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大校内组织的长跑活动以全民健身的宗旨为主,重在参与,提升师生们的体育锻炼意识。

    组别分为两种,学生组和教师组。

    学生组是长跑节的主力人群,平均年龄20.5岁。

    教师组平均年龄40.8岁,又分为5个小组,每小组安排24位教师同场竞技,最后计算各小组的总成绩,成绩最快的那位教师获得男子5000米教师组冠军。

    先进行的是教师组比赛

    砰!

    枪响,教师组第一小组的比赛开始。

    二十几位大叔、中青年们争先恐后的跑起,别说,还真有几分模样。

    然而好景不长,2000米之后,一半的大叔们跑不动了,他们来自各个院系,教授、副教授、讲师都有。

    学生观众们乐死了,学识渊博的燕大教授们,想不到你们也有今天?课堂上你们多么的威风,出的卷子如此的变态,跑起步来,一个个都是弱鸡哇。

    “快看,胖老孙!”沈奇发现跑道上有个熟悉的身影,数院教授孙二雄。

    “胖老孙可以啊,领先这么多人,第一?莫非他是200多斤灵活的胖子?”周雨安啧啧称奇。

    “不是第一,胖老孙被人家套了三圈,至少三圈……”沈奇仔细一算,得出结论。

    “这……看来给数院丢人的不是我们,而是孙教授啊。”周雨安替孙教授捉急,数院的教授体育基础相当薄弱呀,简直就是被其他院系的教授们吊打。

    “孙教授,加油!”沈奇扯着嗓子喊到,给孙二雄助威。

    然而体育场太过嘈杂,赛道上的教师运动员压根听不清。

    最终,来自工学院的一位年轻副教授以19分50秒的成绩获得小组第一,孙二雄跑完8圈后弃赛,他实在是跑不动了。

    5个教师组的比赛结束后,工学院的一位讲师获得教师组冠军,工学院的教师们成为最大赢家,他们的长跑整体实力冠绝全校。

    工科男都是实在人,教工科男的老师都是实在的老师,他们废话不多,只会埋头拼实力。

    数院属于理学部,数院老师们的理论知识非常扎实,但体育实力不济,他们派出4位老师参赛,只有一人完成5000米全程,其余三人全部半途而废,弃赛。

    比数院老师更差的是考古学院,他们派出一位考古专家参赛,这位专家晕倒在跑道上,成绩无效,考古学院没有一位老师完成比赛。可能考古专家们习惯越野跑、山地跑,回归城市的正规赛道跑反而水土不服。

    紧接着进行的是学生组男子5000米预赛,以大一、大二身强体壮的年轻学生为主,他们占比达80%。

    大三、大四的年老学生占比为18%,岁月不饶人。

    研究生和博士生占比为2%,这群学生的人数本来就不多,而且神出鬼没的看不到人影,能凑齐2%已算超额完成报名指标。学生会给的指标任务是1%。

    学生组的报名人数太多,所以要比一轮预赛。

    18个学生小组,每小组第一直接晋级决赛,六个成绩最好的小组第二也将获得决赛资格。决赛将于明天进行。

    周雨安、罗季、陈杨三人代表大一数学系在第一小组中率先出场,三人均完成比赛,小组排名第18名、16名、24名,全部惨遭淘汰。

    “尽量了,真的尽全力了。”周雨安躺在地上抽搐,跑抽筋了。

    砰,枪响,学生组第2小组比赛开始,沈奇在这组中出场。

    所有人都是站立起跑,5000米不分道,谁抢到内道靠前位置就是谁的。

    沈奇出发之后并不冒进,他插在队伍中间,跟随跑。

    前2000米比较平稳,24位学生选手保持队形匀速跑进。

    3000米之后,有人开始带节奏,工学院和信息学院的三位男生集体加速脱离大部队,形成第一梯队领跑在前。

    沈奇一看带节奏的小团体出现了,立即抄外道提升步频追上领跑小集团。

    工学院、信息学院属于信息与工程科学部,数院属于理学部,四名理工男构成的领跑小集团逐渐将身后20人的大部队甩开。

    跑过4000米之后,四名理工男对历史系和哲学系的两位男生完成套圈操作。

    燕大当然也有职业级的体育特招生,但这些体育生不参加校内业余性质的体育比赛,他们不欺负普通百姓。

    抛开这些体育生不谈,燕大的几大学部中,体育整体实力最强的是信息与工程科学部,工科男搞理论研究搞不过理科男,但他们擅长实践与应用。

    理学部体育实力在燕大内部属于中段水平,干不过信息与工程科学部,却也能欺压人文学部。

    医学部倒是有几把神经刀,这些学医的学生发起疯来很狂暴,萎靡起来很弱鸡。

    最后两圈了,三名工科男强行卡住第1道,最内侧的跑道,他们的战术意图很明显,三保二,争取送两个人进决赛。

    沈奇无法再低调,再低调下去,数学系就全军覆没了。

    这是理学部与工学部的决斗,沈奇代表的不仅仅是数学系、数院,他肩负着整个理学部的使命与责任。

    “冲了!”沈奇加大步长,提高步频,强抄外道。

    前面10圈的途中跑,控制步长在1.8米-2米之间,步频4步/秒,注意踝、膝、髋等身体部位的活动角度,调整呼吸节奏以分配有氧无氧代谢等数据化的技术要领有点用处,沈奇途中跑的配速很合理,他严格执行他自己制定的《论男子中长跑技术指标的数学分析浅谈》。

    但最后两圈的冲刺跑,任何数据、数学分析方法都不管用了,拼刺刀的关键时刻,高斯、欧拉附身也没啥卵用的,此时最高效的手段只有一个字:干!

    “干!”沈奇拼着一口气,疯狂抄外道高速跑进,终于在最后200米抢到第一位置。

    沈奇斜插到内道,压制住身后的三位工科男,朝终点线全速冲刺。

    “卧槽!被爆了!”三位工科男大惊失色,他们欲完成反超之后的反超,然而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沈奇第一个冲过终点线,获得本小组头名,直接晋级明天的男子5000米决赛。

    看看成绩,17分58秒,马马虎虎,沈奇不作停留,回寝室写论文去了。

    “尼玛,这家伙是数院的沈奇?”三位工科男获得本组第2-4名,他们中只有一位有希望晋级决赛,要跟其他组的小组第二比成绩。

    “跑进了18分钟之内,数院居然有这么强的人物?”

    “屈辱啊,被数院的人抢到小组第一,沈奇跑步也这么吊?”

    “只能寄希望大师兄在决赛中教沈奇做人了。”

    回寝室的路上,沈奇跟周雨安发微信:“你等留在体育场观战,密切注意跑进18分钟之内的所有选手。我需要这些情报。”

    男子5000米跑进18分钟之内,对于长跑业余爱好者来说是个不错的成绩。

    部队里的职业军人5公里拉练,跑进18分钟也算是军事素质过硬了,并不是每个军人都能轻轻松松跑进18分钟内。跑到十五六分钟,那大概是特种兵,跑进15分钟之内的是兵王。

    沈奇回到寝室,处理论文《三维超复数的一种解法》。

    原本计划一个礼拜完成的第一篇论文,前前后后、断断续续整理了两周尚未定稿。

    好在就差最后一点点了,列个式子,将参考文献罗列出来,便大功告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