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奇从欧叶身上找到灵感,然后跑掉了。

    欧叶原地发呆一分钟,随后带着她的笔记本电脑走了。

    隔壁的文科妹目送欧叶离去,她对欧叶也很感兴趣:“这位黑直长妹妹也蛮有性格的,学数学的女生稀少而珍贵,我觉得他俩组队装b,并不违和诶。”

    工科男发现,他的文科女票的抖性被激发了,越不懂那些术语和理论吧,她反而越喜欢看理工男装学术逼。

    工科男学材料工程的,作为一名工科学霸,学术逼他略懂一二,可惜装b套件不在手中,给他几块材料和一些仪器设备,他就能秀。

    沈奇回到寝室,室友们上课去了。

    他立即投入论文的编写工作中,论文名终于想好了,就叫《线性不等式约束的广义非线性互补问题解析》。

    “Φ在r^n上连续可微,基于nΦ(x),s.t.,ax≥b。”

    “一种不等式约束问题的广义牛顿法可用于求解。”

    “可推导出,Φ(x)=1/2‖h(x)‖^2在x上连续可微,且▽Φ(x)=v^t h(x)。”

    “故,a(x)和b(x)是满足式(16)的对角阵。”

    ……

    数学灵感不断涌出如滔滔江河连绵不绝,沈奇根本停不下来,一码字就码到了傍晚六点多。

    半天时间当然写不完五篇论文中最复杂的一篇,沈奇估算了一下工作量,大约还需要七到十天。

    没关系,至少沈奇已有头绪,在可预见的天数内,他能见到成果。

    做事情,搞学术研究,最怕的就是瞎几把忙,往往吃力不讨好,南辕北辙。

    只要方向明确,剩下的就是时间问题。

    这时周雨安回寝室了,手中几页复印纸。

    数学系代班长周雨安将复印纸分发给沈奇,还没回来的两位室友,则将复印纸搁他俩的桌面上。

    沈奇合上笔记本电脑,瞅了眼复印纸:“啥玩意?”

    “马哲的考试重点。”周雨安说到,“你们三个真是够吊,马哲期末考试前的最后一节课都不去上,沈奇你以为我想去?我是没办法,我不去的话咱们寝室四人就全挂了。”

    这学期的马哲课,沈奇一节都没去上过,没时间。

    也没必要去,考试前几天背下重点就ok了,沈奇问到:“马哲哪天考试。”

    “后天。”

    “这么快?”

    “今天都11月30号了,明天进入12月。12月要考七门,1月考一门,1月28号过年,我火车票都买好了,1月15号回家。沈奇你买票没?”

    “我爸帮我出了机票。”

    “你是个富二代?你家这么有钱,你还努力学习?啧啧,我知道了,沈奇你要是不好好学习,就得非常无奈的回去接手家族生意是不是?”

    沈奇将马哲考试重点复印纸夹进笔记簿,说到:“我不是富二代,我爸做的是小本生意,混口饭吃,跟普通打工者没什么区别。对了,周雨安,你代班长两个礼拜了,简要向我汇报一下近期的大事要事吧。”

    周雨安立即作述职报告:“蔡青病愈后奋发图强,他最近非常努力的学习,还兼职了两份工,一份家教,一份写代码。”

    “他会写代码?”沈奇颇有些意外。

    “蔡青自学了三个月的计算机课程,已经开始接活了。别小瞧他,他也拿过数竞奖牌,跟咱一样都是保送燕大的,学霸一枚。”周雨安解释到,又说:“蔡青不是欠你几千块住院费吗,他想尽快还你,所以打了两份工。”

    “知道了。”沈奇好久没在清醒的时候跟蔡青打照面了,他早出晚归,蔡青同样如此,两人一回寝室就睡觉,天亮后各忙各的。

    周雨安继续汇报:“罗季最近天天往中央音乐学院跑,不知有何企图,我将持续跟进。”

    “其他同学按部就班,并无异常。”

    “物理学院基础物理系大一足球联队发来战书,点名道姓要跟数学系大一足球队打一场友谊赛。我拒绝了,我们数学系哪有足球队?11个会踢球的人都凑不齐。”

    “政府管理学院发来邀请函,想跟我们数学系搞一场联谊活动,我觉得这个可以有。你觉得呢,沈奇?”周雨安询问到。

    “确实可以有,你跟对方保持联系,圣诞节或者元旦大家聚一聚,促进交流,文理互补,共同进步。”沈奇点点头,又问:“谭露露是政府管理学院的,所以你跟她好上了?”

    “没呢,她手下一个小妹联系的我,我压根看不到谭露露的朋友圈更新啊,要么她不发朋友圈,要么就是把我屏蔽了。”周雨安有些失落,任何爱情最初皆是从朋友圈点赞开始,然鹅连点赞的机会都没有,这就很郁闷了。

    “不要心急,泡妞这种事情重要的是耐心、恒心、一颗火热的心。行了,周雨安你最近这段时间的工作很有成效,望砥砺前行,牢记使命。我走了,拜拜。”沈奇带上笔记本电脑和一些资料,离开了寝室。

    吃了个简单晚饭,沈奇来到图书馆,他喜欢在图书馆上自习,这里是知识的海洋。

    继续编写论文《线性不等式约束的广义非线性互补问题解析》之前,沈奇要做一件无聊但又不得不做的事情,背马哲重要考点。

    这学期沈奇就上过一节马哲课,那是几个月前,第一节马哲课,之后他再也没去听过马哲课。

    大一学生,数学再牛逼也得考马哲,沈奇不会在这种公共课上失手,要挂科了还能算是学霸学神吗?

    系统中沈奇的政治等级是2级,够用了,他开始记忆马哲重要考点。

    复印纸就一张,正反面打印,密密麻麻的小五号字体看久了眼睛发花。

    “唯心主义:认为意识是本原,物质是派生,先有意识后有物质,意识决定物质。包括:主观唯心主义和客观唯心主义。”

    “唯物主义:认为物质是本原,意识是派生,先有物质后有意识,物质决定意识。包括:古代朴素唯物主义,近代形而上学,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

    ……

    政治经验值+1

    政治经验值+1

    ……

    沈奇背了一晚上的马哲,政治经验值加了几点。

    “差不多了,可以参加马哲考试了。”

    沈奇抓紧时间写论文,这才是他的本职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