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126章 沈班长的日常业务
    第7题、第9题、第20题、第23题、第26题的解答可以转换为论文,沈奇对照手中的复印稿,先从最容易操作的一个课题开始吧,第9题。

    沈奇对第9题的求证过程和结果转换为论文,核心内容用一句话概括就是:三维超复数的内积与哈密顿四元数乘积的一种有效解法。

    从古至今,数学工作者表达思想、展现成绩的正规途径只有两种,要么写成论文,要么出书。白纸黑字是受法律保护的。

    沈奇用2个小时做完了第9题,他需要一周的时间将其转化为标准格式的论文。

    写论文和做题是两种不同的工作,写论文更加精细而严谨,构思、论述、推导、证明、计算、排版都必须一丝不苟无懈可击。

    在做题的时候,沈奇随手就来一些定理、推论、假设以及管用的论点,他自己也记不清这些论点具体来自哪里,反正解题的时候好用就行了。

    写论文的时候,若非作者的原创理论,涉及到一些关键且核心的论据论点,必须指明出处,即“引用”。

    好的论文一般会附上好的引用,所以这非常花费时间,作者需要要查阅大量资料才能完成一篇看上去不那么水的论文。

    “好吧,还是得去一趟图书馆。”

    沈奇刚打tex不到半小时,摘要都没写完,便带上笔记本电脑去往图书馆。

    沈奇记得在《数学学报》和《数学年刊》上看过几篇论文,这几篇论文将成为他的引用。

    至于这些论文刊登在第几卷、第几期、第几页,那谁能记得住啊,所以沈奇必须去图书馆查清楚。

    此处《数学学报》的英文刊名是:acta-thetica-sinice-chinese-series,主办方是中科院。

    《数学年刊》的英文刊名是:chinese-annals-of-thetics,主办方是复旦。

    国际上有两份数学期刊翻成中文,同样称为《数学学报》、《数学年刊》。

    它们是acta-thetica,以及annals-of-thetics。

    中国的《数学学报》、《数学年刊》,和国际上的《数学学报》、《数学年刊》是不一样的,是完全不同的刊物。

    前两者是中国核心期刊,后二者是国际数学界最吊最牛最权威的期刊。

    有多吊多牛多权威?

    以acta-th为例,从1933年至今,中国数学工作者总共只在这份数学期刊上发表了8篇论文。

    第一个在acta-th上发表论文的中国人叫li-ta,他的中文名是啥已无从考证,那时是1933年,兵荒马乱的年代,民国政府估计都没有记载这位优秀的数学工作者。

    第二个在acta-th上发表论文的中国人,是大名鼎鼎的苏步青先生,他是中国现代数学的奠基人之一。那时是1951年。

    如此算来,平均每隔十年,才有一位中国数学工作者在acta-th上发表一篇数学论文。

    沈奇读过acta-th,这份国际顶级数学期刊对目前的他来说太高端,他没这个实力在上面发论文。

    别说国际上的《数学学报》了,国内的《数学学报》沈奇也没把握发表论文,他给自己定的小目标是,先发普刊吧,刷点学霸积分热热身。

    投稿之前,当然要先把论文写完。

    借到参考资料之后,沈奇立即投入到第一篇论文的编写工作当中,这篇论文名为《三维超复数的一种解法》。

    原本预计一周搞定这篇论文,然而一周过去了,沈奇的进度为50%,只完成了一半。

    日常的业务性事情太多了。

    系里的人事、综治维稳、三防工作沈奇要管,室友蔡青失恋了,喝酒喝到胃出血,是沈奇将他送去医院,垫付了治疗费用。室友蔡青至今未出院,沈奇隔三差五的去探望他。

    共青团组织团员搞联谊,沈奇要管,他推荐他们系三位男生表演才艺,这三位哥们联手演了出小品,台下观众一个没被逗乐,数学系的三位小品演员自己乐的笑出猪叫声。

    沈奇尴尬死了,只能亲自上台唱了支歌,曲目是《无敌多么寂寞》,倒是引得台下喝彩连连。

    数院学生会的业务,沈奇也要参与、组织,他正发愁呢,学生会要求大一数学系派遣六人参加秋季长跑节,四男两女。

    学生会你踏马逗我呢,咱们这届数学系就一个女生。

    总不能安排周雨安穿女装去长跑吧?

    没办法,沈奇是一个工作责任心极强的班长,《三维超复数的一种解法》这篇论文半成品先缓几天吧,将学生会下达的长跑节任务处理完再说。

    沈奇找到数院学生会的领导干部,说到:“领导,你可能不了解实际情况,我们大一数学系只有一个女生,而且她身体不好,每天都在服药吊住一口气。派她参加长跑,出了人命谁负责?”

    “沈奇,别叫我领导,我就比你大两三岁而已。”数院学生会的领导干部是本院大三学生,他说到:“你喊我一声师兄就好了。”

    “师兄啊,我们数学系确实派遣不出一位女运动员,我很难做的。”沈奇面露愁容,“但党工团和学生会下达的工作任务,我们数学系一定积极配合、尽量完成,我不想听到其他院系的谣言,说什么我们数学系都是群宅男书呆子,只会死读书,没有任何情趣和特长。”

    “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咱们数学系不仅出产学霸,更加盛产多才多艺的综合型人才。请问师兄,数学系派遣女装大佬参加长跑节可否?”沈奇提出了尝试性的建议。

    师兄乐了:“只要你敢派遣女装大佬,我就敢给你报名!”

    沈奇答到:“哦,好的。周雨安,罗季,他俩是我的室友,我安排他俩女装报名。然后,我们系再派出四位猛男,那么六个名额就齐活了。”

    “你玩真的?”师兄倒震惊了,他刚才是开玩笑的,谁知沈奇一言不合就要派遣女装大佬。

    沈奇摊手道:“要不咋办,你们学生会不是要求我们系派四男二女参赛吗?”

    师兄妥协了:“算了算了,女装大佬对燕大校园风气会造成不良影响,这样吧,你们数学系派6位男生参赛,不必刻意女装。我安排金融数学系多报两个女运动员吧,他们系的妹子稍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