜的实践,我觉得鲁教授、曲教授以及您孙教授,你们讲课都讲的很好,但是……我很尴尬啊。”沈奇有些苦恼。

    “哦?”

    “数分、高代、解几我已经自学过好几遍了,但我也能理解,教授们要照顾大多数同学。在大课堂上我很难做,不发挥一下吧体现不出我的水平,发挥的太过了吧容易拉仇恨,一个礼拜还行。一个学期,一年,我怕影响不好啊,不利于咱们数院内部的团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