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能让欧叶完全理解自己的思路逻辑,沈奇将原本100字的论文大纲扩展到800字。

    在大纲修改过程中,沈奇与欧叶不断交流。

    沈奇:“在论文的正文部分,你需要化两个二次型成平方和,此处需加一个引用,欧叶你知道要引用什么吗?”

    欧叶:“束。”

    沈奇:“很好,你进步的很快。那么做总结的时候同样需要引用,以对应前面的不变因子,你知道要引用什么吗?”

    欧叶:“集。”

    沈奇:“非常好,你是个聪明的女生。”

    服务员给沈奇续白开水,他完全听不懂沈奇和欧叶在谈论些什么。

    普通的大学生情侣来喝咖啡,谈论最多的话题是衣食住行,哪家店的东西好吃,亲你这件衣服好美和你的气质特别搭,圣诞节咱们出去旅游吧,或者就在本地开个房也行,诸如此类。

    喝白开水的这对年轻男女,两人的日常对话内容属于另一个范畴,他俩不是水木就是燕大的学生吧?

    沈奇的逻辑理论在同龄人中只有欧叶能懂,欧叶在慢慢的懂。

    欧叶的语言表达方式也只有沈奇能抓住核心要点,沈奇在逐渐适应。

    总而言之这两人的日常对话,普通人是听不懂的。听懂也没用,根本不知道他俩想干嘛,有何目的。

    沈奇付钱买单,将论文大纲拷进u盘递给欧叶:“我准备闭关了,半个月到一个月之内你见不到我,班长工作委托给了周雨安,如果有特别紧急的事情可以给我电话。”

    欧叶接过u盘说到:“最后一个事情。”

    沈奇面无表情的说“讲。”

    欧叶:“第26题的手写稿,给我。”

    沈奇仍旧没有表情:“哦。”

    欧叶:“你神经病吧。”

    沈奇皮笑肉不笑:“呵。”

    “呵呵。”欧叶被沈奇逗乐了,她露出一个明显的笑容,对她来说已算非常明显。

    “看,你笑起来很迷人,甚至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欧叶,你为什么总是面无表情呢?长期不哭不笑不激动,容易导致面瘫。今后要多露出笑容,听见没有?”沈奇提出了中肯的建议。

    欧叶皮笑肉不笑:“哦。”

    “欧神,我水土都不服,就服你,你原创版的‘哦’富有神韵,我一辈子也学不会。”沈奇起身,笑着摇摇头,回寝室取了第26题的手写稿复印件交给欧叶。

    手写稿记录了沈奇最初的逻辑思路和解答过程,对欧叶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之后几天沈奇进入闭关模式,他早上6点离开寝室,晚上12点回来,室友们也不清楚他去了哪里,干了些什么。

    在整理第23题的求证过程中,沈奇遇到了新课题,他需要一种新方法,以解决线性不等式约束的广义非线性互补问题。

    这个问题沈奇考虑三天三夜,无果,没有思路。

    孙二雄出的第23题原题不难,无非就是求证一个雅可比行列式。

    在48小时的疯狂刷题中,沈奇经历了第一次思想飞越,他突发奇想假设了一种新证法,证明这种新证法成立后,再去求证题设的雅可比行列式。

    最近三天三夜,沈奇经历了第二次思想飞越,他认为之前自创的新证法还需进一步完善,解题是ok的,写成论文值得推敲的地方有不少。

    不断的推翻、重建,否定、肯定,沈奇在燕大某个角落一坐就是一天,连坐三天三夜,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

    困扰沈奇最大的课题是,基于广义互补问题构成的半光滑方程组的广义雅可比矩阵,是否存在一种算法,从而形成一个带椭球约束的线性化二次模型?

    原本不难的一道高代题,被沈奇越整越复杂,越思考越深刻,深刻到他自己都没有办法解答。

    数学以及一切自然科学,正是在不断的推翻与重新论证中向前发展。

    有人成功了,名垂青史。

    有人发疯了,送去精神病院。

    沈奇饿了,他要吃饭。

    恍恍惚惚的飘到食堂,面食窗口,沈奇排队候餐。

    等待打餐的时候,沈奇注意到窗口内部摆放一口长方形大盆,内盛许多白花花的大馒头。

    这些馒头以一种奇异的方式堆积,呈现出明显的数学排列特征。

    “原来隐藏在民间的学术高手除了图书管理员和打字员,还有食堂师傅。”沈奇不得不多看打饭师傅几眼,高高的白帽子凸显智慧,炯炯有神的双目闪现灵光。他,一定是个高手,屈居于燕大食堂必然有不得已的苦衷。

    轮到沈奇打饭了,他掏出饭卡,直面打饭师傅。

    “同学你好,吃点啥?”师傅笑呵呵的问到,特别有亲和力。

    沈奇并不急于点餐,他指了指窗口内部的馒头堆,说到:“它们,是非线性的。”

    “那是绝对的啊同学,大馒头当然是非馅的,带馅儿的那是包子。”师傅答到,又问:“打几个馒头?”

    沈奇虚心请教:“师傅,请问你毕业于哪所高等学府,师从哪位大师?”

    师傅透露了他的求学经历:“俺毕业于新东方烹饪学校,教俺蒸馒头的师傅叫李宝塔。”

    没错,高手一般不会轻易显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沈奇继续试探:“你谈笑间摆出二次模型在xk点的局部非线性特征要素,理论功底非常扎实。蛰伏于燕大食堂,你一定是在研究什么重大课题,有初步成果了吗?”

    好嘛,又疯掉一个天之骄子,这在燕大不算稀奇事儿,师傅不敢多问,他专注于自己的餐饮事业:“小伙子,你到底买不买馒头?”

    “买,买五个馒头。”沈奇刷卡,买走馒头。

    找一餐桌坐下,沈奇吃掉一个大馒头,撕碎剩下四个。

    沈奇撕馒头的手法很有讲究,显然是经过严格计算的,每一块馒头碎片的大小几乎一致。

    馒头碎片被沈奇摆成三列,代表着某种矩阵。

    观察着一桌子的馒头矩阵,沈奇陷入了更加迷惘的逻辑死局,若▽g(x)^-1▽f(x)是一个p-矩阵,那么我之前的假设就不成立?

    假设▽g(x)是可逆的,它的每一个主子式非负,φ的每个稳定点满足h(x)=0。

    照这种逻辑推演,▽g(x)^-1▽f(x)是一个线性代数中定义的p-矩阵,那么v∈eh(x)是非奇异的?

    这踏马存在明显的逻辑错误,说不通啊!

    沈奇愈发困惑,基于第23题的论文课题被他越弄越深奥,他提出假设,推翻假设,再次提出,再次推翻。

    逻辑是不可战胜的,因为战胜逻辑同样需要使用另一种逻辑。沈奇陷入逻辑自洽的死胡同,他从来没有这么迷惘过,他不知道那种逻辑是真正有效的逻辑。

    同一条餐桌上坐着一对学生情侣,两人恩恩爱爱卿卿我我,你吃一块我的酿豆腐,我喝一口你的奶茶。

    女孩子发现了不远处的沈奇,她很好奇的对男票说:“你看那个人的样子好怪呀。”

    男孩子扫了眼沈奇,玩世不恭的笑了笑:“我也看到了,他好像条狗啊,数学狗。”

    “你怎么知道他是数院的?”女孩子问到。

    “他烧成灰我也认得出来,沈奇。”男孩子读大二,工学院材料专业,前不久在5000米比赛中输给了沈奇:“别理他,他是个神经病,数院就没一个正常人,来,吃饭,吃完咱们去看电影。”

    女孩子没去体育场给工科男加油助威,她之前不认识沈奇,现在认识了。

    吃着男票夹过来的鸡翅,女孩子总忍不住偷瞄沈奇两眼,她觉得这条数学狗虽然怪怪的,但他认真思考问题的样子,还蛮帅蛮迷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