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奇的寝室,四人都在,四位小伙子来自天南海北不同省份。

    蔡青刚出院,女票不爱他了,他大病一场,此刻蔡青双目无神的发呆,甚至开始怀疑人生。

    “兄弟,别这样,至少你还有我们,还有数学。”沈奇安慰蔡青。

    蔡青苦涩的摇摇头:“不说了,我想一个人静静。对了,沈奇,你帮我垫付的医药费,我会尽快还你。”

    蔡青来自千里之外的山区,家里的经济状况不好,下面还有一个弟弟正在读中学。

    “谈钱就见外了,养好身体最重要,学业不可荒废,有朝一日蔡青你成为最牛逼的数学家,还愁找不到女人?”沈奇拍拍蔡青的肩膀,点到为止,男人哭吧不是罪,哭完之后重新来过是真汉子。

    完事沈奇对周雨安、罗季说到:“5000米、1万米、半马,三个单项选一个,你俩选哪个?”

    “沃特?”

    “干嘛?”

    周雨安、罗季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沈奇解释到:“燕大秋季长跑节即将揭幕,强健体魄、报效祖国是每一位大学生不可推卸的责任,5000米、1万米、半马,三选一,快点,告诉我你们的选择。”

    “我们大一数学系要派几人参赛?”罗季问到。

    沈奇答到:“至少派遣六位男运动员,事关数学系的荣誉,希望你们二位务必引起重视,并积极参与长跑节。”

    “最短距离是5000米,我跑个毛线,我最多只能跑500米。”周雨安表示无能为力。

    “我的极限在3到4公里之间。”罗季亮了个底,他的体能稍微好一点。

    “我倒挺能跑,翻山越岭一口气能跑10公里,我以前就这么上学的。但我帮不了你沈奇,抱歉。”蔡青躺在床上苦笑一声,他病的不是时候。

    “没事,蔡青你好生休息,有我呢。”沈奇说到。

    “沈奇你很能跑?”周雨安疑惑道。

    “光我一个人能跑有屁用,我还需要五位队友,总而言之数学系长跑队绝不能在数院垫底,我丢不起这人。别废话了,周雨安,罗季,你俩必须报名,你们是我的室友,最好的兄弟。”沈奇一手搂住一位兄弟,鼓励到。

    罗季表态:“我报名吧,报个5000米,沈班长的工作一定得支持,跑到吐血也要支持。”

    “可我……可我跑到吐血也跑不完5000米啊!”周雨安抱头,十分无助:“沈奇,你就这样对待室友?”

    “跑不完,爬也要给我爬到终点线!”沈奇的集体荣誉感爆表了,他在任何领域都不希望看到自己的队伍垫底:“从今天开始,强化训练!我带队,围着未名湖跑,一天跑20公里,弱鸡也练成博尔特!”

    周雨安吐槽:“博尔特是练短跑的,喂,有没有100米,我报名100米。”

    沈奇大手一挥:“没有!换鞋,出发,就现在!”

    出发之前,沈奇去数学系其他寝室又抓到三个壮丁,他们六人全部报名5000米。

    反正人数是凑齐了,至于数学系的长跑整体实力,不好说,练练才知道。

    傍晚时分,大一数学系长跑队在队长沈奇的带领下,围着未名湖绕圈跑。

    2000米之后,周雨安趴在地上匍匐前进:“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我快要死了……我读的是数学系,不是体育系啊!”

    沈奇飞起一脚踹在周雨安屁股上,恨铁不成钢:“怂货,跑2000米就趴下了!周雨安,你的女神正在注视你!”

    周雨安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左顾右盼:“女神,在哪,在哪呢?”

    只见不远处一位女生戴着粉色头箍,弹力紧身运动装勾勒出健康迷人的窈窕身材,多一分臃肿,少一分单薄,恰到好处。

    女生也在跑步锻炼,浑汗如雨酣畅淋漓,她朝沈奇、周雨安这边望了一眼,便继续奔跑。

    “露露真女神。”周雨安眼睛都看直了。

    去年秋天,燕大金秋营,营里头号美女露露是周雨安心目中的女神,这位女神能歌善舞多才多艺,现在就读于燕大政府管理学院,跟沈奇、周雨安一届。

    “想让女神成为你的女朋友吗?”沈奇问周雨安。

    “想……想吧。”周雨安显的没底气。

    “搞定女神只需一个字,追!”沈奇出谋划策。

    “咋追?”不光是周雨安,数学系其余几位同学也问到。

    “一个个读书读傻了吧,咋追?跑步追啊!”沈奇从补给箱中拿出一罐红牛,向五位同学下达指令:“全体都有,无负重5公里疾跑,开始!”

    沈奇打头领跑在前,朝露露追去。

    周雨安等五人面面相觑:“强追啊?”

    沈奇跑着跑着回头吼了一嗓子:“速度跟上,谁先抢到女神就是谁的!”

    周雨安满血复活,迈步追了上去。

    罗季等四人不甘落后,数学系六人长跑队在沈奇的带领下,尾随露露绕未名湖奔跑。

    谭露露跑着跑着觉得不对劲,她回头一瞅,妈耶,被一群男生盯上了。

    谭露露停下奔跑步伐,调整呼吸节奏,胸口起起伏伏,她胳膊上绑着手机,暂停了跑步软件计时器。

    沈奇跟上,做了个手势下达命令:“包围。”

    数学系六人按标准的正六边形六个顶点站位,将谭露露围在正六边形中心处。

    谭露露面无惧色,甚至还有一点想笑:“怎么,现在流行集体追女?”

    沈奇上前一步,将手中饮料递到谭露露面前:“美女,喝罐红牛,交个朋友。”

    谭露露接过饮料笑道:“沈奇,你变了。”

    周雨安在心中叹服:“牛逼,强追之后强撩,逼王本色。”换他,肯定不敢这么干。

    “你记得我?”沈奇问到。

    “去年金秋营,我们是一个组的,合唱了一曲《团结就是力量》。沈奇你很神哦,之后拿到了物竞冠军,高考状元。”谭露露打量着眼前的沈奇,这家伙长高了,壮实了,行事也更加诡异了。

    “往事不要再提,我们都是职业跑者,来,比一轮跑步,咱们数院和你们政府管理学院切磋切磋。”沈奇说到。

    “你们六个大男人和我一个弱女子切磋?”谭露露心说,沈奇,你的脸呢?

    “一言不合就一字马的女子,不是弱女子。”沈奇说到,“别废话谭露露,爽快点。我们要是输了,请你吃饭。你要是输了,留下联系方式。”

    “沈奇,这公平吗?我怎么觉得不管是输是赢,我都吃亏呀。”谭露露将手中红牛搁在湖边一石桌上,制定了一个规则:“这里是出发点,绕湖跑一圈,谁先喝到红牛算谁赢。”

    “good。”沈奇撒腿就跑,一转眼跑出去几十米远。

    “沈奇你的脸呢!”反应过来的谭露露大喊一声,追击沈奇而去。

    “感觉局势失控了,咋办?”罗季问周雨安。

    “沈奇办事,没人知道他的套路和底牌,追吧!”周雨安追击谭露露而去。

    未名湖畔上演着一场男女长跑大作战,沈奇跑在最前是第一梯队,谭露露紧随其后独自构成第二梯队,周雨安等五人亡命追击谭露露,无奈追不上,他们是第三梯队。

    3级的体育指标发挥作用,沈奇5000米最好成绩跑进过18分钟之内,那是读高中的时候,读大学这两月他没怎么练过,今天正好练练。

    系统:“宿主通过长跑锻炼,体育经验值+1。”

    “+1。”

    “+1。”

    沈奇第一个完成绕湖跑,拿到红牛。谭露露和周雨安等人尚未抵达。

    “哎,看来咱们数学系长跑队是一支弱鸡队伍啊,他们五个连女人都跑不过。”沈奇感到了忧伤,全系估计只能靠他一人独撑大局,在全校师生面前替数学系挽回点颜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