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后,孙二雄给出了中肯的建议。

    “沈奇,要使这个半正定最后一个不等式成立,需减小Δ和δ,我给出如下式子仅供参考。”

    式子写在沈奇的论文打印稿上:

    ‖xk+vksk-x‖<δ’

    ‖xk-x‖≤δ<δ’

    ……

    审完沈奇这份论文,烧死了孙二雄很多脑细胞。

    “谢谢孙教授的指点,我马上改。”

    沈奇很快改完了论文,将终版的《线性不等式约束的广义非线性互补问题解析》pdf文档,投去了《数学导报》的邮箱。

    《数学导报》是燕大主办的数学核心期刊,if为0.492,排名全国同类期刊第2-4名。

    排名第一的是中科院主管的《数学学报》,这是行业内公认的事实,《数学学报》的审稿人时不时会安排中科院院士操刀,国内谁都没他们权威。

    《数学年刊》、《数学进展》、《数学导报》仅次于《数学学报》,这三家的排名其实不分先后,都是2-4名。

    沈奇将五篇论文中最有档次的一篇投给《数学导报》,照顾燕大自家的生意。

    接下来就是等待了,沈奇希望投给《数学导报》的这篇论文,能在春节前进入同行评审环节。

    当然了,时间有点赶,今天都12月10号了。

    1月28号过年,期刊编委会估计一月十几号就放假了,元宵之后上班。

    春节前进不了同行评审环节,元宵之后他们再磨蹭磨蹭,论文真要被录用,可能会到明年三四月份了。

    但数学论文审核这种事情,急也没用。

    沈奇最先投出去的论文是《三维超复数的一种解法》,投给了浙大主办的《数学研究报》,那天是11月3日。

    在11月6日这天,沈奇收到了《数学研究报》的电子回执:“作者你好,已收悉你的稿件,请耐心等待编辑的联系。”

    回执是常规程序,这并不能说明沈奇的论文是被收了还是被否了。

    只能说明,沈奇你的论文稿已成功发到期刊邮箱,没被病毒吃掉。

    直到编辑联系沈奇的那一天,是进入同行评审环节还是被拒,才会有个明确答复。

    11月6日到今天,一个多月了,编辑尚未联系沈奇。

    这也很正常,等吧。

    今天马哲成绩出来了,学生们可上内网查询。

    沈奇一查,97分。

    问问三位室友的马哲分数,周雨安87分,蔡青94分,罗季92分。没人考到满分。

    再问问数学系其他同学,最高分是98分,来自欧叶。全系无一人在马哲上拿到满分。

    很明显,陈新红老师就是铁了心不给任何一人满分。

    97分就97分吧,沈奇只能接受这个客观事实。再见了陈新红老师,我今后再也不用上你的课了,2个学分到手。

    “没天理啊,这踏马太不公平了!”周雨安委屈死了,捶胸顿足,气的吃不下饭。

    寝室四个人,是周雨安以极强的责任心出席了考前最后一节马哲课,将考试重点复印三份,分发给三位室友。

    结果善良的好心人周雨安只考了87分,全寝室最低。

    “好人没有好报啊!”周雨安捂脸,非常痛苦,他痛恨自己。

    现在是中午,燕大食堂,沈奇、周雨安、欧叶三人一起吃午饭。

    欧叶最吊,她从头到尾没上过一节马哲课,马哲考了全系最高98分。

    沈奇一直没有说话,他失神的望向窗外。

    “沈奇你倒是说话啊,气死我了!今后你自己去复印考试重点,别指望我,你才是班长啊混蛋,我只是代班长,老子不干了!”周雨安从沈奇的餐盘中强行抢走一只鸡腿,作为心灵创伤的补偿:“喂,沈奇,你傻了?在看什么?说话啊。”

    沈奇终于开口:“下雪了。”

    “下雪就下雪,有什么稀奇的,这都12月份了,该下雪了。”周雨安狠狠的啃了一口鸡腿。

    沈奇:“我没见过真雪,这是第一次,雪花好漂亮啊。”

    “啊?”周雨安愣了,“不是吧,连雪都没见过,你非洲人?”

    沈奇说到:“我老家不下雪,数九寒冬也不下雪的。我在电视上当然看过下雪,暑假也去过北方旅游,但放寒假的时候从没去过北方,所以没见过真雪。”

    “可怜的孩子,居然连真雪都没见过,沈奇,我终于有一点比你强了,我一出生就见过真雪。”周雨安找到了一丝心灵上的慰藉。

    沈奇站了起来:“走,玩雪去。”

    “幼稚。”周雨安不去。

    “走,玩雪去。”沈奇对欧叶说到。

    “哦。”欧叶跟沈奇离开了食堂,二人来到室外。

    今儿这场雪,是入冬后首都的第一场雪,不大,不小。

    雪花纷飞刚下不久,地上并未积雪,其实也没雪可玩。

    “你见过真雪吗,欧叶。”沈奇问到,摊开手掌接住落下的雪花。

    欧叶双手插进外套口袋,在雪中瑟瑟发抖:“见过,我在北方长大。”

    沈奇脱下外套,非常自然的披在欧叶身上:“不好意思,我忘了你身体不好,你回室内吧,我一个人体验一下北方的雪。”

    “你不冷?”即便披上沈奇的外套,欧叶还是感觉寒冷,但她没有立即回到开着暖气的室内。

    “我是长跑冠军,身体可好了。”沈奇笑道,他再次摊手接住雪花。

    雪花在沈奇的手掌中快速融化,只存在了极为短暂的一瞬间。

    “雪花真的很美,它呈规则的六角形状,非常完美。奇妙的是,漫天雪花飞舞,海量的六角形,竟没有一片雪花是一模一样的,欧叶,你不觉得这很神奇吗?”沈奇说到,“是否存在一种数学手段,能定性描述雪花形状分布的规律,从而找到一对一模一样的雪花cp?”

    欧叶:“有人这么做过,科克。”

    “嗯,是的,科克的雪花曲线还可以进一步优化。喂,欧叶,咱俩一起做个课题吧,课题就叫‘雪花曲线的一类计算方法’,多么美丽的课题啊。这个课题应该需要大量的计算,计算工作交给你了。”沈奇突发奇想,觉得这个课题蛮好玩的。

    “阿嚏!”欧叶打了个喷嚏。

    “好好好,我就随便说说,咱不研究这个雪花课题了。”沈奇强行将欧叶推进食堂,嘱咐到:“不许出来,雪停了再出来。”

    欧叶脱下沈奇的外套,抛给沈奇:“别玩太久。”

    欧叶说完便搓着冻僵的手,进入食堂内部。

    沈奇穿上自己的外套,矗立在雪中仰望苍天,如同一尊雕像,任风雪侵蚀我年轻而坚毅的面庞,我自岿然不动,一剪寒梅傲立雪中。

    阿嚏!

    沈奇打了个喷嚏。

    “这传染的也太快了吧?”沈奇擦擦鼻涕,不装b了,他有点冷。

    就在进入食堂避寒之时,走到食堂门口,沈奇的手机响了,徐锐打来的。

    “下雪了沈奇,下雪了啊!”徐锐也没见过真雪。

    沈奇淡定的说到:“下雪就下雪,有什么稀奇的,这都12月份了,该下雪了。徐锐,成熟点,你不是小孩子,比我还大几个月。”

    “沈奇你快来我的学校,快点来救我!”徐锐的声音听上去很焦急。

    “靠,你又跟人打架了!科技大具体什么部位,微信发个定位,我马上过来!”沈奇心说徐锐啊徐锐,你从南方打到北方,打遍天下无敌手?你踏马练的是田径又不是散打!

    “打什么打?我读的这个材料专业,妈的,就是个坑啊!”徐锐非常绝望,“这个破专业又要学材料学,又要学无机化学和有机化学,还得学他妈物理和工程制图,我尼玛……我已经被虐成弱智了!我背井离乡来到首都,我他妈找虐啊我!沈奇,你是最牛逼的学霸,只有你能救我,快点过来啊!”