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分10秒!这个成绩很厉害啊!”

    体育场内,稍微懂一点长跑的观众们发出惊叹,沈奇以16分10秒的成绩获得男子5000米跑的冠军。

    裁判大多由体育老师担任,体育老师们表示:“16分10秒,这是二级运动员的水平,数学系的业余爱好者能跑出这个成绩,沈奇抽风了吧?燕大业余长跑之王?”

    沈奇不仅抽风,还抽筋了,他冲线后躺在跑道上,累瘫了。

    系统:“新成就!恭喜宿主获得全校长跑冠军,奖励5000点学霸分!”

    沈奇在周雨安等人的搀扶下回到了寝室,他已筋疲力尽。

    校内长跑节是业余级的田径比赛,系统奖励的学霸积分不多,5000点。

    但不管如何,沈奇将投资体育升级的积分赚回来了,这一波不亏。

    十八九岁的年轻人身体就是棒棒哒,睡了一晚上,第二天,沈奇便恢复如常,生龙活虎又是条好汉。

    接下来两个月,沈奇要集中全部精力投入学业。

    学业上的事情很多,还有四篇数学论文尚未成稿,数分、解几的学分没有拿到,公共课也得稍微兼顾一下……这一切都要在1月中上旬之前完成,完成了沈奇才能回家过年。

    11月的第一周,沈奇抛开一切杂务,他每天往返于图书馆、寝室,静下心来写完了第二篇论文《向量微积分的一类解法》。

    这篇论文沈奇觉得没什么深层次的数学内涵,无法就是提供一种计算方法,刷点学术资历尚可,难以引发数学同行的共鸣和震撼。

    这种刷数量刷存在感的论文往哪里投呢?

    沈奇想了想作出决定,投中大的《数学创新报》吧,也就是他首次投稿的那家数学期刊。

    和数学升到7级有一定关系,沈奇写论文的速度非常之快,他在一个月内完成了两篇数学论文,还是在兼顾系内杂事、体育活动的情况下。

    据数学史料记载,历史上手速最快的论文写手是欧拉,他在一生中发表了886篇论文。

    欧拉是个数学神童,他在13岁时进入巴塞尔大学,那时就开始写论文。

    到76岁去世,欧拉平均每年完成14篇论文,这是非常专业的学术报告,不是小白文。欧拉的论文更新速度可谓惊人。

    欧拉天赋卓绝,努力勤奋,天天码字更新,这种人不成神没有天理。所以欧拉成为了大神中的大神,数学白金大神。

    据沈奇的不完全统计,欧拉的论文出产高峰期是在他17岁-27岁这十年之间,平均每年写30篇以上的论文,即每月两篇以上。

    欧拉的职业生涯中后期以教学和整理学术体系为主,码字速度放缓,但仍保持每年3-5篇的论文更新量。

    做人总得有个追赶目标,沈奇锁定年轻时代的欧拉为目标:“27岁之前,我要完成300篇论文的更新量,人家欧拉都能做到,我为什么不能?”

    “欧拉那个年代没有电脑没有网络更没tex,码字全靠笔和纸,欧拉真的是强悍啊,就这么原始的方式,他一辈子能写近900篇论文,码字狂魔又称人形码字机---欧拉。”

    11月中下旬,沈奇完成了他读大学后的第三篇论文《线性结合代数的两种分析》。

    据沈奇自评,第三篇论文的level介于第一篇和第二篇之间,所以投去核心期刊与普刊之间的那种期刊就好了。

    往哪家期刊投论文,作者心里一定要有点逼数。

    就一些常规的数学分析方法、代数计算拓展衍生的论文,你投去ann-th,人家鸟都不鸟你。

    诸如《霍奇猜想的证明》、《p对np问题的数学解析》等论文课题,你投去国内普刊,人家也看不懂。当然了这只是打个比喻,目前没人可以证明霍奇猜想和p对np问题。

    第三篇论文《线性结合代数的两种分析》,沈奇将pdf版稿件投去了同济的《数学新刊》。

    稍微整理一下三篇论文的投稿途径。

    第一篇《三维超复数的一种解法》,沈奇投去了浙大的《数学研究报》,这是国家核心期刊,影响因子if为0.302。

    第二篇《向量微积分的一类解法》,沈奇投去了中大的《数学创新报》,这是份普刊,未被sci收录,没有if值。

    第三篇《线性结合代数的两种分析》,沈奇投去了同济的《数学新刊》,这也是国家核心期刊,if为0.219。

    那么还剩两篇论文尚未起草,分别来自“36题密卷”中的第23题、第26题。

    沈奇最看重的是第23题,在此题的求证过程中,他导入了一种新证法,他决定闭关半个月到一个月,潜心完成基于第23题的论文,投去国内影响度较高的数学期刊。《数学学报》、《数学年刊》、《数学进展》、《数学导报》等国内四大数学期刊,四选一吧。

    第26题的推导逻辑不复杂,但转换为论文所需的计算量非常大,沈奇即将闭关,最迟的出关之日可能在12月中下旬,年底那段时间将会很忙碌,各科的期末考试集中投放。

    沈奇需要一位助手辅助他完成第26题的论文转换,有一个最合适的人选---欧叶。

    沈奇给欧叶发微信:“校门口咖啡厅,10分钟后碰头。”

    欧叶回复:“so?”

    沈奇:“有篇论文需要你帮我处理,还记得高代36题密卷中的第26题吗,是你指出了我的计算疏漏。”

    欧叶:“行。”

    沈奇带上笔记本电脑和u盘,去到校外咖啡厅。

    欧叶随后也来了,二人汇合。

    “来,坐我旁边。”沈奇拍拍卡座,面前的桌面上搁着他的电脑。

    欧叶坐下,盯着沈奇电脑屏幕上tex文档。

    “吃药没有?”沈奇问到。

    欧叶目不斜视:“吃了。”

    沈奇又问:“喝点什么?”

    欧叶从包包里取出保温瓶:“温开水。”

    “欧叶,不用给我省钱,喝杯饮品能花多少钱?你还自带白开水呢?”沈奇挥挥手,召唤服务员。

    “自带的放心。”欧叶说到,拧开保温瓶的盖子,喝一小口温开水。

    服务员来到沈奇身边,客气询问:“先生,点些什么?本店的招牌是焦糖玛奇朵。”

    沈奇:“我点一杯温白开,谢谢。”

    服务员尴尬了:“你俩一个自带白开水,一个点白开水,先生,我们开的是咖啡厅。”

    “我不喜欢喝咖啡,她也不喜欢,谢谢。”

    “那单点白开水,也是要收费的。”服务员还是有素质的,只不过心中吐槽,这一男一女真踏马奇葩一对,来咖啡厅只喝白开水。

    “可以,收费是合理的,我们是讲道理的大学生,不可能白喝你家的白开水。”沈奇点点头,打发走服务员,指着笔记本屏幕对欧叶说到:“基于第26题的论文编写,我整理了一份思路大纲,你按照我的论文大纲继续扩充具体的推导计算内容,计算量比较大,希望你能在12月15日之前完成初版,然后给我审核。这篇论文咱俩共同署名,有问题吗?”

    欧叶陷入了沉思:“你的大纲,我看不全懂。”

    “欧叶同学,你的逻辑理解能力有待进一步提升啊,这都开学快三个月了,你没怎么进步。”沈奇起草的大纲,逻辑确实比较跳跃,他立即修改,边改边问:“析配消元法,懂不懂?不懂自己去查资料。”

    欧叶:“这个懂。”

    沈奇:“这一段的含义是,如果ui关于xi的雅可比行列式为零,则函数不是无关的,反之也成立。式子我就不写了,你自己补充,不懂就去查资料。”

    欧叶用心记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